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遊戲競技小說 >一槍致命 >213、陰差陽錯

213、陰差陽錯

小說:一槍致命| 作者:十曜| 類別:遊戲競技

「靠!」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獵狗33,為什麼系統會提示我們因為在任務中擅自聯合作戰,要扣除一半的積分!」

豪華的獨棟別墅酒店房間里,全身都是極品裝備的風系掌控師臉色難看到了極點,重重將一個茶杯扔在地上。

「一半積分啊!老子現在直接掉到二十名以外了!」

另一個全套稀有裝備的偵察兵玩家,更是臉色發青怒視著輕甲戰士。

「你們獵狗不是說保證不會被系統處罰,並且保證我們全都進入到前五名嗎!現在是怎麼回事?」

「任務時間現在都已經過了六天,這積分差距,接下來老子怎麼去追?」

「另外還有昨天晚上,你不是也保證過你安排的引蛇出洞計劃絕對萬無一失。那個幾次破壞我們任務的狙擊手絕對會被發現蹤跡解決掉?結果呢!」

「引個屁!」

「等了整整一個下午加大半個晚上,那個狙擊手連個影子都沒有出現。最後被當成誘餌的任務情報,結果竟然還被一個十幾歲的小姑娘給奪去了!」

風落如果知道這情況估計也會無語。

他昨天的精力都放在了隱藏任務和第二職業上面。剩下的時間更是全部用來熟悉偵察兵的職業技能。哪裡想得到,在城市的一角,竟然有一群人布下了天羅地網,痴痴地等了他一個晚上

「而且不僅如此!」

偵察兵玩家滿口唾沫橫飛,指著身前的輕甲戰士罵個不停。

「現在。你給我看看,那排行榜上面第一位的是誰!」

此時,所有的競爭玩家都能夠看到的排行榜上,原本前五名叫的四個都已經換了人,而原本第四的「99號」,則已經躍居到第一位。

「1,99號,積分:1464。」

「02,37號,積分:986。」

「3,205號,積分:874。」

「99號,呵,是那個狙擊手玩家!」

對於競爭玩家來說,雖然除了自己之外,根本無法知道別人的編號。

但是卻可以根據任務完成的那一刻,積分的變動來判斷出大致的玩家對應身份。

所以,他們雖然並不知道風落就是99號,但是卻早就已經知道那個「神秘狙擊手」就是99號。容易理解嗎?

偵察兵玩家現在臉上完全是有些氣急敗壞。

畢竟無論是哪一個人,花了整整八百萬買一個隱藏職業,結果最後卻竹籃打水一場空都不可能不氣急!

雖然,對於頂級的富二代來說,八百萬天星幣不一定算得上什麼巨大的損失,平常的話丟了也就丟了。

但是關鍵是,現在他丟的可不僅僅是錢,還有面子!

不僅是遊戲中的面子,甚至還有現實的面子。

這個偵察兵玩家」苟少「,他之所以這樣的氣急敗壞,除了錢之外,更重要的是因為他之前可是早就跟自己的一幫狐朋狗友吹過牛,說自己馬上就能夠轉職隱藏職業!

結果現在這檔子事一出,隱藏職業眼看泡湯,他絕對會被那群狐朋狗友給各種嘲笑!

「,你們是怎麼收錢辦事的!」

想到這裡,偵察兵玩家再次狠狠地指了指輕甲戰士。

「說吧,有什麼解決辦法?」

相比於完全是氣得七竅生煙的偵察兵玩家,被秒做」蕭少「的風系掌控師,在摔了一個茶杯之後反而臉色平靜下來。

回過頭,目光冷冷地盯著身後的輕甲戰士「獵狗0033」道。

「蕭少請息怒!」

輕甲戰士的臉色,再也沒有了之前的從容微笑,而是臉色十分陰沉和同樣的難看。

「關於昨天晚上的計劃實話說,這個計劃是我制訂,然後由團隊中的智囊給團做了仔細地補充的。最後的計劃可以說是十分完善,理論上講,根本不可能被對方察覺!」

「不可能被發覺?」

蕭少的臉上露出嘲笑,冷聲問道。

「那昨天賠了任務還損失人手,是我們倆在做夢嗎?」

「蕭少別開玩笑了,雖然昨天任務失敗是因為內鬼,但是我承認,我得承擔大部分責任!」

輕甲戰士一臉自責地低頭,眼睛中卻露出一些戲謔的神色。

「內鬼?」

聽到這話,偵察兵玩家的臉上一楞。

「是的,我們內部出了內鬼!」

輕甲戰士望著他的臉色嚴肅,神情認真地道。

「有一個玩家,他收了我們的錢,但是暗中又拿了對方的錢。當雙面間諜地混在我們內部,把我們信息透露給了一些單人玩家,包括那個狙擊手和昨天晚上那個小姑娘!」

「內鬼?」

蕭少的臉色冷冷地盯著他,但是顯然沒有發現輕甲戰士已經收起的戲謔眼神。

「這個人是什麼身份?我是說,現實中的身份」

蕭少的聲音十分冰冷,藏著一種煞氣。

「你們獵狗,不是神通廣大嗎?這點事情,不到做不到吧。」

「蕭少,不要為難我了。」

「你知道我們獵狗的原則,是絕對不查探玩家現實中的信息的。而且,在有星河智腦和天眼系統監控的現實中,要非法探查別人的信息,那可是很容易就被智腦鎖定的,要時候可是會被法定監控的!」

輕甲戰士的臉上露出一些苦笑,但是眼底卻是再次一些了輕視,顯然是為自己這樣就的甩鍋成功,以及這兩人的處事方式有些不屑。

對於這兩個自以為是的富二代,窮人出生的他,其實打心眼中不喜,不屑!

只是,這些情緒,他懂得如何埋在心中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