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第三百五十四章 毛球成為叛徒

第三百五十四章 毛球成為叛徒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

??飛麟手下留情這一點,也許不能證明別的,卻能證明飛麟對毛球有意!而在毛球知道飛麟死亡之後,她的反應更加的反常!

她在笑,笑太大聲,動作和表情過分的誇張,像是硬生生的擠出來的。

「大概是因為……因為飛麟喜歡我吧!」,毛球躲開我的目光。

「為什麼不說,是你們彼此相愛?!」,我一把捏住毛球的下巴,強迫她望著我。「也許,第一次的捨身相救能勉強當做是在護主,可是這湯裡面的催長之物,卻證明了你的其心歹毒!」

「什麼?!什麼催長之物?!」,毛球驚呼出口,「這湯是夫人做的!」

「湯是我做的,可是我沒有放亂七八糟的東西!」,話音剛落,殤璃出現在我們的面前面容嚴肅。「我在裡面放的,是補氣血的藥材!」

殤璃說到這裡,將目光投向我。「溫婉,就算毛球放了催長之物,那也不會對你有所影響的啊!」

「可是,那催長之物能讓我腹中的胎兒快速的生長,而更多的消耗我的血液!」,我似笑非笑的揚起唇角,「先是捨身讓我放血相救,後在我的湯羹之中下催長之物,你分明就是……想要我枯竭而亡!」

這話,直接讓毛球一個不穩,後退了好幾步直到撞上了牆壁。

「主……主人!你是不是生病了?!」,毛球急促的起伏著胸口,「怎麼盡說一些毛球不懂的胡話?」

「真不懂,還是假不懂?!」,我厲目望向毛球,「既然一心想打我血的主意,想必是知道我的心已經不在了,只要我失血過多,遲早枯竭而亡!而知道我沒有心的,除了花漫天便是逃走了的……唐果!」

在我的心被生死簿毀了的時候,唐果就在跟前!其實,另一個知情者是冰靈,可是冰靈在被劫走之前,根本和毛球沒有過交流,就算有她也不可能告訴毛球,因為我死她也便死了。

「所以,就憑這個你便判定我與唐果勾結而來害你?」,毛球突然鎮定了下來。

「一開始,也許你無心害我!只是想要我失血過多而已,可是在飛麟死後,你有些迫不及待了!」,我輕笑出聲,「你以為,我聞不出那湯中有什麼?!」

「既然聞出來,為什麼還喝?」,毛球怯生生的眼神突然變的狡黠。

「因為,我根本就沒有打算要這個孩子!」,我輕輕撫了撫自己隱隱作痛的小腹。

毛球的臉,徹底的青了,她的眼神左顧右盼,像是在尋找逃跑的路線。

「說說吧!」,我走向旁邊的椅子上坐下,「唐果在哪?!」

「溫婉,你說什麼?!毛球故意在害你?!」,殤璃趕緊道,「不可能吧?!」

「是不是,得要問她!」,我拿過桌上的杯子,輕輕抿了一口茶。「月寒,東西呢?!」

話音剛落,月寒現身,拿走一個布包裹,等將那布包裹打開之後,一團醬紅色的肉團,出現在眾人的面前,而毛球當即慌張了起來。

「你們偷了我的東西?!」,毛球驚呼,想要過來搶奪,卻被花漫天死死的制住。

用手挑起那團肉,我眯了眯眼睛,而後遞到了殤璃的跟前。「夫人這是什麼?!」

殤璃拿起來仔細的看了看,而後放回了遠處。「受精體!」

「這個東西,是在飛麟死後,你藏起來的!」,我目不轉睛的望向毛球,「若是我猜的沒錯,該是你和他的……骨肉!」

此言一出,毛球突然吼叫起來。

「是!就是!怎樣?!」,毛球狠狠的瞪著我,「你能怎麼樣?!說啊!」

「如果是因為飛麟的死,你對我做出這些,我還可以理解!可是我不明白,為什麼在這之前你卻對我動了殺機?!」,我上前一步,死死的盯住毛球。「我對你不薄!」

「是嗎?!可我還是你的奴僕不是嗎?!」,毛球突然目露凶光,「有誰想要一生一世去做別人的奴隸,命運還要掌握在別人的手裡?!我明明很自由,你卻剝奪了我的自由!」

呵,所以怪我咯?!明明知道,讓我和她締結契約的是北冥!

「我死了,你也活不成!」,我皺眉道。

毛球一向表現的笨拙無腦,如今做的事一樣無腦!

「原本!我不想害死你的!只想給你教訓!可是,你害死了飛麟!」,毛球突然嘶吼起來,眼淚滾落。「你害死了飛麟!你、還有你的男人,害死了飛麟!索性,只能害你了!反正,一樣都是死,有你陪葬、有你的孩子陪葬,我值了!」

「現在,舒服了嗎?!」,我緩步走向毛球,卻被月寒一把拽住。

「溫婉,別過去!」,月寒眉頭緊皺。

聞言,我止住了腳步。

「不管如何,我曾真心待你!」,我盯住毛球憤恨的眼睛,「主僕一場,我不會趕盡殺絕!你走吧!」

這話,讓毛球錯愕住了。

「走?!你不殺我嗎?!」,毛球咬牙切齒,「你要是不殺我!我一定會回來找你報仇的!殺夫之仇,不共戴天!」

「我給你機會讓你報仇,但是有一點我要提醒你!下次再遇到你,我絕對不會手下留情!」,說到這裡,我將身子轉向一旁。

「還有,告訴唐果!我也等她,來和我做個了斷!」

和唐果早晚是要了斷的!如果生死簿不死,也許我們之間還有挽回的餘地,可是生死簿死了,註定我們之間將會成為死敵!人是殤歿殺的,但這個禍由我來背!

「你敢放,我就敢走!」,毛球惡狠狠道。

「漫天,放人!」,我短促道。

月寒和殤璃的臉上都顯出了慌亂,看得出她們對於我放了毛球的行為,強烈的反對。可是,每個人不管是誰,我都會給他一次機會,只此一次!再下次,我必定趕盡殺絕!

「溫婉!」,毛球叫了我一聲。

這個名字,似斬斷了我們之間所有的種種或真或假的感情。

「飛麟的仇,我一定會報!你、殤歿還有北冥,絕對會不得好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