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第三百六十九章 被狂扁

第三百六十九章 被狂扁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

??這麼一抓,卻腳下一個踏空,而後整個人掉入了深淵之中。源源不斷的下降,像是沒有盡頭,直到一道光在眼中敞開。

等我努力的望向那光,避開光前的迷霧,卻看到了月寒的臉,

「溫婉!溫婉!」,月寒使勁拍著我的臉,神情緊張。

我猛的坐起,這才發現這裡是自己的房間,而琳琅和花漫天早已經不知了去向。

「你做噩夢了嗎?!」,月寒用頭替我擦汗,「一直掙扎,我怎麼叫都叫不醒,嚇死我了!」

「沒事!」,我緩了一口氣,望向對面的鏡子。

鏡子中的我,沒有任何的異常,根本不顯老態。趕緊伸出手看了看,上面依舊光滑潔白,沒有任何的瑕疵。所以,昨晚我當真是眼花了。

「殤歿呢?!」,我突然望向月寒。

現在已經天亮了,殤歿和南魈還沒有回來嗎?!

「殤歿大人和南魈在樓下喂貔貅呢!」,月寒趕緊道。

聽月寒這麼說,我隨意扒了扒頭髮便幻化而去,等我落到客廳跑到庭院之後,發現殤歿正在拿著一顆彩色的蘑菇丟進了貔貅的嘴裡。

南魈提著一個籃子,裡面不過也就只有五六顆碗口大的彩菇,被殤歿一顆一顆的丟進貔貅嘴裡之後,那貔貅居然滿意的打了一個飽嗝。

飽嗝?!要知道,這個魔獸貔貅是怎麼吃也吃不飽的,別說是飽嗝了!難道,這魔力菇真的有用?!

「之前已經餵過水了,想必現在魔力菇正在它肚子裡面瘋長吧!」,南魈笑著拍了拍殤歿的肩膀,轉頭卻無意間看到了我。「婉姐,你起來了?!」

還沒有說話,只是將目光落向了殤歿,殤歿走到我的跟前淺笑。

「見你睡著了,不想打擾!」,殤歿伸手摸了摸我的頭,「女人,你還好吧?!」

「不好!」,我撥開殤歿的手,「明明不記得,為什麼要裝作記得?!」

這話,讓南魈和殤歿同時楞了一下,而南魈趕緊跑過來。

「婉姐,你說什麼呢?!」,南魈打著哈哈,「還沒睡醒吧?!」

「呵,我比誰都清醒!」,我淡淡的望向南魈,「要是真正的殤歿,他根本不會讓你靠他那麼近!」

剛剛,南魈拍殤歿肩膀的舉動已經出賣了一切。殤歿天生孤冷,根本不允許有這樣的舉動,而在之前南魈也從來不敢這樣。

「我……只是怕你難過!」,南魈終於泄氣,「日出之後我發現殤歿又失憶了,所以讓他……哎呀,反正弄砸了!」

「你知道我比你想像中的堅強!」,我對南魈笑了起來,「其實你不必騙我的,我能承受一切!」

「婉姐,對不起啊!」,南魈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髮,「行為動作我都刻意教他了,可是沒有想到還是讓你看出了破綻!」

「沒事!」,我輕輕搖頭。

這個時候,殤歿皺眉望向南魈。「所以,穿幫了?!」

「當然,你演技太爛了!我教你的高冷呢!」,南魈不悅的瞪著殤歿,「走走心嘛!」

「走心?!」,殤歿挑眉,「我懂了!」

說著,殤歿大手一伸一把托住我的後腦勺,而後直接吻住了我的唇。

這麼一吻,直接將我給吻蒙了,而旁邊的南魈和月寒同時倒吸了一口冷氣。

一分鐘之後,殤歿鬆開了我。「這下走心了吧?!」

頓時,在場的其他三人一頭的黑線。

「真的,如果我不愛你的話,你死定了!」,我指著殤歿狠狠道。

「誰叫你愛我呢?!」,殤歿摸了摸下巴,「我聽南魈說了你的事,我有些感動!沒有想到你這麼愛我,我一天失憶一次你也愛我!我想,我會考慮和你發生一段感情的!」

考慮……發生?!這種口氣怎麼有種高高在上的施捨?!

「我現在就能送你走,你信嗎?!」,我狠狠的瞪著殤歿。

「我信,但你捨不得!」,殤歿皺眉,「我說的,沒錯吧!」

正欲發火,南魈一把將殤歿拽到旁邊。「喂,你說的這是什麼話?!那是我姐!」

「所以,你得叫我姐夫嘍!」,殤歿突然似笑非笑,「來,叫一聲我聽聽!」

這語中,儘是戲謔的意味!

不行,我忍不了!忍不了殤歿是這樣的!

正衝動著要不要用狐媚之術召回真正殤歿時,二無打著哈氣走了過來。

「呦,挺熱鬧啊!」,二無漫不經心的舒展自己的胳膊。

剛剛下來的時候沒有看到他,還以為他走了。

「你還沒走?!」,我詫異道。

「走?去哪!?這裡挺好的啊!」,二無說著將目光投向了殤歿,突然皺緊眉頭。

「他……他……他是黑煞吧?!」

二無居然認出殤歿是黑煞?!

「你認識黑煞?!」,我吃驚道。

「不是,是嗅出了他身上的地獄之火!不過,不是很濃郁!」,二無眼中突然現出茫然,「你怎麼把他帶在身邊?!你知不知道,黑白雙煞是魔窟的守衛?!」

話音剛落,白子突然現身,嚇的二無直接跳到了一邊。

「是,我們是焱魔的守衛!」,白子望著二無微笑,「你有意見嗎?!」

二無徹底的愣住了,而後驚愕的望向我。「牛掰啊你!人家養貓養狗,你養黑白雙煞?!」

這句話,頓時讓殤歿不爽了,他徑直走到了二無的跟前,一把抓住了他的衣服。

「雖然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但是我知道一定不是好話!所以,請允許我揍你可好?!」,殤歿揚起唇角。

「不好!」,二無一把捂住了自己的臉,「好歹我也是仙!」

「那更該揍了!」,說著殤歿一拳打了過去。

這一頓打,將那二無打的是稀里嘩啦,我想要去拉卻被南魈阻止了。

「婉姐,拉架這種事讓我來,免得傷到了你!」,南魈一本正經道。

等南魈去了,我才知道這傢伙就是在忽悠我!嘴上說是拉架,卻是抱著二無讓殤歿去揍!自己還時不時的踹去那麼一腳。

「別打了!別打了!我有辦法治療他的失憶!」,二無突然嚎叫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