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九天劍主 >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背叛?

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背叛?

小說:九天劍主| 作者:火神| 類別:幻想時空

「還不錯!」

白夜不動聲色,咀嚼一番吞下肚後,淡淡說道。

「哈哈,既然合大人的口味,那大人就多吃點吧,可莫要辜負了在下的一片心意啊。」柳從心大笑道。

「不必了!」

白夜淡淡說道:「這龍肉雖然味道不錯,但吃多了,還是會傷身體的。」

這話一落,柳家不少人臉色皆是暗暗一變。

柳從心也愣了一下,旋而笑道:「大人這話是什麼意思?您莫不成是擔心我在這龍肉里下毒嗎?那大人可就多慮了,我柳從心可不是那種恩將仇報的人,是大人給予了我柳家今天,我柳從心就算再不是人,也絕不會想著去害大人啊!!」

「是嗎?」

白夜面色平靜,望著面前的龍肉,淡道:「這龍肉是水木龍的肉吧?」

「大人怎知?」柳從心笑容漸斂。

「我雖沒吃過,但也算是見過。」白夜靜靜道:「這肉沒毒,卻添加了某種調料,這調料與我所喝的酒中之物混合於一起,可就擁有劇毒了!這種毒素,足以封閉我的天魂!柳家主,我白夜雖然魂境不高,但也是在里聖州闖蕩的人,何必把我當傻子對待?」

話音落地,柳家的宴廳瞬間鴉雀無聲。

緊接著

嗖!

一道鋒寒的匕首破空而來,直接刺在了白夜的背部。

一看,赫然是柳媛月。

她手握著匕首,垂著腦袋狠狠刺來。

但她顯然是不知白夜肉身之強悍,匕首襲來,竟是未能刺穿白夜的皮肉,反倒是匕刃因為過度用力而折斷了。

清脆的響聲在宴廳內來回蕩漾。

柳媛月愣了。

下一秒,所有柳家的人全部從席間起身。

外面也嘩啦啦的衝來大量柳家強者,將這兒堵了個嚴嚴實實!

白夜默默的注視著斷刃,視線上移,看著神情獃滯的柳媛月,眼裡儘是失望。

那是深深的無奈與失望。

柳媛月瞧見白夜這樣的眼神,微微一顫,有些不知所措。

「為何要背叛我?」白夜深吸了口氣,平靜的詢問柳媛月。

「大哥,對不起」柳媛月收起匕首,後退了兩步,低聲道:「我這也是為了家族!」

「為了家族?」

「當然。」柳從心打算柳媛月的話,徑直起身,臉上依然保持著笑容,但卻不再是之前那種熱忱的笑,取而代之的是陣陣冷笑。

「我柳從心的女兒,從來都是識大體的,白夜,你雖然知道你身上中了劇毒,天魂被封,那你也應該明白你已經沒有了反抗的能力,今日你已是插翅難飛了。」

「為何要除我?」白夜平靜的望著他。

「為何?」柳從心眯了眯眼,獰笑道:「你手中握有大量家族的金陽令,我若殺了你,毀掉那些金陽令,黃耀、金天宏他們必死無疑!如此一來,蒼天崖幾乎所有豪強勢族都將分崩離析,而我再乘勢佔據蒼天峰,那麼,我柳家就將成為蒼天崖新的霸主,到時候我再與將軍府平分天下,穩中求勝,蒼天崖,必是我柳從心的!」

說到這,柳從心放聲大笑。

「愚昧!」

白夜搖頭淡道:「霸主勢力都要有霸主級別的人物坐鎮,方能成就,你柳家雖然在蒼天崖有些勢力,但你們拿什麼抗衡將軍府?殺了我,你們就算得到了蒼天峰也無用,今日我死在這,將軍府的人明天就回趕到,柳家不是將軍府的對手,你這無非是自取滅亡!」

「呵呵,你真以為我柳從心害怕將軍府啊?」柳從心倏然聲音壓低了幾分。

白夜聞聲,微微皺眉,倏然間,他像是想到了什麼,凝聲道:「難道說七聖琉璃珠在你柳家?」

「你總算不傻!」

柳從心將手朝腰間一抹,隨後一枚散發著神光的珍珠出現在了他的手心。

那正是七聖琉璃珠!

白夜愣了。

「世人皆知七聖琉璃珠在將軍府內,卻不知這不過是墨桑羊那個白痴嫁禍於將軍府的一個小手段罷了,其目的就是要讓將軍府成為眾矢之的,然而誰都不知道,這無數人夢寐以求的七聖琉璃珠,其實是在我的手裡!」柳從心眯眼道。

看到這裡,白夜已經恍然大悟:「難怪你當初前往將軍府鬧事,底氣是那般的硬朗,憑藉這枚珠子,你何懼將軍府?」

「不然你真以為我是魯莽的莽夫?為了你而去與將軍府硬拼?」柳從心搖頭笑道:「輕易之下,我不會隨便暴露七聖琉璃珠,我之所以要去將軍府討公道,一是要讓世人知道我也是貪圖將軍府那子虛烏有的七聖琉璃珠的,這樣可以讓所有人都下意識的認為我柳家沒有珠子,而這第二,則是希望能夠將你爭取過來,好對付將軍府!」

他拿著珠子,走了下來,在宴廳內踱步:「我原本的計劃是藉助你的手去對付將軍府,雖然你魂境不高,但我看得出來,你不是個簡單的角色,豈料你比我還狠,直接逼迫那些勢族之人臣服於你,打下了蒼天峰!呵呵,白夜,你當真是令我欣喜啊!」

說到這,柳從心的眼裡滿是笑意:「我本來是打算在你打下蒼天峰後直接動手,先殺你,再奪取金陽令控制那些家族,但我沒料到你居然有死龍劍,所以我選擇按兵不動,暫且沉默,畢竟七聖琉璃珠再強,也強不過死龍劍,只是我沒想到,死龍劍居然莫名其妙被封了這樣的話,那可就怪不得我了。我不能再等下去了,否則待你站穩了腳跟,你只會成為第二個墨桑羊,而我們柳家,也只是你的附庸品,所以,我必須要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