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第三百七十八章 中了麻醉針

第三百七十八章 中了麻醉針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

??「……」,強哥直勾勾的望著光頭,留下了兩行男兒淚。

「強哥……」,光頭想要扶起強哥,卻被一把推開。

「我錯了,別嚇我好嗎?!」,強哥望著我和殤歿淚流滿面,「我是第一次幹壞事!我只殺過豬沒有殺過人啊!求你們放過我,別嚇唬我!要不是為了還賭債,我才不會做這種生兒子沒肛眼的事啊!」

強哥在那可勁的哭,但是哭了半響那光頭也沒有弄懂他在哭什麼,顯然是個愣頭青。

殤歿笑了笑,攬住了我的肩膀。「媳婦,要不要恐嚇升級?!」

這麼一聲『媳婦』讓我的心臟突然停跳了一下,雖然這句話有些不經意,但是說出來卻沉甸甸的,壓的我心花怒放。

「你叫我什麼?!」,我望著殤歿笑的極其的燦爛。

殤歿不自然的移開了視線,「母猴子啊!」

「不對!你明明叫的是媳婦!」,我一把捧住殤歿的臉轉到我的面前,「再叫一聲唄!」

「哈,你耳聾吧!」,殤歿不屑的哼了一聲,「我才不會管一隻母猴子叫媳婦!」

「對嘛,我耳聾你眼瞎,天殘地缺的一對!」,我似笑非笑的捏了捏殤歿的臉,撅起了嘴巴。「要麼叫我,要麼吻我!」

「靠,你還親上癮了是吧?!」,殤歿將我推開,「先辦正事!」

「不行,親我!」,我故作兇惡的大吼。

殤歿還沒有說話,那邊強哥巍巍顫顫的站了起來。

「你親不親啊?!你不親我親了!」,強哥對著殤歿不停的鞠躬,「行行好,別在我面前秀恩愛了行嗎?!秀的我麒麟臂都快發作了!你們行行好,殺了我吧!作為單身狗的我,真的有些受不了了!」

「強哥,什麼是麒麟臂?!」,光頭突然冒了一句。

這麼一句,讓強哥當即噴血。

那是真的噴血啊,直接噴出二米高,形成了一層扇形的水霧,要不是殤歿給我擋著,能直接噴我一臉。

正嘆為觀止的時候,遠處突然傳來一聲慘叫,那一直在噴血的強哥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

「那聲音……」,強哥皺眉。

「是二蛋的!」,光頭轉了轉眼珠子,「恩,就是二蛋的!」

「叫的這麼撕心裂肺,不會是出事了吧?!」,強哥突然變了臉色。

說到這裡,強哥一下子站了起來對殤歿抱拳。「兄弟有難,做大哥的必須要拔刀相助!我先走了,下次帶著元寶蠟燭再來拜會!」

說完,強哥拽著光頭一陣風似的跑遠了,一分鐘不到的時間便不見了蹤跡。

其實我和殤歿也只是想著嚇嚇他而已,也真沒有想過要下死手,這貨劫匪雖然行為惡劣,但實際愚鈍蠢萌倒是給我們帶來了不少的歡樂。只是希望,經過這次的驚嚇他們能改邪歸正。

「母猴子!」,殤歿突然叫我。

「你又叫我母猴子!」,我氣不打一處來。

殤歿笑了,輕輕捏住我的臉。「是你說的啊,要麼叫你,要麼親你!而我,選擇了後者!」

聞言,頓時心裡樂開了花,而後我撅著嘴巴送了上去。可是兩張嘴唇還沒有碰到一塊,便聽到了救命聲。這聲音凄厲,像極了強哥。

「媳婦,待會再親好嗎?!」,殤歿盯著我,保持原來的那個姿勢。

「叫我母猴子,不然你不親我了!」,我收回身子。

想來,真的是出事了!先是強哥的手下,後來是強哥,難道墓地裡面還有另一幫劫匪?!這,不太可能吧!

不敢多想,我趕緊和殤歿幻化身形飛了過去,正好看到朝這邊狂奔而來的強哥,強哥一邊跑一邊回頭,但是一道金屬光卻更快一步的刺進了他的後背。

只是二三秒的時間,那強哥便硬生生的倒在了地上,動也不動跟死了一般。

「死了?!」,我望向殤歿。

「不,中了麻醉針!」,殤歿微蹙眉頭。

正說著,幾個穿著黑色套裝帶著頭套的男人跑了過來,頭套上只露出了兩隻眼睛。而除了頭套,他們的手腕上都帶著一個類似於手錶卻比手錶大兩倍的橢圓形裝置。

總覺得,這些人訓練有素的動作有些似曾相識,曾經攻擊鮫人島的那些人,和這些人似乎師承一派。

「那是毒針發射器!」,殤歿像是看透了我的心思,低聲說道。

呵,很專業的設施!強哥只是一個殺豬的,以他的圈子該不能認識有錢到能做這些裝備的人,所以必定不是單純的尋仇。

一個人率先走到了強哥的面前,用腳踢了他幾下。

「弄完這個,收工!」,那人啞著嗓子說了這麼一句。

「可是,離老大給我們的目標還差兩個人!」,另外一個急忙說道。

「呵,又不能明目張胆的搶,我們還能怎麼辦?!最近鬧得人心惶惶,誰還敢夜不歸宿?!就這樣吧!」,男人冷哼,「實在不行,我就不信,他還能拿我們湊數!」

「好!」

直覺告訴我,有大事!從那話中的信息我得出了一些關鍵點,這些人只是為了擄人而擄人沒有目標,因為提到『湊數』兩字,又說最近人心惶惶,想必是驚動了政府的大事!除了監獄囚犯被集體死亡一事便只剩下失蹤人口那懸案了。加上上次在道家地下室遇到的那些腐屍,我便敢猜測這些訓練有素的蒙面人也許跟道家的石老大是脫不了干係的!

「殤歿!」,我輕喚了一聲。

「我知道你想做什麼!」,殤歿挑眉,「你想給他們湊數?!」

「恩!」,我點點頭,「兩個剛剛好啊!」

「行,但是要改頭換面!」,殤歿說著一把抓住我跳了出去。

兩個人瞬間變了樣貌,穿的花里胡哨跟不良青年一樣,而後就那麼勾肩搭背的往前走去。

「怎樣?帶你來墳地約會刺激吧?!」,殤歿故意摟住我,一臉浪蕩的大聲說笑。

而這笑聲,很輕易吸引了一個還未走遠的頭套男。我故意嬌媚的調笑,任由他在暗處放出一針。

「哎呦,冰魄神針!」,我指了指突然射進胳膊的針,順勢倒在了地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