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遊戲競技小說 >一槍致命 >93、小隊成員

93、小隊成員

小說:一槍致命| 作者:十曜| 類別:遊戲競技

一個偵察兵、一個機槍手,兩個能量掌控師和兩個重甲戰士、一個輕甲戰士,再搭配上一個醫生。

這就是牧伍給他安排的十人小隊中的另外八個,他被木子領到小隊的集合地點的時候,還有最後一個玩家沒有進小隊頻道。

總共八個人中,有四個女玩家,正好男女各半。

最主要的是,風落髮現這個小隊中的玩家,除了那個大約二十多歲,長相甜美的女醫生之外,所有人他都認識。

顯然,這是牧伍特意安排的。

「嘿,風兄弟!」

風落走近,首先和他笑眯眯地打招呼的是一個身高一米七幾,體重卻超過二百五十斤的四十多歲大胖子。

他的職業是輕甲戰士,但是一身黑褐色的輕甲,每個部件卻都被他一身的肥肉給擠得滿滿的,一套輕質鎧甲卻讓他直接穿出了重甲的視覺效果。

這人姓孟,人稱孟老闆。

現實中在娛樂城附近繁華地段擁有十幾個商鋪出租,每天過的就是收租的悠閑生活。

「風哥!」

胖子孟老闆的身邊依偎著一個穿著能量袍風系掌控師,長相嫵媚的女玩家,也笑盈盈地對風落打招呼。

她是娛樂城的員工,叫「橙子」。

別誤會,她並不是某種特殊的工作者。

事實上,不夜城雖然不禁止某種交易,但是卻要求自身的正式員工不得涉及其中。

這女人,算是孟胖子的小三,而且是很受寵的那種。

「哎喲,風經理!」

孟老闆的另一邊,站著的是一個瘦子,身高不到一米六五,體重一百估計都懸,完全和孟老闆反過來。

這人姓焦,開了一家肉類加工場,人稱焦總。

看他一身所松挎的土黃色能量長袍,說明職業是土系掌控師。

而在他的身邊同樣有一個女伴,是一名身材高挑,英姿颯爽的重甲戰士,鎧甲間露出的皮膚呈古銅色,整個人洋溢出一股活力。

「風哥好!」

這個女玩家同樣是娛樂城的員工,是五樓健身會所的一名金牌教練,平常和風落挺熟。

此外,不要看孟老闆和焦總之間身形相差巨大,兩人卻是好友,合起來有個一外號,叫「焦不離孟」。

因為這兩人喜歡去的地方是娛樂城五樓的健身會所和二樓的酒吧,恰好和風落的喜好接近,所以一來二去碰過幾次面後就熟悉了。

「小風,原本你也在我們這一組啊!」

第四個開口說話的人,從稱呼上就可以看出地位不一般。

開口的人職業也是重甲戰士,年齡和孟老闆以及焦總同樣大約四十多歲。

這人被人稱為錢總,是不夜城的鑽石客戶,產業和資產風落並不清楚。

而他的遊戲也取得很有意思,竟然叫「錢多多」。

不過,和這個十分不符合的,就是他一身的裝備並不顯得多好,大體上也就比普通人玩家強上一些,等級43級在所有人中也是除風落外最低的。

而與他相比之下,最後一個機槍手的一身裝備就堪稱無比豪華了。

空重達四十五公斤,綽號「死亡開膛手」的八管稀有級機槍擺放在腳下,寬大的戰術腰帶上插一把和風落同款造型,但是明顯等級更高的大口徑金色沙鷹以及一把反曲刀。

身上的作戰服也十分不一般,風落如果沒看錯的話,應該是佩帶著智能控制晶元,擁有自動調節體溫,環境擬態變色,降低被偵察機率以及多層防彈材料結構,防禦力甚至堪比一些輕甲的「防彈服」。

另外,她48級的等級更是所有之人中最高的了。

是的,是她!

不是他!

這個擁有著不下於紅色女王的奢華裝備和超高等級,裝備著「死亡開膛手」這種極限暴力重機槍的玩家,竟然是一位面貌二十八、九歲的女玩家。

「小風,怎麼最近不到格鬥場,我已經好久找不到人痛快打一場了。上次拉木子做陪練,結果他連一分鐘都抗不住,太不爽了!」

看著風落走過來,取下頭盔後露出一頭金色短髮,藍色瞳孔的女玩家笑笑道。

風落身邊的偵察兵木子聽到這話後腦袋猛地縮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麼可怕的經歷。

「有機會一定和銳姐玩!」

風落笑了笑,這女人同樣是屬於鑽石級客戶,不要看外表較年輕,真實年齡已經三十幾歲了。

當然,天星聯邦的人平均壽命超過一百一十歲,三十多歲的年齡實際上真心還很年輕。

事實上,就算所有人中最顯老的焦總,外表也和地球上三十歲左右的人差不多。

科技的發展,在壽命這一點上無疑是最讓人受益。

「話說風兄弟啊,你這等級也忒低了一點吧。哥哥我都已經46級了,要不改天找時間帶你飛。」

胖子的孟老闆看到風落後臉色很是高興,不過看到組隊頻道中風落的等級後,又大咧咧地說了一句。

「沒辦法,比不上孟老闆你會玩遊戲!」風落半開玩笑恭維了一句。

「嘖嘖,風老弟,這話我愛聽。不瞞你說,你孟哥我從小就是玩虛擬遊戲長大的。在哪個遊戲中都是頂級高手,不信你問老焦,他哪次被人打敗了,不是我去幫他找回場子的。」

「得了吧老孟,你是個毛高手啊。如果不是我每次罩著你,你哪次的時候不被人爆出翔來。」

瘦小的焦總抬抬頭,一臉鄙視地道。

「喔,姓焦的,說話得憑良啊」

「誰說話不憑良心,我說的就是事實!」

「靠,要不我們做一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