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遊戲競技小說 >一槍致命 >20、軍刀見血

20、軍刀見血

小說:一槍致命| 作者:十曜| 類別:遊戲競技

反叛軍表現出的種種配合,實在是出乎風落的意料。

他原本以為反叛軍雖然人數多,也有不少精英級的中、小隊長,但是面對著擁有統一指揮,熟悉各種戰術還會不停的補血、治療的玩家,是沒有太大勝算的。

但是現在看到他們表現出這種和玩家一般無二,甚至還要更加熟練的戰術配合時,風落才知道,自己依然小瞧了這些人型怪的ai程度。

照這種情形看來,玩家沒有任何優勢。反而,劣勢很大!

因為雖然等級和裝備領先,但是一個四十多級的玩家,卻不可能擁有同時對付兩個40級反叛軍的戰鬥力。

再加上十幾個精英隊長的強悍的戰鬥力,玩家形勢堪憂。

事實上,也正和他想的一樣,此時戰場上,玩家已經明顯陷入了劣勢,死亡的白光不停的出現。

「看來得抓緊時間了!」

注意到情況的失利,風落知道時間緊迫。

「不行,視線完全被擋住了!」

然而望著m110瞄準鏡中,那放大後依然擋住了火系掌控師全部身體的合金盾牌,風落臉上閃過了一些焦躁。

「算了,換一個目標。」

沒有辦法,風落只能轉動槍口,在戰場上快速尋找新的目標。

因為反叛軍的精英隊長,幾乎全都已經參戰,所以從他埋伏的位置,可以看到足足五名反叛軍小隊長和兩名反叛軍中隊長。

兩名中隊長,分別是一名重甲戰士和一名輕甲戰士。

那個舉著厚重盾牌的重甲戰士首先被他排除,那麼目標只能是剩下的那個輕甲戰士了。

此時,輕甲戰士中隊長正施展出戰士的35級技能,合金長劍帶帶動地上的落葉飛起,狠狠地斬在了一名玩家重甲戰士的盾牌上。

「嘭!」

-3288!

就算那個玩家是一個45級的重甲戰士,也被這一擊在頭上造成了一個足足三千多的傷害,手中的合金盾牌,竟然差點被劈得斷成兩半。

而輕甲戰士劈退重甲戰士,也將玩家的防禦撕掉開了一個漏洞。

還好這些玩家不是烏合之眾,立刻有七、八個玩家向他集火,呼嘯的子彈和各色的技能瞬間將他阻止。

-599!

-792!

-664!

……

面對玩家的集火,輕甲戰士中隊長在短時間內就掉了足足三、四千的hp。

「等下,好像忘記了一點。」

m110的槍口已經將輕甲戰士中隊長的頭部鎖定,正在風落準備開槍時,突然想到一個問題。

這個輕甲戰士,在開戰以來,一直都是沖在戰場的最前面,已經受到過不少的攻擊,現在更是連掉了三千多血。

「那麼,他剩下的血還有多少?」

「就算是把他殺了,能夠保證完成任務所需要的百分之五十的貢獻度嗎?」

風落有點傻眼了。

這種情況,不僅是這一個輕甲戰士,事實上就算是換其餘的中隊長也同樣有這個問題。

因為反叛軍所有的中隊長都已經加入了戰鬥,而且都已經被玩家攻擊過,他如今就算是換上一個目標也同樣是這個情況。

除非,殺掉那個殘血的火系掌控師,只有這樣才可以保證完成任務!

「干!」

風落鬱悶地用右拳錘了錘地,隨後立刻起身,彎著身子在樹林中穿梭。

沒辦法,他只有想法找個能夠攻擊到火系掌控師的位置,不然任務無法保證做到。

差不多把方位移動了二十五度之後,風落終於在戰場的邊緣找到了一個能夠勉強看到盾牌後面的位置。

這個位置其實已經處在反叛軍的身後,只是因為到處都是樹木的遮掩,加上風落的行動小心,反叛軍並沒有注意到竟然有一個玩家這麼「膽大包天」。

「沒辦法,想要擊殺火系掌控師,只能夠富貴險中求了!」

風落模稜了兩下牙,這個狙擊位其實也不是多好,因為距離足足一百五六十米,狙擊鏡的視野幾乎都被茂密的樹木給遮擋掉,將焦距放到最大也只能夠勉強看到那個火系掌控師中隊長的小半個腦袋。

「不過,能夠看到腦袋的話,就有機會了!」

因為沒有護盾的能量掌控師,頭部是最大的弱點!

雖然槍手和掌控師都是弱防職業,兩者的防禦裝都主要由頭部裝備、作戰服、靴子和腰帶、手套等五個部件提供,但是槍手頭部可以佩戴防禦不弱的鋼盔,而掌控師的頭部則一般都裝備的是頭飾。

「頭飾」這件裝備,但是從名字就可以知道,這件裝備的主要作用並不是用於防禦。事實上這件裝備主要作用是提升掌控師的施法速度,能量恢復速度等,單論防禦力的話非常弱。

因此掌控師的頭部在狙擊手眼中是最好的射擊位置!

風落的手指壓著扳機,狙擊鏡的十字准心,透過重重的樹木,將那佩戴著一件火色頭飾小半個腦袋放到最大。

這一槍,他完全屏氣凝神!

「砰!」

槍響了,雙重破甲彈以800m/s的初速度從槍管中衝出,穿過樹木間的間隙和反叛軍士兵中細微的空間,掠過近一百多米命中了那個反叛軍掌控師的右邊太陽穴。

隨後,「嘭」地一聲把他的腦袋炸掉!

-567!

-5430!

鮮紅色的數字,超高的致命傷害!

火系掌控師剛剛被醫生恢復過來的血量,被風落這一槍完全奪走,這是無疑是個絕殺,以至於那個反叛軍女醫生都在被濺了一臉紅白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