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涯無悔 >第一千五百九十二章 聽大孫子的

第一千五百九十二章 聽大孫子的

小說:官涯無悔| 作者:關越今朝| 類別:都市娛樂

中秋晚宴結束,楚天齊被叫到老爺子房間,一同在場的,還有楚玉良、徐衛華和李衛民父女。

環顧眾人一圈,徐大壯直接道:「後天你們都該上班了,明天雄飛也要回柳林堡,趁著今天這個時間,有幾件事咱們議一議。先說第一件,那就是天齊的工作問題,不能總做調研員吧?現在沒外人,也不用講規矩,怎麼想就怎麼說。」

「爸,我先說。」見到老爺子點頭後,徐衛華繼續道,「把天齊安排到發改委,是我和姐夫一起商量的。之前天齊是副處,就任調研員後,正處級別自然就解決了。在部委尤其是發改委這種大部上班,能夠開闊眼界,提高官場認知水平,從現在來看,他在這些方面成長特別明顯。

在發改委上班,也能接觸一些部、廳級領導,這些都是以後可以藉助的力量,好多人更會再次成為直接上司或同事,提前有了接觸基礎。有了調研員這個正處崗位過度,到市、縣裡面直接就能成為獨當一面的主官,要比在縣裡升的快。另外,從部委去市、縣,也比跨省市調動簡單。我們商量的就是,等你醒來,看你的意見,再決定天齊的去向。」..

李衛民接著說:「天齊是從基層起步,一步步奮鬥到現在的,基層履歷比較完善,但部委歷練一直空白。這麼安排豐富了他的履歷,再加上兩次特訓,還有中央黨校、省黨校學習,他現在已經是一個履歷非常全面的處級幹部。當然,履歷只代表一種經歷,實績才是最根本的。在這將近九年時間裡,他所做出的工作業績,在同級別官員中還是很優秀的。只是由於他走仕途稍微晚了幾年,前些年得到的助力也有限,否則現在成就應該不止這些。」

「哈哈,聽你的意思,對這個女婿挺推崇呀。」徐大壯適時調侃了自己的女婿加秘書。

「本來就是嘛,人家就是優秀。」寧俊琦插了話。

「這外孫女也幫了腔。」徐大壯又轉向寧俊琦,「那你有什麼想法,也談談。」

讓外公這麼一點名,寧俊琦還不好意思了:「我尊重他的選擇,大力支持他的工作,但不會隨便干涉。」

「好傢夥,父女倆一唱一和,琦琦還話裡有話,天齊的後援團挺厲害的。」徐大壯笑著說,「我先聲明一下,咱們大夥共同商討,並不是干涉,也不是要左右天齊的選擇,是為了多角度看問題,把事情考慮的更周到。」

寧俊琦「嘻嘻」一笑:「您太敏感了。」

說了聲「鬼丫頭」,徐大壯看向楚玉良:「雄飛,從你角度說說。」

楚玉良道:「首長,我一直住在鄉下,以前在部隊待的時間長,對官場並不熟悉,也不清楚裡邊的事。只能送給他幾句話,堂堂正正做人,勤勤懇懇做事,清清白白為官,兢兢業業為公。」

徐大壯笑著說:「雄飛,你這總結挺準確,挺全面的,不比李秘書水平差。」

楚天齊發現,爺爺挺隨和,還挺幽默,可能是人老了,也不在其位吧。當年若是這種性情,爸爸可能也不會離家出走。轉念一想,他又釋然了。如果爺爺當年便這麼溫和,那麼就不是徐大壯,就不是槍林彈雨、白色恐怖中任由穿行的開國功臣了,爸爸自然也就不會遺傳上那樣的性格了。

徐大壯看向了孫子:「天齊,我們議的都是你的事,主要還得聽你自己意見,你說說吧。」

剛才正在走神,聽到爺爺點名,楚天齊趕忙收攏心神,略一沉吟,說道:「我走仕途純是偶然,當時的理由有些偏激,只想著要當官,卻沒想著能當多大的官,想也是胡想。等著到鄉里以後,接觸上了那些具體工作,與農民打交道很多,更深的理解了他們的不易,就想著應該為他們做些事。其實這些年走過來,我就是奉行著那句俗話,當官不為民作主,不如回家買紅薯。

從去年九月份開始,我就去了中央黨校,一直到今年二月份畢業,期間包括特訓的三個月。特訓的三個月,我接受了特種軍事訓練,掌握了眾多極端環境下的生存與戰鬥能力,自身的體能素質有了全方位提升。在中央黨校的三個月學習,收穫更大,政治素養、理論水平都有了提高,站位高了一些,格局也寬了不少。

從今年三月份開始,就去發改委工作,到現在已經七個月。在這段日子裡,見識了部委工作的特點,學習了部委工作的技巧,接觸了一些部、廳領導,眼界有所開闊,也參與了一些具體調研工作。只是這種時短時續的調研工作,我很不適應,也有些膩了,很想到下面去做些具體工作。

一直都是農民子弟,忽然就有了個功臣後代的身份,我還很不習慣,更沒有以這個身份考慮問題,所以我前面說的,也主要是從自身常規發展來講。我覺得以我的性格和履歷看,更適合做具體務實工作,這也能更大限度發揮我的優勢和特點。」

徐大壯道:「我也看出來了,你就不是純粹坐辦公室的性格,那你想去哪?具體說說。」

楚天齊回答:「具體的部門和地點沒有,我還是想到縣裡去。」

「其實市裡也可以考慮,以你現在的級別,去基層的話,也可以高掛半格。」徐衛華提出建議。

李衛民道:「縣級市市委書記也是一個選項。」

楚天齊說:「高掛半格的虛職,太清閑了,我待不住。黨委工作務虛多一些,我也沒有相關經驗,不如縣長做的實際工作,常務也行。

「發改委正處級調研員,去做常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