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遊戲競技小說 >一槍致命 >41、兌換

41、兌換

小說:一槍致命| 作者:十曜| 類別:遊戲競技

「雷霆之眼!那可是要整整3000功勛點稀有級狙擊槍啊。我靠,風哥你不會這麼變態吧,我忙活了一晚上都還不到300的功勛點。」

天眼忍不住叫出聲,身為一名狙擊手,他當然也查看過兌換列表中的狙擊槍選項,對於排到最前面的「雷霆之眼」,卻只能夠眼巴巴地流著口水。

因為不說一級榮譽級別,光是整整3000的功勛點數,也不是一個狙擊手可以輕易達到的。

他一晚上都在和四個同伴組隊守城,結果也才賺到了不到300點,就算是他們中點數最多的火系掌控師離子烈焰,也只不過撈到了650多點功勛。

所以風落一個狙擊手竟然有足夠的點數兌換價值3000功勛點的全套「雷霆之眼」圖紙,這無疑讓所有人又吃了一驚。

「我也沒有3000功勛點,只有兩千多。主要是我在之前做了一個任務,已經把槍管的圖紙拿到手了,所以只需要2500點便可以兌換剩下的四個部件了。」風落解釋道。

「那也是2500啊,足足是我的八倍!風哥,你不會是殺了吧,不然怎麼可能有這麼多的功勛點。」

天眼說這話時其實是在開玩笑,畢竟所有玩家都知道,可不是這麼容易殺的。

「那個,我還真是殺個,而且運氣好,搶到了終結一擊。」

風落笑了笑,這是不想裝逼都得裝了啊。

「不會吧,我是開玩笑來著」

天眼有些無語地看著風落。

「我們一直是在東門那邊防守,聽人說西門廣場的玩家消滅了一隻45級。本來以為是誇大,以為最多就是個准,沒想到原來是真的。風兄,強!」

離子烈焰的個子有些瘦弱,穿著一身淡紅色的能量師長袍,氣質看起來文質彬彬的樣子,聞言也對風落伸出了大拇指。

「也是靠著的幫助才運氣好乾掉的,說實話,如果沒有守城的能量炮和電磁機槍的話,估計當時廣場上的人一級的經驗都會交待掉。」風落道。

「而且那隻還沒有小怪,算是削弱版。」

「也是,這遊戲中的實在是太變態了,傷害根本抗不住。我們公會也嘗試打過一次40級的嗜血狼王,結果白白丟掉了幾百人的一級經驗,最後還被它給逃了。」

終結重鎧點點頭,頗為贊同地道,攻擊的恐怖,他身為重甲戰士是在清楚不過了。

「估計玩家只有等到50級之後,才能夠以較小的代價殺吧。畢竟官方說玩家在50級之後,實力會大增的。」風落想了想道。

「對了,彈痕老大說你們昨晚的任務目標,不就是一個55級的反叛軍軍官嗎。他的實力怎麼樣,強不強?」天眼頗為好奇地問。

「很強,絕對遠超現在的玩家實力。而且,他竟然還有飛行技能,最後差一點就被他逃掉了!」

風落回想起反叛軍指揮官的龍捲風和旋轉風刃,還有漫天烏雲閃電的情景,不得不說遠遠不是現在玩家能夠達到的。

如果不是人數夠多,加上都是精英,玩家是不可能幹掉反叛軍指揮官的。

「飛行技能!所有人50級之後都能夠有嗎?」

一直沒說話的女醫生「街邊小草」開口問道,語氣輕柔,帶著幾分好奇和嚮往。

「估計只有風控者才能做到吧。畢竟,那傢伙好像是憑藉著風系能量飛起來的。」

彈痕介面道,隨後又看向旁邊,臉上露出失望之色的離開烈焰道。

「看吧,當初就叫你選風系,你偏要選火系,現在是不是有些後悔呢。」

「是有一些後悔,畢竟飛行嘛,誘惑確實很大。不過,我覺得既然風系掌控師在50級後能夠飛行,那麼火系掌控師肯定也有不下於飛行的能力,倒也不用太過羨慕。」

離子烈焰想了想道。

「也對,肯定所有職業在50級後都有一些強化的技能,相當一般遊戲中的第二次轉職吧。」

彈痕點點頭,隨後又望向風落。

「對了,風兄弟。你今天剛到40級了,還沒有學40級的技能吧?」

「還沒。」風落道。

戰紀中,每隔5級可以學一個本職業的技能或者通用性技能,而學習技能,首先需要獲得技能晶元。

技能晶元可以在系統商店中購買,但是系統商店中售賣的只是常規的技能。

想要獲得一些特殊的稀有技能,就得去玩家交易所「淘寶」,或者完成一些隱藏任務。

風落身上的「危險感知」技能,就是一個隱藏任務獲得的。除了這個技能之外,他學的其餘技能都只是在商店中購買的常規技能。

「我有個朋友,不久前打到一塊狙擊槍手的40級稀有技能晶元極限射擊,可以使子彈在最遠處時,仍然保持著百分之八十的威力。你如果覺得合適的話,我幫你問一下。」彈痕道。

風落聞言一動,由於「半程衰減」的設定,狙擊槍射出的子彈在最遠距離時,只能夠擁有百分之五十的威力。

而如果學了這個「極限射擊」技能,無疑相當於把子彈在最遠處的威力,直接提升了百分之六十,對於遠程狙擊時的提升非常之大。

「那麻煩老哥了!」風落道。

「嗯,我現在就聯繫他。」

彈痕點點頭,打開了通訊器。

「喂,猴子,你小子那塊極限射擊技能晶元還在手上嗎,我有朋友需要什麼,早上已經賣出去了?算了,下次有稀有晶元記住給我留著啊。」

掛了通訊器之後,彈痕臉上有點尷尬地看向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