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第二百四十九章 說出心聲

第二百四十九章 說出心聲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

??南魈趴在北冥的床邊,肩膀不停的顫抖,雖然已經刻意在壓制哭聲,卻依舊被我清楚的聽到。看最快章節就上

顯然,南魈哭的傷心沒有察覺到我的存在,倒是北冥望向了我,那眼中的溫柔層層疊疊的蕩漾開來,不像之前那般的隱忍,毫無顧忌的。

我有些不自在,緩步走了過去。

「南魈!」,我輕聲喚了一句,想要將北冥的注意力從我的身上移開。

南魈的肩膀僵硬了一下,而後起身緩緩轉向我,等我才對上他那雙通紅的眼睛時,他一把抱住了我。

「婉姐,我……」

什麼話都說不出口,只是不停的抽著肩膀,感覺到有液體濕了我的肩膀,我跟著鼻酸起來。

南魈是接受不了嬤嬤就是他母親的事情,或者接受不了母親和姨娘之間的醜惡爭鬥,可是這些該都比不過雲霓的死訊!所以,我不會讓他知道這件事的!

「好了好了!別哭了!大男人哭什麼?!」,我輕輕拍著南魈的肩膀,「想一想,你多了一個母親,不好嗎?!」

「我只是接受不了她們為了爭寵而互相傷害!」,南魈紅著眼望著我,「在我的心中,母親該是聖潔的,可是……可是她和我想的根本不一樣!」

接納需要時間,而我倒希望南魈忘記有這麼一個母親的存在,全當死了便好!因為,沒有人可以承受再一次的得而復失。

「別哭!」,我用手將南魈的眼淚擦去,「一切往前看,不好的略過去!看我!」

說著,我突然用手扯著嘴角做了一個鬥雞眼,這個舉動當即讓南魈『噗嗤』一聲笑出了聲音。

「婉姐,你好醜!」,南魈吸了吸鼻子。

到底還是個孩子,性格天真爛漫容易哄,南魈骨子裡面透著的陽光,會讓他很快的走出那陰霾。

「笑了就好!」,我挽住了南魈的胳膊,「過兩天,我要去狐族,你要不要去?!」

「狐族?」,未等南魈說話,北冥便開口了。

我將目光移過去,點點頭。「鮫人族出事了,是人類和狐族所為!所以,我想去狐族打探消息,救出被捉走的鮫人!」

聽我這麼說,北冥對我伸手。「扶我起來!」

我趕緊走過去,將北冥扶起,並拿枕頭塞到了他的背後。

「靈狐喜好男色,擅長狐媚之術,你們去了,必須小心!」,北冥面色有些凝重,「她們雖然不是擅長戰鬥的族群,卻會魅惑人心,若是南魈跟著我還稍可放心,因為他的銷魂鏡能派上用場!」

銷魂鏡?!對我,這銷魂鏡可以迷惑任何雌性的!

「那南魈,你銷魂鏡借我用好不好?!」,我有些激動,感覺帶著這銷魂鏡會事半功倍。

南魈果斷搖頭,「婉姐,銷魂鏡只有我能使用!」

完了個蛋,這該怎麼辦?!

見我皺眉,南魈抓住我的肩膀。「所以,我會陪婉姐去的!」

「真的嗎?!」,我頓時來了精神。

「恩!」,南魈重重的嘆出一口氣,「全當散心了!說不定,我能將那狐族全部收為後宮呢!」

靠,能說出這麼不要臉的話,想必是心情已經沒有那麼鬱悶了!

「生一窩小狐狸嗎?!」,我翻著白眼道。

「啊哈哈!」,南魈傻乎乎的笑了起來,「想像一群小狐狸跟著你屁股後面叫姑姑,那情景是多麼的壯觀啊!」

壯觀個屁!不過,他能開心就好!

人活著,得沒心沒肺,這樣才不會留煩惱過夜!

可是,相對南魈的輕鬆,北冥的表情卻透著淡淡憂鬱。

「南魈,你該知道,那銷魂鏡面對萬年老狐,便等同廢器!」,北冥皺眉,「所以不要掉以輕心!」

這話,又是和花漫天說的差不多,對待那些道行深的,所有的法器都跟我的迷迭香一樣,全變成了廢物!只是,有總比沒有的強!

「恩,大哥我知道了!」,南魈重重的點頭,而後一把攬住我的肩膀。「這一次,我會幫婉姐找到鮫人的!不過……」

南魈突然轉頭望向我,「姐夫也去吧?!」

這句『姐夫』讓我瞬間紅了臉,也讓北冥的眼神閃過一絲落寞。

「不去!」,我用手肘使勁的撞了南魈一下。

南魈挑眉,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

「哦!你是怕姐夫把持不住,是吧?」,南魈似笑非笑。

「滾,哪有!」,我故作鎮定道,「他有傷需要休養,所以才讓他留下!」

「是……嗎?!」,南魈眉頭高挑,一臉的不相信。

「當然啊!」,我哼了一聲。

南魈不說話了,而後從懷裡拿出了銷魂鏡,居然對著我照了起來,可是鏡子裡面連我的倒影都沒有!

「幹嘛!」,我將銷魂鏡推開。

沒有想到,手指才碰到那鏡子,鏡面突然清晰起來,而後我的臉便顯現了出來。

「開玩笑!讓我家殤歿去?萬一被勾搭了怎麼辦?!他是我溫婉的男人,絕不可以被勾搭!要不帶上他,每天啪啪無數次榨乾他?那麼他就算有心也會無力啊!啊哈哈!不行不行!辦正事的時候,怎麼能想著啪啪呢?!所以,還是收在家裡最安全!恩,就這麼辦!」

當鏡子裡面的『我』聲情並茂的說完這些話,南魈突然爆笑起來,捂著肚子根本直不起腰!媽蛋的,這銷魂鏡還能讓我說出此刻的心裡話?!真特喵的邪門!

「還說不是!還說不是!」,南魈指著我,「婉姐你的心聲太少兒不宜了!啊哈哈,笑死我了!」

「死開啦,什麼破鏡子?一定是你故意搗鬼!」,我燙著臉,已經有些無地自容了!

天哪,心聲都被窺探出來了,還他喵的原音重現!真的……好丟人!

南魈突然收起了笑容,「開玩笑!裡面的人就是你的心聲啊!不信再試試!」

說到這裡,南魈指了指鏡子。「你愛不愛南魈?!」

「愛個屁,小白臉!」,鏡子裡面的我嘟嘴道。

「那麼,北冥和殤歿你愛誰!」,南魈緊接著道。

「除了殤歿,我誰都不愛!」,鏡中的我毫不猶豫的回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