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遊戲競技小說 >一槍致命 >367、大招,落日之劍!

367、大招,落日之劍!

小說:一槍致命| 作者:十曜| 類別:遊戲競技

「打!」

不過,雖然章魚統領發怒了,一下子動用了三隻巨型肉質觸手。www.pashuw.com

但是平台上的玩家,也不是單人做戰!

「砰、砰!」

在風落之後,天眼和換上了巴雷特的西瓜皮兩人手中狙擊槍也同樣響了。

並且,打出的都是兩髮帶著藍色軌跡,擁有不低傷害加成的C級能量破甲彈。

風落知道這個統領怪絕對不好對付,就算有24K幫忙平台上的人也絕對需要盡全力,所以這時候,也不是吝嗇特殊子彈的時候了。

而且,在使用了技能的情況下西瓜皮的準確度也變得較高。

兩發能量破甲彈全都命中了對面剛剛撞破主樓強化玻璃後衝出來的兩隻巨型觸手上面,打出了兩個拳頭大小的洞,碎肉和液體四飛!

「啪!」

同時,還有一枚裡面帶著灰色液體的注射藥劑子彈,也緊跟著打在了章魚統領那新出現的完好的兩條觸手之一上面。

雖然在面對人形的喪屍和噁心的感染生物時,琉璃有些不太敢正視,但是打這個和喪屍看起來完全不同的巨型章魚統領,卻是完全沒問題。

她此時的手中舉著一支造型和暴君差不多大,但是顏色卻是白色的科幻版手槍。

《戰紀》中醫生除了直接近距離投擲補給包之外,同樣也能夠通過特殊結構的專用醫療手槍,在短距離發射一些附帶著各種功能的藥劑!

不過,這些藥劑子彈的製造和購買都需較更高的本錢,在某種意義上講,就和狙擊手使用的特殊彈藥一樣費錢!

但是效果卻也十分顯著,帶著注射藥劑的子彈在打中了章魚那一隻新的觸手上面後,裡面的液體瞬間被全部灌注進去!

緊接著那一隻原本深褐色的觸手被命中的地方,立刻就覆蓋了一層輕灰色的顏色,並向著周圍擴散!

「擴散區域全能量抗性衰減15%,物理防禦減少10%,神經反應遲滯12%,持續十五秒!」

琉璃飛快地在組隊頻道中報出這種藥劑的效果。

當然,具體的效果還是要看這隻巨型章魚統領本身的抗性能力,這一點,在沒有偵察兵的情況下,卻是沒法知道了!

不過,所有人都知道效果如何不重要。反正在沒有退路的情況下,全力開火攻擊就是!

「嗚!」

xt

所以酒店的樓之中又傳出了一聲沉悶的叫聲。

緊接著那兩隻完整的吸盤觸手連同那一隻被我DE世界斬斷一截的觸手,全都一起向著平台這邊伸長卷過來!

「掌控師!」

不過,在50級章魚統領被攻擊得凶性大發之時。

卻沒有注意到,它那接伸得筆直的三隻肉質觸手經過的整個高空通道上方,空氣似乎瀰漫著一股十分詭異的灼熱氣息!

「!」

隊伍中的那個散人火系掌控師,在同伴散人重甲戰士的保護下,頂著能量護盾站在隊伍的最後面,臉色略微有一點兒緊張,但是手中的能量轉換儀卻已經在風落這一聲大喊之後被激活到極致。

立刻,在能量轉換儀上頂端,突然出現了一道如果火焰長劍的虛擬投影!

不,不僅是在能量轉換儀上面。

還包括,眾人頭頂的天空!

「轟!」

在平台和酒店主樓上方的空中,之前已經醞釀了好一段時間的龐大的火系能量,在這一刻全都向著中心集結。

滾燙的火系能量,高密度地集結到了一起,最後轉化成了一把火系掌控師手中能量轉換儀上方的長劍形狀相似,長度卻超過了十多米的火焰巨劍。

緊接著,攜帶著恐怖的高溫和燃燒一切的烈焰,轟然落下!

這個掌控師的玩家裝備不算太差,主武器也是一件45級的卓越裝備,而且火系掌控師的技能本身就擁有很高的傷害加成。

所以,這一擊取得的成果,十分讓人滿意!

「轟!」

巨型章魚三條卷到了甲蟲群和最前方的鋼鐵堡壘身前不遠的吸盤觸手,中間拉得筆直的懸空部分,全部都被這一把火系能量組成的巨劍給命中。

鬆散的火系能量形成的長劍,在這一次的碰撞中,就崩潰成漫天的火焰!

但是那些火焰卻沒有立刻消散,而是擴散到整個空中懸浮,將一整塊區域,都形成了一塊空中的火海,灼燒裡面的三條觸手!

「滋!」

空氣中,頓時出現了一股燒烤八爪魚的味道!

就算是表面濕漉漉的章魚觸手,也被這炙熱的火焰直接烤乾!

而且,這些肉質觸手在被拉伸之後,被擊中的部分直徑也不過半米粗細,在被火焰長劍的「劍鋒」擊中的位置,甚至在一半都被烤得明顯變色、似乎已經半熟!

而原本已經卷到了平台上方的觸手前端也像是受到了影響,直接抽搐著掉落在平台的前方,緊接著直往後面縮!

落日之劍!

火系掌控師40級能夠學習的除「隕星火雨」之外另外一種大招技能。

雖然相比之下沒有「隕星火雨」的大範圍和長持續的傷害,但是在華麗程度上卻完全不遜色。而且,攻擊力確實十分不錯!

甚至,似乎由於從天而降的火焰巨劍完全命中三個觸手的情況下,散人掌控師的視野中更是超過意料地閃過了三個傷害提示。

這一個技能,瞬間就將巨型章魚統領的血量打掉了超過七千!

火系掌控師的技能傷害能力,不是吹的!

「嗚!」

對面的主樓中,一個沉悶吃痛的聲音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