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第二百一十章 忤逆母親

第二百一十章 忤逆母親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

??殤母像來者不善,望著我的眼神凌厲。

「殤兒,你昨晚大婚未來,可知丟了冰靈的顏面?」,殤母不悅的瞪著殤歿,「我不管她是公主還是侍婢,破壞了婚禮便是不吉之人!一大早,你該從你的新房醒來由著這兩位新妻服侍你起身更衣,而不是和這個女人廝混!」

殤母的話,倒是句句重傷完全沒有顧忌到我的感受,但是成了殤歿的人,面前的老太太再不濟,她都算是我的婆婆。不能忍,也得忍。

正想開口說話,殤歿卻一把將我拽進懷裡,目光陰寒的對上殤母的眸子。

「若是記得沒錯,我已剔骨還母!能留你是情分,不留你是本分!所以,你最好安分一點!」,殤歿說著將冷冽的目光從殤母移到了冰靈,「還有你,若是不爭不搶,我容你在旁,若是心機深重,索性以命相抵!」

此言一出,我著實的驚到了,我沒有想到殤歿會對殤母說這樣的話,這話是大逆不道!殤母當真是氣狠了,眼睛瞪的滾圓,身體止不住的顫抖。而冰靈眉頭傾城欲言又止,終究只是對著殤歿行禮,而後扶住了殤母。

旁邊的西魅,早已有些蠢蠢欲動。看最快章節就上

「呵,好伎倆!」,西魅對我豎起了大拇指,「站在那裡什麼都不說,就挑起了母子紛爭!妹妹,你才是真正的『心機深重』啊!」

話音剛落,一道黑色的光波直接撞在了西魅的胸口,硬生生的將她打飛老遠。我驚愕的看著殤歿緩緩放下右手,心跳凌亂起來。

「你真當自己是妻?」,殤歿眯著眼睛望向躺在地上嘴角溢血的西魅,「若是你足夠聰明,便一定可以料到,我娶你只是為了還盜鞭之恩!」

殤歿說到這裡,嘴角淺顯的上揚起來。「你本屬心甘情願,我大可不予理會!可是,我不能讓我女人心中有愧而無法心無芥蒂的和我在一起!」

原來,殤歿答應迎娶冰靈索性連西魅一起要了,就是還那份恩情?!為什麼不跟我說?!跟我說清楚,我也不會使小性子亂吃醋了!

我,還是不夠聰明!

「夫君教訓的是!」,冰靈趕緊出來打圓場,「魅兒只是看不開!這男人三妻四妾實屬平常,更何況您現在是冥君之主!」

說到這裡,冰靈對殤歿再次行禮。看最快章節就上「都怪我這個做姐姐的管教無方,以後我會調教好的!」

「冰靈!」,殤母不悅的低沉一句,眼神中儘是糾錯。

我看得出,連殤母都訝異冰靈能如是之說,和她之前的囂張性格完全的南轅北轍。

「婆婆,妻以夫為天!夫君說什麼便是什麼!」,冰靈淺笑,而後卻望向我。「既然同為服侍夫君的姐妹,溫婉妹妹應該會以大局為重,勸夫君去參加登基大典吧?!這婚禮上可以沒有新郎,但是不能沒有新君,不是嗎?!」

對了,婚宴之後便是登基大典,殤歿是要從冥君的手中接過帝位的!

聞言,我轉臉望向殤歿,殤歿的眉頭瞬間皺起。

「你要我去?!」,殤歿的聲音有些低沉。

「可以嗎?!」,我拽了拽殤歿的袖子。

「知道了!」,殤歿頓了幾秒便悶聲道,「你在這裡等我!若是有人欺負你,告訴我!」

「有我在,誰敢欺負妹妹?!」,冰靈趕緊搭茬。

對於這麼一番殷勤,殤歿不予理會,而摸了摸我的頭便大步流星的走開了,等殤歿的身影消失在天際之後,這下院子裡面可熱鬧起來了。

「好把式!」,殤母瞪著我,「你是人嗎?」

這話,倒像是明著罵我。

殤歿走了,索性我也不必假裝乖巧了。

「是不是人,大人都喜歡!」,我掩嘴輕笑。

「呦,剛剛小嘴可沒有這麼伶俐!那份楚楚可人的模樣,想必都是裝出來的吧?!」,西魅擦著嘴邊的血,惡狠狠的走了過來。

「可不!『裝』這門功夫,論資排輩,姐姐還是妹妹的師父呢!」,我似笑非笑的望著西魅。

我真的搞不明白,西魅能說我裝?!要知道,當初她那副白蓮花的模樣,可讓我差一點就信了!

「信不信我撕爛你的嘴?!」,西魅頓時火了。

她想要衝過來,卻被冰靈一把攔住。

「你這是做什麼?!」,冰靈對著西魅狠聲,「不想把殤歿越推越遠,就收起這驕縱的性格!」

冰靈倒是看的清楚明白,可是西魅依舊沒有腦子,和以前那樣的莽撞。

「女王陛下能忍?!」,西魅挑眉望向冰靈,「真沒有想到,您有這樣的氣量!或者說,一個小小的侍婢都能讓您敗下陣來、變成慫包了?!」

「在別人面前我是女王,在殤歿面前我是女人!」,冰靈抿了抿嘴唇目露凶光,「可在你西魅的面前,我是高你一份的妻!我能容忍溫婉是看在夫君的面子,因為夫君寵她!可是,你覺得你有什麼資格能讓我能夠忍受你的出言不遜?!」

說到這裡,冰靈一掌將西魅吸到了跟前。「嫁夫從夫!現在你只是夫君的小妾而不是冥界的公主,希望你弄弄清楚自己的身份!」

冰靈的話字字凌厲,像是冰錐一樣毫不留情的射進耳中,讓人嗅到那麼幾分濃重的威脅,而西魅先開始像是不服的與冰靈對視,最終還是敗下陣來移開目光。

「西魅……知錯!」,西魅說這話的時候,依舊是咬牙切齒。

但是,冰靈卻沒有再咄咄逼人。

「好了!自家的事關上門解決,我剛剛也是有些口不擇言了!」,冰靈拍了拍西魅的肩膀像是安撫,而後轉身面對我。「溫婉,你的出現在我預料之中!也是我可以接受的範圍!我只希望,既然成了姐妹,便好好的相處!可以嗎?!」

這話說的,倒是像我不懂事一樣!

「是!」,我對冰靈乖巧的行禮。

「那便好!」,冰靈微笑,「稍後我會跟夫君提迎娶你的事情,這名分還是要給的!」

「那是後事!」,殤母突然寒著臉拿出一個瓷瓶,「先讓她喝下這個再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