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遊戲競技小說 >一槍致命 >25、轟爆機甲

25、轟爆機甲

小說:一槍致命| 作者:十曜| 類別:遊戲競技

一眼看不清數量的反叛軍士兵,開始以小隊為單位,從好幾個方向起來向流放之鎮進攻,而流放之鎮的玩家,則在守備警衛隊的安排和指揮之下進行防守。

作為同時受到流放之林中的變異野獸和反叛軍基地威脅的地方,1022號的流放之鎮,有著非常完善的防禦工事和數量超過五百人的npc守備警衛隊。

激烈的槍聲如同雷鳴,子彈四亂紛飛,各色的能量技能的呼嘯而過,爆炸的聲音此起彼伏……

沒有什麼前戲,流放之鎮的戰鬥從開始便迅速進入了白熱化!

臨鎮樓頂之上,趴著身體通過m110狙擊鏡尋找目標的風落眼神倒是平靜,並沒有像普通玩家一樣充滿著激動神色。

這種戰爭的場面,他前世經歷過不只一次,因此心中並沒有什麼緊張的感覺。

「咔!」

一發普通的穿甲彈已經上膛,m110的槍口已經瞄準了距離七百米之外正在射擊的的一名反叛軍機槍手。

這種戰鬥,沒有必要使用自己的特種子彈。

甚至連配給發生的e級穿甲彈都沒必要用,畢竟這種擁有5%攻擊加成的e級彈藥,價格也差不多要5信用點一發。

那個機槍手顯然不知道已經被盯上,正控制著身前的六管機槍,向著流放之鎮的防禦設備猛烈射擊。

連續射出的子彈在槍管口形成六道橘紅色的火焰,眏著他有輕微獸化特徵的臉龐,顯得分外猙獰!

「砰!」

-1574!

風落的第一槍打中了反叛軍機槍手的胸口,作為一隻人形怪,他的等級和裝備都比起普通玩家還差有一些。

因此這一槍不僅直接撕裂了反叛軍機槍手的作戰服,子彈殘餘的衝擊力更造成了一個上千的黃色弱點傷害。

流放之鎮外面,反叛軍機槍手胸口中槍,臉色露出一些慌張,隨後反應很快立刻伏下身子,想要藉助六管機槍下方的擋板躲避。

「反應很快!」

風落讚歎一聲。

不過機槍座的的擋板並不是很大,那個反叛軍機槍手只是將頭和胸部等擋住,還是有小部分的身軀露在外面。

對於普通的狙擊手玩家,想要隔著七、八百米,擊中那並不算大的目標無疑非常困難,但是對於風落來說,卻並不是一件多難的事!

「砰!」

-1945!

第二發的穿甲彈破空來襲,直接帶走了這個獸化反叛軍機槍手剩餘的hp,隨後視野中刷過了一條系統提示信息。

這個「功勛點」,並不是之前擊殺反叛軍精英小隊長獎勵的「功勛值」,後者比起前者獲取難度可大多了。

不過一個42級的機槍手,竟然才收穫5點功勛點,想要湊夠100點也不是那麼容易。

好在鎮子外面的反叛軍數量不少,更有很多的35級以上的變異野獸不停從流放之森中湧出,一群群向流放之鎮中衝來,要刷功勛並不困難。

「砰砰……」

m110以一種沉穩的頻率射擊,每隔兩秒一槍,很快就將一隻帶著一雙尖利獠牙的39級變異野豬給擊得倒下,又帶給風落3功勛點入賬。

據說反叛軍因為對於生物科技研究得十分深入,發明了一種控制變異生物大腦的強大技術,因此能夠控制一些變異生物加入戰鬥,這也是聯邦政府一直沒法將他們徹底打掉的原因之一。

很顯然,這些怪物都是被反叛軍的生物技術「洗腦」了,所以不顧性命進攻流放之鎮!

戰鬥大約進行了半個小時後,局勢逐漸陷入了僵持狀態。

流放之鎮的防禦體系十分完善,玩家數量也有差不多有一、兩千人,擁有數台電磁能量炮這種防守利器。

反叛軍則有著機甲和數量優勢,攻擊的火力一直沒有減弱。只是接連發起的幾次進攻,都被警衛隊和玩家的支援給壓製得退了回去。

在這過程中,擁有遠程攻擊方式的玩家自然是賺了不少,就連僅憑著狙擊槍點射的風落的功勛點也已經達到了七十多點。

但是隨後獲取速度便變慢了,因為天色已經差不多黑了下來。

《戰紀》中也是有白天黑夜環境變化的,而且一般來說,遊戲中的黑夜更加危險,因為有許多特殊的變異生物都是夜晚才出來捕獵和活動的。

當然,高風險也意味著高回報,遊戲中很多特殊的材料和裝備,都只有在夜行怪物中才能夠爆出,所以《戰紀》中黑夜時也有不少玩家活動。

只是對於最為需要視野的狙擊手來說,夜晚無疑是非常不適合作戰的。

風落正準備收起m110,休息一下或者轉移陣地換到明顯一些的地方。這時候,卻只聽到一連串串的「嗖、嗖」聲在頭頂上方響起。

隨後,整個流放之鎮就被上百發飛到空中,然後爆開的彈藥給照得亮如白晝!

「戰術照明彈?」

仰望著頭頂上方,懸浮著的一個個小大太陽一樣的照明彈,風落臉上露出一點驚訝道。

這種遊戲中特有的照明彈,能夠持續半個小時多久,是許多黑夜中作戰的玩家最想要的消耗品。

只是因為價格十分的昂貴,而且屬於稀有物品,一般的玩家組織都不可以拿得出來。像這種上百發像是潑水一樣打上天去,也只有npc勢力消耗得起。

因為有了照明彈,視野受限的問題倒是沒多嚴重了,風落也便不準備換位置了。做為一個狙擊手,他在遊戲中還從沒嘗試過在夜晚作戰,今天也算是一種新奇的體驗。

重新蹲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