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遊戲競技小說 >一槍致命 >203、餡餅?陷阱?

203、餡餅?陷阱?

小說:一槍致命| 作者:十曜| 類別:遊戲競技

特工眼鏡中出現的虛擬圖像中,三個任務目標都是中等身高的黃種男人,除了「天羽英二」較胖之上,並沒有什麼明顯特點。

但是風落看到這些圖像和視頻時,腦袋中卻直接回憶起了曾經看過了一個屏幕上的東西。

正是之前第一部分考核時兩個白領給他看過的,那個需要半小時記憶,滿是文字與圖片的屏幕,在其中就有這三個人的頭像。

不過那上面的頭像和現在這些視頻中的拍攝的角度和打扮都不同,如果不是他能夠清楚地記下那些內容,想要直接對應起來還是很困難的。

但是,現在這麼一對應起來,風落心中已經閃過了一個猜測。

「難道說,這任務獵殺的目標,就是之前那上面的一百多幅圖片中的人嗎?」

真是這樣的話,記憶下了全部的圖像和文字的他,豈不是佔據了極大的先機!

而且,既然圖像有用的話,那足足上萬的文字,是不是也藏著什麼?

「不過,這還只是猜測。到底是不是,至少要明天才能夠證明」

風落心中倒是比較鎮定。

他知道,系統絕對不會真的耍玩家,要玩家花費半小時時間記的東西卻什麼用都沒有,這情況應該不會出現。

此時,開啟了瀏覽模式,四周幾乎透明的懸浮列車,升到空中向著就在陸航點附近的皇家酒店飛去!

風落將視野中的任務信息關閉,隨後低下頭始思考起這次任務起來。

「僅僅十五分鐘開始少打了個十的準備時間,按照任務中說的,是由於剛剛得到內線的消息,所以緊急發布的迫切任務!」

「但是,十五分鐘時間實在是太過緊了。如果是在另外兩個陸航點著陸的玩家,要趕過來至少要十二分鐘以上。」

「那麼對於這些人而言,準備時間,更是遠遠地不夠了」

「而且,在陸航點這種防禦極為嚴格的地方殺人,就算有偽裝藥劑和特工裝備,想要逃掉的話,那也是十分的困難!」

「一開始就發現這樣高難度的任務,怎麼看都是別有目的」

風落的目光閃爍,向著下方,落在陸航點中那各種的防禦武器和巡邏的警衛隊士兵上面。

「這次任務,感覺很可能是系統給玩家設下的一個上面放著餡餅的陷阱!」

「之所以時間這麼急,其實是不給玩家過多思考的時間。而且整整三個隱身於商務考察圖,失去保護獵殺的任務目標,總共超過一千的積分。無疑就是一個大大的「餡餅」,充滿誘惑力!」

「要知道,現在這一千的任務的積分到底有多「值錢」還完全沒有一個評判標準。」

「如果因為情況緊急,這三人的腦袋的價格大漲,這一千的積分已經足夠拉開很大的差距,甚至是奠定一個出線的名額。那就讓人就算是明知危險,也可能會選擇鋌而走險了!」

「而且這個機率還不不可能每個玩家都忍得住這個餡餅的誘惑!」

風落這時候閉上了眼睛,腦袋中卻還依然在思索。

「這樣的話,陸航點過一陣肯定會亂的,還留在這裡肯定是不合適」

「但是這樣推測並沒有確切的證據,所以,完全地離開也不是一個好選擇而且,留下的話。等一陣,也可以觀察一下,的軍隊反應到底有多快!」

「如果和我一樣想法的人較多的話,那麼,最合適的觀察位置」

「工藤先生,皇家酒店已經到了,請問你是否預定了房間,需要編號10403把你直接送到房間中嗎?」

自動飛車這時候已經停下,發出一陣智能女音提醒。

「不用,就在這裡下車!」

風落搖搖頭,刷過信用點之後下了車。

不過,下車之前,他打開了手中的箱子,取出其中的一件藍色的休閑服和帽子換上後才走了下去。

特工眼鏡上的時間,顯示現在已經過去了三分鐘,準備時間還剩下五分之四!

提著手中的「地攤名牌皮箱」,風落下車後開始步行,並沒有進入近在咫尺的「皇家酒店」,而是轉了個方向,像是觀察風景一樣慢慢地走。

走了大約三分鐘之後,時間再次過了五分之一後,他將個人終端的頁面打開。

「工滕先生,您好!銀座酒店歡迎您,請問您有什麼需要嗎?」

終端彈出的光幕上面,出現一個穿著粉紅色的和服,微笑著的美女服務員的身影。

「我想預定一個酒店最頂層的房間,要能夠觀看到陸航點景觀的房間!」

風落對著她道。

「不好意思,最後一個符合要求的房間,就在之前五秒已經被訂出去了!」

和服美女服務員的聲音,帶著嬌滴滴的味道,用抱歉的語氣道。

「哦那顯示一下你們酒店的入住情況,我想選一個喜歡的位置。」

「好的!」

「就這一個吧!」

風落看著上面頂層,靠著陸航點的方向,已經全部變成了有客標誌的一排房間。

嘴巴微微翹起,再伸手點了一個房間。

「先生,你選的是21105房間,該房間是背對陸航點的位置,是否確認?」

和服美女服務員的聲音傳來。

「確認!」

風落這時候,已經踏入了靠著陸航點最近的銀座酒店的大門。

「什麼,這個任務我們要放棄?」

銀座酒店的頂部倒數第四層,靠近的陸航點的方向的一間豪華套房中,戴著特工眼鏡的九月夜雨看著身邊的輕甲戰士玩家,眉頭皺起道。

「不行,這可是一千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