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第三百二十九章 踢斷了

第三百二十九章 踢斷了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

??呵呵,一人挑兩族?!

是!若是以前的殤歿,我覺得不無可能!但是,現在這個有些不靠譜啊!關鍵是已經定了開戰的日期,我們現在去不等於偷襲嗎?!

「不去!」,我使勁搖頭。

聽我這麼說,殤歿劍眉緊皺。「貪生怕死的母猴子!你不去,老子去!」

見殤歿要走,我一把抓住。「你也不許去!」

開玩笑,這男人是我的,萬一和人搏鬥的時候把身子給弄壞了怎麼辦?!

「咦?!鬆開!我警告你鬆開我!」,殤歿嫌棄的瞪著我。

「不!你的身體是我的!」,情急這下,我脫口而出。

這話讓殤歿楞了一下,而後擰緊了眉頭。四處張望了一番,他伸手便來解我的衣服,這個突如其來的舉動直接讓我跳開了。

「你幹嘛?!」,我大喝一聲。

殤歿不屑的哼了一下,「你不就想留下我完美的基因嗎?!老子現在就成全你可以了吧?!」

說著,殤歿一把扯開了自己的衣服。「可咱先說好,完事一筆勾銷!別再阻攔我,知道嗎?!」

這樣輕浮的舉動,當真把我給氣死了!

「你怎麼這麼不要臉!」,我怒喝,「把衣服給我穿回去!」

「呦呦呦,一隻母猴子還跟我裝純!」,殤歿一把攬住我的肩膀似笑非笑,「講真的!你想要引起我的注意,首先得要有顏值,這是最基本的!所以下次再來勾搭我的時候,先拿個熨斗把臉上的皺紋燙平了再來,也許正好趕上我喝醉了關上燈也許能將就了!」

「你……」,我惡狠狠的盯著殤歿,居然半天說不出半個字來。

這個殤歿不僅無恥,還特喵的毒舌!

「就這麼說定了!」,殤歿拍了拍我的肩膀,「走了,不送!」

殤歿丟下這句話,直接穿過了結界。

愣了愣,我趕緊幻化身形追了出去,不管這個殤歿讓我恨的有多麼的牙痒痒,好歹是我的男人!若是他現在出事了,那我之前所有的努力都是白搭!所以,我一定要陪著他的身邊護著他的安全!

也許,我的實力不足以保護,但是足夠陪他送死吧!

殤歿御風而行,飛的很快,眼見著我便追不上了。因為原本就有些氣血虧虛,之前被飛麟傷過之後還沒有徹底的恢復好,所以追到狼族的結界之處突然不見了殤歿的蹤影。

頓時,我有些急了。

幻化成形,我四周張望,終究沒有找到一點的蛛絲馬跡。難道殤歿發現了我的存在,想要故意甩開我?!但他的目標是狼族,只要進去一定可以找到!

正想進入,一隻手突然從後面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我想都不想反手就是一個巴掌。伴著這聲清脆的巴掌聲,我看到了殤歿的臉,和他臉上鮮紅的幾道紅印。

頭皮一麻我直接跳開,而殤歿用舌頭頂了頂腮幫子,眼中有火在升騰。

「從來沒有女人打過……不,從來沒有母猴子打過我!」,殤歿咬牙切齒,「很好!很好!你再一次成功的引起了老子的注意!」

剛剛的這個舉動是下意識的,打完之後我心疼的不得了!

「對不起!對不起!」,我趕緊走過去,「我不是故意的!」

「一句對不起就算了?!」,殤歿不悅的大吼。

「那……你打回去好了!」,我皺緊眉頭將臉伸了過去,「你打吧!算我還你的!」

殤歿聞言,徑直抬起了手,而見此我心虛的眯起眼睛,可是殤歿沒有打我,而是一把捏住了我的臉頰。

「你要不是母的,我一定打死你!」,悻悻的丟出這麼一句話之後,他鬆開了我。

雖然臉上痛痛的,可是嘴角卻不自覺的上揚起來,這樣的殤歿雖然沒有那麼完美,骨子裡面卻還是十分可愛的。

不再說話,殤歿突然蹲到一邊的草叢裡,而後扯斷一根草含在了嘴裡,而我跟著蹲在了旁邊。

「你幹嘛?!」,殤歿皺眉。

「你幹嘛?!」,我反問。

「我在大便啊!」,吼到這裡殤歿突然將臉靠近似笑非笑,「你好像踩到了!」

先是一愣,幾秒鐘之後我驚叫著跳開並且不停的用鞋子蹭著地上的草,見此殤歿不留情面的大笑起來,站起身走向我。

「說什麼都信!上天在製造你這隻母猴子的時候,忘記放腦子了嗎?!」,殤歿笑的前仰後合。

靠,耍我!

頓時,那火一下子竄到了腦門,我想都不想以最快的速度一把抓住了殤歿的胳膊,而後抬起膝蓋便重重的頂上了襠部。只聽『咔擦』一聲,殤歿直接弓著腰倒在了地上。

這聲音……是斷了?!我……我沒有想過要下重手啊!

見殤歿臉色蒼白,躺在地上微微抽搐著,我頓時慌了,趕緊跑過去想要扶起他卻不敢伸手去碰。

「殤歿……」,我低呼一聲。

殤歿望著我,嘴角艱難的扯出一絲苦笑。

「母猴子,怕是咱們以後不能做夫妻,只能做……姐妹了!」,殤歿說完這句,痛苦的將臉轉向一邊,有一行淚從眼角滑落。

「真的……斷了!」,我抖著聲音道。

「我不會怪你的!」,殤歿轉向我,輕輕的抓住我的手。「之前我對你不好,這都是報應!只是,苦了你,要守活寡了!」

說到這裡,殤歿的嘴唇顫動了起來。「答應我,找個公猴子,生一窩小猴子!然後……然後好好的活下去!」

說完,殤歿身子一僵突然閉上了眼睛。

這就……死了?!死了?!他是鬼!就算我斷了他的命根子,也不足以死掉啊!靠,這個鱉孫又在和我玩什麼貓膩?!

「哎呀,你不能死啊!」,我故意悲痛欲絕的撲過去,一拳一拳的打在殤歿的胸口。

那一拳拳,都下手不輕,等殤歿一口老血噴出,我嚇的趕緊收手。

冷冷的瞪著我,殤歿從褲襠裡面掏出一根斷裂的樹枝,而後起身擦掉嘴上的血。

「好了好了!咱們進去吧!我怕我還沒有滅了狼族,就先被你給滅了!」,殤歿說到這裡突然跳開,「離我遠點,謝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