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遊戲競技小說 >一槍致命 >284、殺戮遊戲,結束!

284、殺戮遊戲,結束!

小說:一槍致命| 作者:十曜| 類別:遊戲競技

一個人影,從樹林外面緩緩地走了進來。

身上的作戰服有不少破損和泥土的痕迹,但是手中的那一把黑色的匕首卻越發的顯眼。

是那一個獵虎隊伍中的神秘的偵察兵玩家!

「87號竟然敗了?我還以為,我們能夠取得完勝呢!」

大菠蘿嘀咕了一句。

「沒這麼容易,這個偵察兵,實力很強……而且,天氣的幫助也太大!」

風落的臉上卻並沒有意外之色。

雖然87號在積分榜上排名第二位,但是積分並不能夠說明實力。畢竟,之前東桑城中的任務並不是純戰鬥實力的較量。

還有最重要的是環境因素的影響。

黑夜對於一個擅長隱藏的偵察兵來說,無疑是最佳的戰場,而暴雨對於一個火系掌控師來說,無疑又是最為不利的環境。

兩者相加之下,就算是「十大高手」級別火系掌控師,估計也不一定能夠打得過一個過裝備差一籌,戰鬥意識也遜色一些的精英偵察兵的!

只能說,87號運氣太差。

如果換一個環境的話,勝利者或許就是他了!

不過,這一場名義上的「團戰」,卻是以四場單挑和「半場」2V2結束,不得不說有點名不符實!

風落心中有一些奇怪的失落,原本已經讓24K將所有的甲蟲都召喚出來,翻出了最大的底牌準備大戰一場,卻在僅僅解決掉了一個九月夜雨之後,就完全沒發揮之地。

「嗯,倒也不是完全沒發揮之地!」

風落的視野一切換。

在之前他和九月夜雨交戰的地方,體型格外龐大的統領級採集甲蟲「統一」,正將地上的戰利品一件件地吞下肚。

……

「既然淘汰戰已經有了結果,那麼接來下,就該說正事了!」

樹林中,地面上的燃燒彈依然提供著光,而睛子則一改之前沉默,環顧四名玩家後道。

「你們或許會奇怪,為什麼這麼急將你們召集來這裡,又會用這種倉促的方式決定晉級名額?」

「原因有點複雜,但是簡單來說,就是這一次原本定下的獵殺行動,已經無法進行下去了!」

「無法進行了,為什麼?」

不需要說,習慣立刻發問的肯定是大菠蘿。

「因為,山本一郎被人暗殺了!」

夜梟冷冷地開口。

「啥?」

感到驚訝的不僅是大菠蘿,就連那個習慣隱藏在陰影中的偵察兵玩家,表情都似乎有一些訝然。

只有風落眉頭皺起,而鳳凰繼續面色冰冷無表情!

