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第三百九十二章 準備辦喜事

第三百九十二章 準備辦喜事

小說:早安,我的鬼夫大人| 作者:五月八日(書坊)| 類別:其他

??「不如好事成雙吧!」,白子微笑著走了過來,「娘親,可否同意孩兒娶了漫天?!」

這話讓所有的人都驚愕住了,而花漫天的眼中儘是痴色,顯然還沒有反應過來。

「你……你要娶漫天?!」,我驚喜道。

「是!」,白子微微點頭,「這段時間,漫天對娘親的好,孩兒是看在眼裡的!所以,孩兒覺得她該是個很好妻子以及兒媳!」

說到這裡,白子揚起唇角。「若是娘親看中了這兒媳,孩兒便借這吉日便娶了她!」

「當然!漫天是最好的!」,我趕緊道。

「多謝娘親!所以,兩位不介意我和你們一起舉辦婚禮吧?!」,白子望向南魈和琳琅。

「不不不,四個人一起結婚多熱鬧!」,琳琅笑著說完,便對花漫天擠了擠眼睛。

「是啊,只要你洞房的時候別走錯房間就好!」,南魈嘿嘿一笑,卻招來琳琅一巴掌。

「再胡說八道,我弄死你!」,琳琅低聲警告。

「好啊!」,南魈靠上琳琅的肩膀,「等洞房的時候再弄死人家好了!」

咦,南魈好惡啊!

南魈和琳琅這對小冤家正熱絡著,而這邊的花漫天已經落下了眼淚,她捂住嘴巴望著我,卻說不出半個字來。我知道她是開心,因為她等白子的認可,等得比任何人都久!

「哭什麼?!是不是因為我沒有正式求婚?!」,白子將花漫天捂住嘴巴的手拿開,而後輕輕的握在了掌心。「隨我來院中!」

說完這句,白子徑直拉著花漫天的手走了出去,而我趕緊攙著殤璃緊跟其後。

去到了院外,發現白子伸手指天。

「漫天,你看那夜空!」,白子輕聲道。

見花漫天仰頭望天,我也跟著望去,別說是月亮,就連星星都沒有,整個是漆黑一片,若不是有院中的路燈亮著,我估計他們彼此連臉都看不清。

「那裡,什麼都沒有!」,花漫天疑惑道。

白子笑而不語,而後突然雙手一搓,便有火花閃現,那火花脫離白子的掌心之後濺到了空中,而後越飛越遠。等遠的消失不見之後,南魈突然嘆了一口氣。

「白大壯,你搓些火星子就想求婚了?有沒有誠意啊?!」,南魈不屑道。

這話音剛落,之前消失的火花突然出現,而後在高空中迅速的膨脹,等亮到極點突然爆開,五顏六色的煙火便在夜色中不斷的綻放。

那火光漾著花漫天的臉,漾得她十分的動人,而我看到了她眼中的驚喜和感動。就在花漫天看的入神之際,白子突然跪下,牽住了她的手。

「漫天,你願意嫁我嗎?!」,白子仰頭,含著微笑望著花漫天。「煙火絢爛,不及於你!煙火的美,一閃而過,而你在我心,卻永世不滅!我希望,你願意成為我心底的一個烙印,若是願意,請嫁給我!」

此話說完,那空中的煙火旋繞在一起,居然組成了一箭穿心,雙心閃耀的那種。

「哇哦,好浪漫啊!」,琳琅捧臉。

「是啊,好浪漫啊!」,我由衷的嘆息。

聽我這麼說,殤歿突然將臉貼了過來。「等我求婚,我會把流星送給你!」

殤歿不悅的嘀咕這麼一句,讓我輕笑出聲。「別鬧,我們都結過婚了好嗎?!」

這邊,我們正竊竊私語,那邊的花漫天早已經是淚流滿面。

「我等這句話,等了兩萬年!」,花漫天掩嘴,眼淚肆意而出。「現在,能親口聽你說到,我……我覺得,我覺得好幸福!」

「那麼,你願意嫁我嗎!?」,白子突然伸手一抓,抓住一道金色的煙花。

雖然煙火應該是無形的,但是落入白子的掌心卻變成了一枚金色的戒指,沒有太多的花哨,卻小巧可愛。白子拿著戒指,單膝跪地。

「漫天,告訴我,你願意嗎?!」,白子目不轉睛的望著花漫天。

「我……我願意!我一千個一萬個願意!」,花漫天痛哭出聲。

白子含笑,將戒指戴在了花漫天的無名指,而後將喜極而泣的花漫天輕輕的摟在了懷裡。儘管我覺得這是件值得高興的事情,可是白子卻沒有花漫天那麼激動,甚至是有些冷靜。我想,白子對花漫天的感情,遠沒有花漫天對自己的深吧!

「你看看人家,再看看自己!」,旁邊的琳琅有些不悅了,「別說煙火、戒指了,你連根毛都沒有送我!」

「毛?!」,南魈突然掀開褲子露出大長腿,「一腿都是,你想要多少拔多少!婆娘,你要相信我對你的愛,絕對比那腿毛還要多!」

「哼,這還差不多!原諒你了!」,琳琅終於笑了。

原本就不是物質主義者,琳琅也只是故意在逗南魈罷了。

『啪啪』,一直沉默不語的殤璃拍了拍巴掌,這才引起了我們的注意,我發現殤璃的眼中溢滿了淚光,看上去很感動的樣子。

「太好了,雙喜臨門!乘著夜色,把婚事給辦了!」,殤璃說到這裡笑著抹淚,「其實我沒有結過婚,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麼張羅,我去找老祖請教!」

說到這裡,殤璃對著客廳叫了一身。「月寒!月寒丫頭出來!」

「哎!」,月寒急急忙忙的跑出來,那臉被空中的煙火映的極其的好看。

「夫人,有事嗎?!」,月寒顯然是錯過了剛剛那場精彩的求婚。

「和我一起去找老祖,然後我們給這兩對小兩口,辦喜事!」,殤璃掩嘴笑道。

「喜事?!」,月寒環視一周,而後突然笑了起來。「哦哦哦,懂了懂了!」

說著,趕緊扶著殤璃興沖沖的往外面走去。

見南魈和琳琅互相打鬧,而花漫天和白子默默相望,我的心安定了不少。想要南魈和琳琅結婚,是想以度蜜月的由頭讓他們離開,因為我覺得自己的身邊太危險。不過白子的參與,是我沒有想到的!

「對了,要不要通知古今?!」,琳琅突然拍了拍大腿。

話音才落,一輛車便徑直衝進了院子,直到『砰』的一聲撞在了牆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