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第三百七十一章 囚犯大批死亡

第三百七十一章 囚犯大批死亡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

??見此,南魈眼疾手快的扶住了殤歿,而我趕緊走了過去。

「沒事!沒事!醒來就好了!」,二無也不知哪弄來一條手帕,漫不經心的擦著額頭。「等他醒來,就行了!經過我這麼一番施法,他不會再有新的性格出現,只是交替之前出現過的那些。而且,日子不會是一天一次!」

「那是多久一次?」,南魈問道。

「反正不會那麼頻繁!」,二無撇嘴,「隨機吧!」

這話,怎麼聽著讓人那麼心慌呢?!

「你看啊!」,二無走到我的跟前,「你把我從貔貅的肚子裡面救了出來,我也幫你治療了他,算是扯平了!以後啊,咱們互不相欠!我呢,現在要走了!」

二無說到這裡,轉身背對著我。「快把我的翅膀解開吧!」

「好啊!」,我輕笑出聲,而後突然吹了一聲口哨。

口哨聲響起,那原本在一旁獨自玩耍的貔貅一下子竄了過來,而後在我的眼神示意下直接一口將二無吞進了肚子。

「喂!喂!你這是幹什麼?!」,二無在貔貅的腹中大吼起來。

「我會放你!但是要觀察一段時間!若是殤歿沒事,我便讓貔貅吐了你!」,我拍了拍貔貅的肚皮道。

「你也太謹慎了吧?!我是神仙,我不會騙人的!」,二無焦躁的喊道。

「曾經,一個我視作為母親的人也對我這麼說過,但是她騙了我!」,我微微揚唇,「所以,委屈你了!」

說完這句,我便瞬間消失。

殤歿被南魈安置回了卧室,許久沒有醒來的跡象,而我越發的焦躁起來。那二無在貔貅的腹中吵鬧了許久,終於在聲嘶力竭之後不再言語了。

我不敢輕易的相信他,便只能稍稍的委屈他,因為事關殤歿,我不得不去謹慎。

直到天黑,我依舊沒有看到花漫天和琳琅,這兩天她們似乎有些神秘,像是刻意對我避諱著什麼。但是對於她們,我沒有任何的質疑。

用冰雪之力,在家中幻出了桌椅沙發之後,我便坐下靜靜的等候,因為殤歿的房間打了結界,所以我也不必擔心。

「溫婉!溫婉!」,正想閉目養神,古今急促的聲音傳進了我的耳朵。

剛望過去,那古今已經跨入大門,卻直接滑到在地,因為整個地面被冰層覆蓋了。

「你把我家弄成了溜冰場嗎?!」,古今跌跌撞撞的站了起來,脫下高跟鞋走到我的旁邊坐下。

其實,大家走的都很好,誰叫她穿高跟鞋呢?

「搞定了?!」,我笑道。

「是,貔貅的事搞定了!因為,被它吞下去的人都平安回去了!」,古今皺眉,「所以,我隨便寫了一份報告,便搪塞過去了!你啊,最好看好那大傢伙,別讓它再出去了!」

既然搞定了,為什麼古今的臉色還這麼不好看?!

「是不是還有別的事?!」,我目不轉睛的望向古今。

「恩!」,古今悶聲,拿起桌上的被子便咕咚幾口將裡面的冰水喝光。「最近失蹤人口不僅越來越多,而且還死了不少的人!」

「死人?!怎麼回事?!」,我趕緊問道。

「死者都是男性,我去現場看過,全部都是枯竭而亡的!」,古今眉頭深鎖,「上面,已經讓我接手這件事了!」

枯竭……而亡?!還都是男性?!

「你觀察的結果是什麼?」,我悶聲問道。

古今擰眉,而後東張西望了一下,將嘴巴貼了過來。「法醫解剖,沒有任何的結果!可是,我看得出來,他們是被吸食了精氣!這世間,能吸食男子精氣的,除了狐妖應該也沒有其他人了吧!其實,之前也有這樣的死者層出不窮,但是數量沒有這麼多,並且是全國各地散開發生的!而這兩天,在我們市一共死了四百人!」

吸食精氣?!難道,琳琅走後,她們族的狐女又蠢蠢欲動了?!

「你怎麼能準確這個數字的!」,我疑惑道。

「因為,死的那四百個男人,是同一所監獄的囚犯!」,古今面色凝重,「雖然都是死刑犯人或者無期囚徒,但是好歹那是人命!死一個兩個無所謂,關鍵這麼大批的死亡,上面想不重視也得重視了!」

我沒有做聲,只是覺得心中有疑惑在不斷的放大。

「對了,溫婉!」,古今突然碰了碰我,「你的那個朋友琳琅,也是狐族吧!」

「是狐族,但是絕對不是她!」,我認真的望著古今,「因為她的修為都給我了!」

「不不不,我只是想要讓她打探一下!」,古今說到這裡,重重的靠在了沙發上。「其實,那些罪犯都是窮凶極惡之徒,死了也就死了!我覺得,這倒是為民除害!可是上面我還是要敷衍一下的!其實,這都不算是棘手的,真正棘手的是那些失蹤的人!上次從石家地下室帶回實驗室的那些頭顱,好巧不巧都是失蹤人口!我懷疑,這一次大規模的失蹤案,應該也和石家有關係!」

對,我突然想到,在忘川河底下淤積的那些靈魂,是不是也和這些失蹤的人有關係?!都滯留在河岸不願投胎的,真的只是因為孟婆不在的緣故嗎?!

「有必要,去好好摸摸石老大的底了!」,古今悶聲道。

「所以,待會你還要出去嗎?!」,我望向古今。

「對,休息一會,我還得回去!最近的事,太多了!」,古今將頭靠在我的身上,「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有自己的時間!」

「古今……」,我輕喚了一聲。

「恩?」,古今沒有抬頭。

「告訴我,你為什麼要尋神,跟我說實話,雖然我有辦法讓你說實話!」,我風輕雲淡道。

聽我這麼說,古今終於將身子直了起來,但是望向我的時候脖子卻有些僵硬。

「我不說可以嗎?!」,古今面無表情,但是眼中的恨卻沒有掩飾得住。

「但是,你不說實話的話……」,我漫不經心的揉了揉自己的手,「我便不會告訴你,我見過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