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第二百二十四章 一起沐浴

第二百二十四章 一起沐浴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

??判官撂下這句,甩著袖子便消失了,而傾城一把將傾凌給拽了起來。看最快章節就上

「哥你幹什麼?!」,傾凌使勁的捶打傾城。

「幹什麼?!關你禁閉!」,傾城狠聲。

「憑什麼?!你自己那麼窩囊,還不讓我追求幸福?!」,傾凌一腳踹上傾城的腿,而後直接躲到了我的身後。「哥,你是慫包!喜歡的要死卻不敢去追,現在成了別人的新娘子!你自己慫也讓我跟著一起慫嗎?!」

傾凌這話當真是刺激到傾城了,讓他直接暴跳如雷。

「我慫?!我慫?!我傾城從小到大就不知道慫是怎麼寫!」,傾城怒氣沖沖的指著從我肩膀處探出頭的傾凌。

呵呵,我想他是真的不會寫!

「不慫?!不慫就去和冥君搶女人啊!你去啊!去啊!」,傾凌從鼻子裡面噴出一聲哼,「你敢去我就當你是條漢子,不敢去以後別當我大哥!」

說著,傾凌突然跳了出來,挑釁的望向傾城。

「大哥,敢做史上第一個和冥君搶女人的人嗎?!」,傾凌抽著嘴角逼近傾城,「父親不敢,你也不敢!你們……都是大慫包!」

『啪』,傾城一巴掌直接將傾凌給打飛了,我心頭一緊,但看傾凌輕輕鬆鬆的爬了起來,便泄了一口氣來。看最快章節就上想來,剛剛的那一下子不重。不過,我剛剛聽傾凌話中的意思,判官也曾經愛上過冥君的女人?!

「你看我敢不敢!」,傾城對傾凌狠狠的甩了甩手,一把拽住我離開。

傾城當真是火了,速度極快,我根本跟不上他的腳步,幾乎是被拖著往前跑的。

「你幹嘛?!放手!」,我使勁的大吼,終於讓傾城止步。

傾城怒視我,一把將我開,我的後背直接重重的撞在了一棵樹上,咯的生疼。

「有病啊!」,我反手揉背對著傾城大叫。

傾城俯下身子,目不轉睛的凝視我。「你覺得殤歿有了你,還會碰別的女人嗎?!」

「我怎麼知道?你該去問他!」,我將臉別到一邊。

語氣緩了一點,我不敢太過挑起傾城的怒火,畢竟我不知道他火起來能幹出什麼缺德的事情。

「他不會!」,傾城直接用手抓住的我天靈蓋,將我的臉扭到正面對上他的目光。「所以,除了你,其他女人便會守活寡!這樣空守著一個名分,你覺得她們會幸福嗎?!」

傾城所說,我早就臆想過了,可是我能怎麼辦?!除非,那兩個女人自動離開啊!不過,聽傾城的意思,他有解決之道?!

「你想怎樣?!」,我一把打開傾城的手。

傾城直勾勾的望著我,微微張了張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你便秘嗎?!」,我有些不耐煩了。

傾城直接一巴掌就打在我的頭上,雖然一點也不痛。

「和你這個女人說不清楚,我不和你說!」,傾城斜了斜嘴角,「我不和你說!」

真是有病,這是故意聊騷我嗎!?愛說不說!

一把推開傾城,我走開,他卻在後面叫住了我。

「死丫頭!」,傾城粗聲。

「幹嘛!」,我頭也沒回。

「你說,我要和西魅好了,豈不是幫了你嗎?!」,傾城的聲音帶著笑意。

呵呵噠!

我轉身對著傾城微笑,「那是幫了你自己!」

說著我折返回去,重重的拍了拍傾城的肩膀。「你怎麼吸引西魅?!要內在沒有內在,要外表沒有外表,難道用你吹簫的技能啊!」

靠,說完我自己就囧了,那話好邪惡的有木有?!可是,我是真的分不清笛和簫啊!

「那是笛子!」,傾城黑下臉來。

「好啦好啦,隨便啦!」,我不自在的擺手,「現在西魅是殤歿的妻子,你想要挖牆腳嗎?!」

聽我這麼說,傾城挑眉而後一把搭住了我的肩膀。

「西魅若是跟了我,你我都得償所願,不是嗎?!」,傾城對我擠了擠眼睛,「我得到了愛人,你也少了敵手,皆大歡喜!」

「死開!」,我肩膀一扭,撇開了傾城的胳膊。「所以,你要怎麼做?」

其實,傾城的話讓我動心了,按照現在的情況,殤歿是不可能接納西魅的,所以她真的是守活寡的狀態!與其這樣倒不如讓她和傾城在一起,不管西魅開不開心,至少我和傾城都是開心的!

這想法,是不是有些自私?!

「呵,我不告訴你!」,傾城乘機一把抓住了我的肩膀,「總之我確定要和你的男人搶女人了!」

若這個冥君不是殤歿若是閻魎,一定會把說這話的人給妥妥的閹了!

「祝你成功!」,我皮笑肉不笑道。

正在傾城不爽的時候,突然一陣風襲面而來,帶著風沙直接迷了我的眼睛,等風停之後,我看到了……白子!

此刻的白子正站在不遠處,用拳頭抵著額頭一副沉思者的姿勢。

「放開我娘!」,白子突然轉頭指向我,愣了幾秒再將手指轉移向傾城。

我瞪大眼睛看了看傾城搭在我肩膀上的手,直接跳開了。

「娘?!你和誰生了這麼大的兒子?」,傾城一臉嫌棄的望著我。

「滾你妹的,那是白子!」,我對著傾城翻了一個白眼。

「喂喂喂!能不能注意一下我的存在?」,白子突然拍手。

聞言,我趕緊一本正經起來,雙手背在背後像個等待被訓話的小學生一樣。

「光天化日之下,能不能稍微檢點一點啊,娘?」,白子無奈的攤開雙手,歪著頭用嘴撅了撅傾城。「被孩兒捉到你們……孩兒很為難的啊!這件事,我到底該跟後爹說,還是不該說呢?!你讓我很糾結啊!」

這死孩子,想什麼呢?搞的跟捉什麼在床一樣!

「閉嘴,收聲!」,我突然大喝。

這麼一聲,直接讓白子捂住了嘴巴。

「先走了!」,我對傾城揮了揮手,直接跑到了白子的跟前。

跳起一把扭住了白子的耳朵,拽著他便沿原路返回,可是途徑一片煙霧繚繞的深潭之後,白子突然將我的手從自己的耳朵上面撥開。

「娘親,一起沐浴可好?」,白子說著,突然解開了自己的腰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