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科幻末世小說 >黑暗王者 >第九百八十四章:緋月【第一更】

第九百八十四章:緋月【第一更】

小說:黑暗王者| 作者:古羲| 類別:科幻末世

「黛娜?」杜迪安感覺像一盆冷水澆頭,從頭冷到了腳,「她沒死?」

「少爺,她是您的敵人?」諾伊斯已經意識到問題,臉上微微變色,他和巴頓當時在場,知道這女人的實力有多麼兇悍,如果是敵人的話……那簡直是一場災難!

杜迪安呆了許久,短短時日內經歷幾次大喜大悲,他有種崩潰的感覺。不過,以往鍛鍊出的強大心智和忍耐力,讓他剋制住了,心中想要怒吼發飆,但身體卻依舊麻木地坐在床上,感覺這一刻是如此的無力。

房間內的歡喜氣氛頓時降到冰谷,巴頓、梅肯、歐若拉等人面面相覷,沒想到剛從阿米莉部族手中脫離,轉眼又要面對一個更恐怖的敵人。

而且從杜迪安的處境不難看出,那個女人,比杜迪安更強大!

「少爺,我們要不要馬上轉移,以少爺您的實力,就算去別的巨壁也能生存,我們願誓死追隨您!」諾伊斯回過神來,立刻出謀劃策道,雖然他知道,杜迪安可能心中早有答案。

杜迪安沉默片刻,搖頭道:「我沒地方可去,如果你說的是真的,她這兩天待在王宮沒有過來找我,只有三種可能,第一是她受傷嚴重,需要立刻靜養。第二是王宮裡的入侵荒族中有什麼東西,吸引了她,讓她顧不上我。第三就是,她知道我的位置,如果我打算逃的話,她會立刻出現。」

「第一種可能性佔百分之三十,第二種可能性佔百分之十,第三種可能性最大。」

諾伊斯和巴頓幾人怔了怔,一旁的梅肯奇道:「她怎麼會知道你的位置?」

杜迪安抬頭看了他一眼,嘴角微微牽動,道:「我的體內,應該有她安裝的定位裝置,這兩天我昏迷了,沒有移動,所以她沒有過來。」

幾人面面相覷,沒想到杜迪安的處境如此狼狽,跟階下囚無差別。

「不管怎樣,還是應該試一試,不過不要抱太大希望。」杜迪安收起心中的負面情緒,說道:「你們不能暴露,繼續按照你們原來的軌跡潛伏,如果我犧牲了,你們也不要找她復仇,能夠擊敗她的,除了她自己外,估計,就只剩下神了……」

「神?」

諾伊斯和巴頓幾人面面相覷,沒想到那個女人如此恐怖,這豈不是無敵了?!

「如果你們能活的久一點,將來實力強大了,有機會的話,幫我一個忙……」杜迪安抬起頭,目光認真地看著幾人,「如果我還有屍體留下的話,幫我把我的屍體保存起來,將來找到海利莎的話,把我的屍體交給她,最好是給她吃了……」

幾人心中震動,怔怔地看著他。

當目光對上杜迪安的眼眸時,幾人才發現,這個當初意氣風發運籌帷幄掌控一切的少年,如今眼中竟已布滿風霜,臉上的稚氣也早已褪去,年輕的臉孔十分老成。

一轉眼間,時光過了多久?

幾人有些恍惚,這才忽然發現,時光在他們身上匆匆而過,雕刻了許多的痕迹。

「迪安,你不要這麼說,不管有什麼危險,我都跟著你,這是我們當初的約定!」梅肯眼眸微微泛紅,握緊了拳,擲地有聲地道。

「少爺……」巴頓微微張口,想要說什麼,但不善言辭的他忽然哽住,雖然他這些年已經鍛鍊出不錯的口才,但站在杜迪安面前時,他彷彿又回歸了本性,變得像當初在孤兒院中生活的那樣老實而耿直。

杜迪安微微搖頭,微微笑著,「這只是最壞的打算,我已經無法逃掉了,但你們還有你們的生活,只可惜,你們跟著我沒享福幾天,就要過上老鼠一樣人人喊打的生活。」

「少爺,沒有您的話,我早就死在監獄了!」諾伊斯咬著牙,眼眶中有淚水,他向來很少流淚,只為女人哭泣過,但這一次卻感覺無比的難受和心酸。在場的幾人中,雖然巴頓是跟杜迪安一個孤兒院的童年夥伴,梅肯是杜迪安兒時並肩作戰的好友,而他只是半路跟隨的人,但要論陪伴杜迪安的時間之久,他算是幾人裡面最長的,沒有之一。

而且他陪伴著杜迪安經歷過監獄磨難,經歷過越獄初期小心翼翼的奮鬥,後來轉為杜迪安的助理,朝夕相處,他比梅肯和巴頓等人更熟悉,更了解杜迪安。

這麼一個在獄刑下頑強不屈的人,此刻卻用請求的口氣,希望他們幫忙,這是何等的無奈!

「我幫過你們,你們也幫過我,早已平等,過往的事就不要再提了,這次要不是你跟巴頓,我已經沒命了。」杜迪安微笑著拍了拍諾伊斯的肩膀。

諾伊斯和巴頓咬著牙,沒有搭話。

杜迪安掃了幾人一眼,問道:「吉妮絲呢?」

旁邊的歐若拉輕哼一聲,道:「她已經死了!」

「死了?」杜迪安微怔,心中頓時有些遺憾。

諾伊斯解釋道:「在少爺您離開後,吉妮絲執意要返回審判所,她當初出身於那裡,後來依靠特權,回到那裡當了審判所長,準備依靠手裡的權柄,徹查內外壁各個陰暗角落的老鼠。」

「結果查到最後,貴族、魔物研究所等各大勢力暗地裡都有一些令人咋舌的卑劣事迹。她一怒之下,斬殺了大批貴族,惹得天怒人怨,壁內人心惶惶。沒過多久,上任壁主回來了,她準備隱藏身份,卻沒有勢力給她提供庇護,後來有一個貴族假意庇護,卻暗中陰了她。她的身份暴露後,被亞里士多德給斬殺,遊街示眾了整整一個星期,直到屍體都發臭了,才取消了遊街示威。」

杜迪安怔了怔,沒想到吉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