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第三百七十五章 墳地遇鬼

第三百七十五章 墳地遇鬼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

??殤璃望了我一眼,很快便會意了。

「臭小子,你說的是什麼話!」,殤璃輕輕打了殤歿一下。

看著氣氛其樂融融起來,突然覺得幸福其實很簡單,只是現在的幸福又能維持多久?!

「天黑了!」,殤歿突然望向我,「母猴子咱們出去逛逛吧!」

見殤歿如此提議,殤璃臉上的皺紋擠成一朵花。「對啊,出去吧!難得這個殤兒這麼……親切,溫婉趕緊借著機會聯絡感情!」

殤璃的意思我倒是明白,她是想讓我把握時機,因為永遠不知道第二天的殤歿又會是什麼樣子。我想稍後有機會該告訴她,殤歿的『病情』有所緩解一事。

「好啊!」,我笑眯了眼睛。

「儘管我很不想牽著一隻猴逛街,但是……」,殤歿沒有說完,徑直拉住了我的手。

步行,胡亂的走,直到走到一離海岸很遠的偏僻之處。

我想,這算是約會,儘管我與殤歿早已經熟識到彼此相許,我卻依舊還是有些緊張。屏住呼吸,故作漫不經心的模樣,悄悄偷看殤歿的側臉,在他不經意望向我的時候又是一陣止不住的小鹿亂撞。

「母猴子,你偷窺我?!」,殤歿挑眉。

「哪有!」,我瞪大眼睛左顧右盼起來。

殤歿伸出手一把捏住了我的臉,「真的沒有?!」

「都說沒有啦!」,我一把打開殤歿的手,使勁揉著自己被捏的生疼的臉。「你以為你很帥?!」

「不帥你還勾搭我,想要和我生小猴子?!」,殤歿似笑非笑,「認了吧!反正愛上我只會給你長臉,不會讓你丟臉!」

切,自大狂!不過,我喜歡!但是為了表達我女性的矜持,我還是決定要贈送一個白眼。

「你這是死不瞑目嗎?!」,殤歿一臉的嫌棄,「已經夠丑的了,還跟我翻白眼!」

聽了這話,我正欲反駁,殤歿一把攬住了我的肩膀。

「話說,貌似我們已經到了荒郊野外啊!」,殤歿突然壓低聲音。

「嗯哼!」,我聳了聳肩膀,「怎樣?!」

「月黑風高……」,殤歿眯起了眼睛。

「殺人夜!」,我表情猙獰的接了一句。

『啪』直接挨了一巴掌。

「媽蛋,你能不能不打頭?!原本已經夠笨的了,再打會腦殘的!」,我揉著腦袋氣呼呼的瞪著殤歿。

「哈,那正好!你要是成了腦殘,這世界上就沒有人和我搶你了!」,說到這裡殤歿眯起了眼睛,「傻乎乎的母猴子,那才可愛!」

這算是……表白嗎?!

我和殤歿對視了許久,突然觸電般的移開,而後各自東張西望起來。

「那個什麼……按照慣例,情話說完了下一步該做什麼?!」,殤歿望著天空,漫不經心的用手抓著後腦勺。

擦,之前那叫情話?!不過說真的,那拙劣的情話真的讓我心動了!以前的殤歿,孤傲冷漠。縱使愛我,但是對我說的最多也是最樸素的情話就是『我愛你』而已。

但是,已抵千言萬語。

如今的這個,好像比較有情調。

「什麼慣例?!」,我故作茫然道。

「靠!」,殤歿伸出手捏住我的臉頰,「我不知道怎麼談戀愛啊,所以才問你這隻母猴子的嘛!告訴我,按照慣例,接下來的我會怎麼做!」

「直接啪啪咯!」,我故意一副認真臉,感覺逗弄這個男人好有趣。

這句話讓殤歿默默的鬆開了手,而後徑直坐到一塊四四方方的平石之上,用手捂住額頭。

「喂,你不舒服嗎?!」,我頓時緊張起來。

「不!」,殤歿抬頭一臉的痛不欲生,「我以前到底是多麼的飢不擇食?!話說,那時候是不是只有你一個母的?!」

哈哈,殤歿才不會呢!那時候的他可是禁慾系的男神好不好!碰了我無數次,吻了我無數次,卻能在最後關頭忍住!有好多次,我差點以為他……不行呢!

噓,不能亂說,否則我會被打死的!

「騙你的!」,我坐到殤歿的旁邊挽住了他的胳膊,「那時候的你,是最好的你!」

原本是要哄殤歿開心的,沒有想到他直接寒下臉來。

「所以,你是喜歡現在的我,還是喜歡以前的我?!」,殤歿眯著眼睛望著我。

這……到底算什麼鬼問題嘛!過去、現在都是一個人啊!

「我……」,我有些支吾。

殤歿冷哼,「母猴子我告訴你,想好了再回答,否則一個小心,你會失去我的!」

「喂,你們談戀愛歸談戀愛,能不能別坐在我家門口啊?!」,就在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的時候,一個陰森森的聲音在旁邊響起。

心裡咯噔一下,我直接跳了起來。

在左手邊二三米遠的地方,我看到了一個衣衫襤褸面色灰白的男人,他渾身濕透,散發著腥氣。而借著月光我才發現,此刻的我正置身在一座……墓地之中。

我勒個擦,我和殤歿居然無意間走到墓地了。

「先生啊,請挪一挪,你坐在我碑上了!」,男人望向殤歿,眼皮耷拉。

殤歿還沒有說話,我趕緊伸手將他拽了起來,而那個男人慢慢悠悠的走到那塊躺倒的墓碑前面拽起自己的袖子擦了起來。原來之前我們坐的那塊方石,是墓碑啊!

「作為一個鬼,被人騎在頭上是會發火的!」,男人慢慢吞吞的說了這麼一句。

「鬼?!」,殤歿挑眉。

「是啊!」,男人起身,緩緩的轉過臉對著我們微笑。「不信的話,我招我的兄弟姐妹們出來和你們見見面啊!」

說到這裡,男人裂開嘴巴,一股濃稠的血液便直接涌了出來,而這個時候,四周狂風大作,伴著各種聲調的鬼哭狼嚎。

呵呵,鬼?!有哪個鬼,不認識殤歿?!

用腳尖在地上勾起一個石子,直接踢向了過去正中男人的腦袋,那男人當即痛呼出口。

「哎呦喂,鬼也會疼嗎?!」,我伸出手在男子的下巴上面抹了一下,隨後送到鼻子跟前聞了聞。「番茄醬?!你撞鬼也要下足本錢的好不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