「山本一郎死了?不會吧,我還等著得到些晶石和晶核獎勵呢!」

大菠蘿臉色一垮,像是輸了錢一樣地萬分氣惱。

「那些晶石你們就不要想了,因為,殺掉山本一郎的人,也將那些晶石晶核全都捲走了!」

「另外,你們在這島上得到的東西,只怕價值也不會低於五百萬信用了!」

夜梟說道,不過他臉上的表情,明顯有些不屑。

至於這個不屑,倒應該不是針對大菠蘿,而是針對山本一郎死亡的消息。

「山本一郎身為聯邦中將,而且本身的實力很強,聯邦政府都需要出動三名特工才有在這場遊戲中殺掉他的把握,怎麼可能這麼容易死?」

風落的心中高速地轉著念頭。

「而且,這一場殺戮遊戲似乎並不是表現得這麼簡單。」

「雖然名義上是山本一郎要衡量反叛軍和聯邦政府的實力,同時也給聯邦一次機會刺殺他,現在他死了,自然就沒有進行的必要。」

「但是,山本一郎這種梟雄,真的會情願把自己的生命當成賭注與人決鬥?所以這個『死亡』,未必不會只是個幌子……」

「另外就算山本一郎真的死了,從現在看顯然也不是聯邦的人動的手。那麼,這事應該會和反叛軍有關?」

以風落現在的思維速度,幾乎瞬間,腦袋中就已經思索出了不少。

果然,睛子下一句話,就印證了他一句話。

「就在山本一郎死亡不過十分鐘後,反叛軍便直接強攻東桑城。大半個東桑城,現在已經變成了戰場,原本東桑城裡的考核,已經無法再進行下去!」

「而這個島上這一場殺戮遊戲,也同樣沒有意義了!」

「戰爭開始了。」

聽到這睛子這句話,風落倒並不是很驚訝。

畢竟,按照之前的推論,遊戲世界全面開啟戰爭劇情只是時間問題!

至於睛子他們為什麼能夠得到這一個消息,顯然他們其實和外界並不是完全地失去了聯繫。甚至就算在島上他們應該也有聯繫的辦法,不然她們之前是怎麼找到玩家位置的?

「不過,這應該又證明了一件事。」

「就是在山本一郎死後,這場遊戲的控制者應該是倒向了聯邦的一方。不然,脖子上面這些頸圈,只怕已經爆炸!」

風落再次得到了一個信息。

「你們已經準備好了嗎,飛船馬上就會到了!」

這時候,三個教官的頸圈上面全都彈出了一道虛擬屏幕。

臉上橫肉的黑衣軍官的面容出現在屏幕上,不過,相比上一次露面,他的臉色卻顯得沉重許多。

「黑手……我相信,終歸有一天,你會受到聯邦法律和執法隊的制裁!」

獵虎冷冷地對著這個黑衣軍官道。

黑手,這似乎也是一個代號?

「聯邦法律?」

黑衣軍官臉上露出一些不屑。

「那只是針對你們罷了,自從我脫離之後,就誰也無法限制我。」

「至於執法隊,現在山本一郎被刺殺,聯邦政府需要我手中的力量幫忙,沒有上頭的許可,誰敢動我呢?」

「山本一郎真的死了嗎?」

睛子突然問了一句。

「死了沒死?現在有區別嗎!」

黑衣軍官冷笑了一句,隨後畫面就被切斷。

同時,天空中,已經有兩道雨夜中如同光柱的飛行照明燈,向著這邊靠近!

……

視角轉移。

此時,在之前那一處豪華別墅之中。

正有許多人在大聲地吵鬧!

「青木,你們反叛軍幹什麼,竟然破壞這場遊戲!」

大腹便便,暴發戶氣質的富豪NPC氣急敗壞地開口。

「哼!」

「破壞,是他們破壞規則在先,竟然暗中讓三個特工混入遊戲之中!」

戴著一個和「哈雷」類似的黑色面具的反叛軍高級指揮官,聲音冷冷地道,無視周圍眾人的指責和怒火。

「媽的,又沒有規定不能夠派特工?」

「根本就是你看到你們的人已經剩下沒幾個,而且根本不會是那幾個聯邦特工的對手,所以就直接耍手段嗎?」

「老子總共已經押了九千多萬,結果現在一信用點都收不回來!」

「你絕對是有預謀破壞,難怪你剛才喊得起勁要追殺籌碼,卻最後又以賬戶被凍結而停手!」

爆發戶滿口唾沫四飛,手指著他。

「隨便你怎麼說,至於你的信用點,不是還有黑手在嗎?你找他去要吧!」

黑色面具的反叛軍高級指揮官冷冷地道,隨後身影,竟然就直接從座位上消失。

「靠,該死,我絕對不把武器再賣給你們反叛軍!」

爆發戶滿臉怒氣,隨後狠狠地一拍自己華麗的金色沙發,接著身體也連同沙發一起消失在別墅中。

這一屋子的人原來只是虛擬成的像,真身,實際上根本在遠上千里或許萬里之遙的地方!

「有些意思……」

「或許,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一個讓T病毒的價值,真正被這些勢力感覺到的機會!」

所有人中,唯有那個戴著墨鏡,黑色風衣的男子臉色鎮定自如,眼中閃著精光道。

隨後,身影也緩緩消失。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