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第二百一十九章 大撕逼

第二百一十九章 大撕逼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

??「溫芩,你給我閉嘴!」,雲霓突然指向母親,「有我在,你還不夠資格說話!」

「是你給我閉嘴!」,閻魎沖著雲霓怒吼,「你們姐妹倆,都給我滾出冥界!別再讓我看到你們!」

這一次,閻魎的偏袒之意十分的明顯,或者他一直就沒有掩飾過。看最快章節就上對於嬤嬤就是冥後一事,他也是震驚的,但是更加震驚的是她們姐妹之間的狠辣手段。

「您這是要趕我們走嗎?!」,雲妃顫顫巍巍的望向閻魎,「我陪了您數千年!」

「可你也瞞了我數千年!」,閻魎皺緊眉頭,伸出手指向雲霓。「還有你!當初我曾應允讓雲裳懷胎,你也未有異議,可是卻背地裡面動了歪心思?!」

「閻魎!」,雲霓突然撕心裂肺的大吼,「縱使我有錯,你也不必絕情到讓女兒喝下紅花水母!」

這吼聲凄厲,終於讓一旁的西魅落下了眼淚,而殤歿終於緩緩的起身。

「是我的主意!」,殤歿漫不經心的掃視眾人,「因為這些女人,沒有資格懷上我的孩子!」

此言一出,冰靈終於一掌朝桌子打去,那桌子碎裂的瞬間,殤歿攬住我幻化到了旁處,等站定之後,地上一塌糊塗,到處布滿了碎片和食物。看最快章節就上

「你……給我服下紅花水母?!」,冰靈狠狠的望向殤歿。

「是啊!」,殤歿歪著頭望著冰靈,「我不會碰你,索性讓你絕孕!也好,斷了你的念頭!」

此言一出,冰靈突然大吼,而後原本準備進來抓走雲霓的那幾個鬼兵突然凝結成冰,冰靈吼聲停止雙手用力一轉,那冰塊瞬間爆裂。

而此時,閻魎和雲霓雲裳,從腳底開始網上蔓延成冰。

「冰靈!」,殤母趕緊跑向冰靈,卻被她一掌推開。

冰靈的眼睛瞬間血紅血紅,她瞪著殤歿恨意濃郁。

「我忍你是因為我愛你!不要以為我真的不敢殺了他們!」,冰靈說著突然指向我,「溫婉,不知道你的心,還會不會痛!」

還沒有來得及揣摩冰靈的意思,冰靈已經伸出了一隻握緊拳頭的手,待那手緩緩的鬆開,我看到一個心臟形狀的冰塊。

冰靈的五指只是突然收緊,我的胸廓內便有一陣比一陣劇烈的疼痛隨著心跳蔓延起來。看最快章節就上好疼,但是我硬生生的忍住了。

旁邊的殤歿一把扶住我,顯然是注意到了我的異常。

「你冰封了溫婉的心?!」,殤歿將冷冽的眸子投向冰靈。

「怎樣?!你還絕了我的孕!」,冰靈咬牙切齒,「這點痛,是該她承受的!」

這一次,殤歿居然沒有發火,而後一把將我抱了起來,事實上我真的痛到已經站不穩了。

「要麼,現在將我和她一起毀滅!要麼好好的做你的冥後!」,殤歿眯著眼睛望向冰靈,「在我走出這殿門之前作出選擇!」

話畢,殤歿直接抱著我離開,在跨出大殿的瞬間,背後傳來了冰冷撕心裂肺的怒吼。終究,她還是沒有下手,因為對我的恨根本不足以攀比對殤歿的愛。

我突然間,覺得冰靈有些可憐,但是這樣的憐憫只是一閃而過。

殤歿帶著我回到了孤島,在那間房間裡面的塌上一直抱著我,大掌放在我的左胸,試圖想要溫暖我的心。事實上,回來之後我的疼痛緩解了,想必冰靈沒有再做手腳。

「大人……」,我讓自己緊皺的眉舒展開之後,這才抬起頭對著殤歿微笑。「我不疼了!」

「我疼!」,殤歿將我摟緊,「對不起!」

為什麼要跟我道歉?!該心疼的是我!殤歿一直在強迫自己做一些自己不願意做的事情,這原本就違背了他孤傲冷冽的性格!可是,這麼做都是為了我。

「我沒事!」,我將頭靠在殤歿的懷裡,「平時不會痛的!」

「可是,我不想你的命被捏在別人的掌心!」,殤歿寒下眸來,「這樣我會永遠被她玩弄於鼓掌之間!」

可是,我們沒有別的辦法!就在剛剛,我真的釋然了,想著不如和殤歿一起死了還痛快乾凈,都已經做好了雙雙赴死的準備,可是冰靈終究沒有下手。

說真的,我能體會冰靈的怒,我真的們想到殤歿能讓她和西魅吃下紅花水母!

「那紅花水母,是你讓母親放的?」,我不由自主的皺眉。

「恩!斷了她們的路,也安了你的心!」,殤歿伸出手,輕撫我的眉頭。「也許,我還不夠狠!」

「可是這樣做,她們永遠都不會……」

未等我說完,殤歿打斷了我。

「你該學會心狠,心狠的人才不會哭到最後!」,殤歿直勾勾的望著我,「而我必須讓自己強大,那樣才足夠保護你!」

強大?!他想怎麼樣?!

未等我細問,殤歿將臉埋在了我的頸窩。「不能保護你的我,便只是一個廢物!」

「不,你不是!」,我趕緊捧起殤歿的臉,「殤歿,你在我心中是最好的!沒人可以替代的好!」

我的話,終究融了殤歿眼中的霜。

「終於肯喚我殤歿了?」,殤歿抿了抿嘴唇,「我喜歡你這麼喚我!」

早前便這麼喚了,生氣的時候脫口而出罷了。

「女人,我需要修鍊提升,所以白天不會留在冥界!你要自己照顧自己,知道嗎?」,殤歿輕撫我的頭髮,「既然這一次冰靈沒有動手便代表她暫時不會傷害你,可是平時會不會使什麼陰謀詭計便無從知曉了!所以,我不在的時候,你要見招拆招!」

修鍊是好事,提升法力,也許殤歿的傷也能好的快些。或許,我的血現在可以派上用場了。

「放心,我沒有之前那麼蠢了!」,我對殤歿燦爛的揚起嘴角,「不過現在我有些不舒服!」

「你怎麼了?!」,殤歿突然緊張起來。

我輕輕搖頭,直接將殤歿按在塌上。

「殤歿,我好冷!讓我暖起來,好嗎?!」

說完這句,我俯下身覆住了殤歿的口,讓那個吻連綿開的瞬間,我咬破了自己的嘴唇讓鮮血湧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