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第三百四十章 撞向玻璃

第三百四十章 撞向玻璃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

??那虛影砸在老頭的屍體,坐了一會便緩緩的躺下,等完全和屍身重合在了一起,那老頭突然張大嘴巴吐出了一口灰色的霧氣,而後直挺挺的坐了起來。

「南無阿彌佗佛啊!」,老頭似乎沒有看到我們的存在,而後不停的雙手合十對著空氣作揖。「原來是夢!幸好幸好,佛祖保佑!」

說完,老頭巍巍顫顫的站了起來,突然轉過身面對我們。對視了十幾秒鐘之後,突然瞪大眼睛直接往後倒去。殤歿眼疾手快,直接一把拽住。

「喂,把你魂勾回來很費勁的!你能不能等給我們換了錢再死?!」,殤歿一臉的不耐煩。

靠,原本老頭估計死不了,這回聽了這話,不死才怪!

「想搶我的錢,不如死了算了!」,老頭說了這麼一句話之後,便急喘起來,上氣不接下氣。

聽這話,我知道此人是個財迷啊!

「不不不,他跟你開玩笑呢!我們是來當東西的!」,我趕緊將錦囊拿出,倒出一顆閃亮的珍珠。

原本那老頭一副誓死不從的模樣,可是當看到珍珠之後兩個眼睛直接泛光了。他趕緊從我的手上拿過珍珠,而後從口袋裡面拿出了一個放大鏡。

對著放大鏡看了許久,老頭突然『哇啊』叫了一聲。

「這珍珠光滑剔透,圓潤對稱,而且還是金色的!」,老頭興奮的望向我,「金色的珍珠世間少有啊!而且,這個足有十五毫米大,是極品中的極品啊!」

哈,我就說這月寒的眼淚值錢嘛!不過,我孤陋寡聞!只覺得,珍珠是白色的才為上品,黑色的才是最值錢的!

「這種珍珠,我只見過一枚,你怎麼會有呢?!」,老頭突然收起了笑容,「不會是假貨吧?!」

還沒有等我去辯解,殤歿直接抓過老頭拿著珍珠的那隻手,而後一掌拍了下去,那一顆大珍珠瞬間化作了……粉末。

「拿去敷臉!」,殤歿挑眉,「或者煲湯喝!既然不信,咱們找別家吧!」

故作轉身要走,那老頭卻急急忙忙的擋住了我們。

「別介,我只是隨口問問!」,老頭堆滿了一臉的笑容,「你們有多少顆,開個價我都要了!」

哈,事情進行的太順利了!有了月寒隨行,等於帶著一個行走的小金庫啊!

「喏!」,我將錦囊丟給老頭,「大約五十顆吧!」

聽我這麼說,老頭趕緊打開錦囊看了一下,而後臉刷的一下就白了。

「這麼……這麼多,我沒有那麼多的現金啊!」,老頭焦急的額頭冒汗,「要不,先容我籌一籌?!」

籌錢,那我們哪等得了啊!

「你有多少給多少吧!」,我擺擺手。

「我……我的全部現金只有八十萬!」,老頭有些不好意思道,見我不語趕緊用身體擋住了門。「我知道買你們那些是遠遠不夠,可是我可以用店裡的其他古董抵給你啊!」

說到這裡,老頭指向貨架。「明朝的盆、清朝的碗、西施的肚兜、慈禧的痰盂!一件件都是價值連城,你們隨便選!」

靠,這些算是寶物?!我特喵只想要錢啊!

「我就要八十萬!」,我趕緊打斷老頭。

老頭先是一愣,而後一臉的雀躍,趕緊去到裡屋,再出來的時候拿出了一張卡。

「密碼是,正好八十萬整!」,老頭將卡遞給我,「我陪你們一起取到錢,再把珍珠給我!」

「不,我自己取!」,我笑了笑,招手離開。

其實,我不必擔心上當受騙的,因為下場凄涼的肯定是那老頭而不是我們。開玩笑,我們各種物種,幾乎齊全了好不好?哪一個,都能讓他生不如死。

離開古董店,那老頭再次叫住了我們。

「喂,我這裡還有秦始皇焚的書呢!金-瓶-梅的羊皮精裝版!」,老頭將手握成喇叭對我們高喊。

我勒個擦,當我是白痴還是沒有歷史常識?!當年秦始皇焚的書是金-瓶-梅嘛?!分明是母豬的產後護理和飼養好不好?!

一揮掌,便有花香溢出,而後整座城市漫起了粉色的花瓣,那老頭眯了眯眼睛打了一個哈氣,便徑直轉身拉上了卷閘門。

花瓣像是雪一樣的飄落源源不斷,吸引了許多路人的駐足觀看,而我乘著他們拿出手機拍攝或者驚呼的時候,帶著殤歿等人來到了一間稍微幽靜的一家酒店。

其實,那卡入手的時候我便知道裡面有錢的,而在人間,一卡在手可以走遍全城的。

原本我想開幾個普通的就行了,但是毛球和月寒慫恿著我開了一間最貴的海景套房,看著簽單上面的數字雖然有些心疼,可是隨後便豁然了。

反正月寒的眼淚很多,取之不盡,用便是了,難得開心。而且我至是住這麼一晚,等第二天要去找一處適合居住的地方。

酒店裡面的每一個擺設,都讓月寒、毛球和殤璃驚奇,她們感覺到電梯往上上升先是害怕緊緊的抱在一起,後來直接伸出手在按鍵上面戳戳搗搗起來,興奮的像是沒有見過世面的孩子。

當到了頂層,看到她們將所有的按鍵都按亮了之後,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

用門卡打開門之後,房間裡面水晶吊燈突然亮了起來,一個金碧輝煌的卧室便出現在眼前,而我一眼便看到了對面的落地玻璃,外面的大海一覽無餘。

「哇,大海!」,月寒驚呼,「你們說老祖會不會在裡面?!」

「不知道,但是海海想通的!也許,在裡面也說不定!」,殤璃笑了起來,「要不,咱們出去海邊看一看,反正我們不需要睡覺的!」

那酒店的位置很好,後面便是大海,站在這麼高的地方,隱約還能聽到海浪的聲音。

「好!」,月寒和毛球異口同聲道。

殤璃笑了,而後走到了我和殤歿的跟前。「我們出去海邊玩,估計一時半會回不來!你們呢,在這裡好好的……『相處相處』!」

殤璃似笑非笑的說完這句,直接一手拉著一個帶著毛球和月寒撞向玻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