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006章 奇怪的新娘

第006章 奇怪的新娘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三天,對向知草來,就是普通的三天。

而對向家那對母女,卻是有些忐忑總怕事情突然有變故。

三天後的清早,姜家派來的幾輛黑色賓利整整齊齊地在門口等候。

向家母女坐進最前面的那輛,而向知草和喬麥則坐在後面跟隨的車裡。

知道向家母女不會邀請自己參加婚禮,所以原本向知草也沒打算參加向茹兒的訂婚典禮。

但是接新娘的喬助理卻特地讓繼母允許她參加。

這位姜家助理對自己這麼熱心,倒也挺讓向知草意外。

而向知草不知道的是,在這件事上,向母也有自己的心思。

向母礙於喬麥的熱情,想到以後不免還需要他在姜家為自己的女兒好話,便也就同意請求。

同時,她提出了一個條件---向知草必須坐在偏僻的位置。

理由是,畢竟是個下人,不好落座其他位置。

車子緩緩行駛時,整條馬路上浩浩蕩蕩地排開車隊。

壯觀的車隊讓路人皆投來好奇羨慕的目光。

坐在后座的向茹兒心中狂喜。

她捂住砰砰直跳的胸口,內心的快樂完全展現在臉上,開心地問向母,

「媽咪,告訴我這是真的!我真的要成為姜家少奶奶了?」

向母拉過向茹兒的手,眼睛裡微微有濕意,接著像是終於解決了一樁心事般釋然道,「真的,真的。」

是的,真的。

她女兒馬上就要成為有錢有勢的姜家少奶奶了。

想到這,向母也抑制不住心裡的激動喜悅。

向家母女看著車窗外倒退的樹影,內心感慨萬分。

只要攀上姜家,她們就跨入富豪行列了。

車上的半個鐘,向家母女在雀躍和興奮中度過。

半個鐘後,一行車隊在悅天大酒店門口停下。

從車上剛走出來的向家母女不由驚嘆眼前的建築。

整個酒店外層都是用特殊高科技材質的玻璃圍住的,高聳入雲,藍天和白雲全都在反襯在玻璃上。

從酒店正面看,完全是栩栩如生的一張生動畫,整個酒店與藍天白雲銜接,很是壯觀。

在驚訝和好奇中,向家母女被酒店接待員領進電梯,然後直接上到婚禮樓層的化妝間。

……

整個婚禮現場低調中透著奢華,每個角落都點綴著鮮花和氣球。

所有賓客入座後,大廳的燈光漸漸暗下來。

一縷光線照進來,大廳門口漸漸打開,眾人嘩然。

新娘穿著一襲潔白的婚紗,只是,讓人覺得有點怪異地是,新娘不是蓋著那種薄薄的依稀能看得清臉的網狀頭紗。

而是戴著稍厚一點的頭紗,只能若隱若現地看到一點點新娘的面容。

相對比新娘,走上司儀台的新郎眉目分明,輪廓剛毅,渾身透著冷意。筆挺的西裝更是襯得身材倨傲挺拔。

不得不,新郎渾然天成的冷貴氣質自然地成了賓客矚目的焦點。

眾多的女賓客中間開始的騷動。

撇開姜家的雄厚財力不,單是這張剛毅的俊臉,就已經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恨不得能夠倒貼。

被向母指定坐在偏僻角落的向知草總覺得新郎那張臉似曾相識,但是又記不清在哪見過。

她看著眼前如飢似渴的女賓客,不由覺得好笑。

耳邊傳來賓客的議論紛紛。

「聽這位向家姐,是姜老夫人欽點的呢!也不知道前世修了什麼福?」

其中一個女賓客酸里酸氣地著,對一身婚紗的新娘投去深深的妒意。

「可不是嘛,看那個新娘子那厚厚的頭紗,估計好看不了哪裡去,不然怎麼此地無銀三百兩呢。」

「還好吧!」人群中有男賓客眯著眼著,「瞧那火辣的身材,臉蛋應該也差不到哪裡去。再,姜家這種大戶的媳婦可能丑嗎?」

湊在一起的賓客們你一句我一句,興緻勃勃。

聽到這些,向知草淡淡笑了一下。

人多的地方是非本就多。

此時,向茹兒踩著十公分的高跟鞋,厚厚的頭紗和拖地的婚裙讓她看不清眼前的路。

作為姜家的媳婦,她要儀態得體地走到司儀台上。

想到這,向茹兒臉上浮起得意地笑容,抬著頭優雅地細步往前邁。

突然,「咔」地一聲,所有賓客視線齊刷刷地循著聲音望去。

安靜的大廳一下子沸騰開來,賓客們有的捂嘴笑,有的幸災樂禍地竊竊私語,還有的表示同情可憐的目光。

「騰」地一下,向茹兒臉上迅速燒紅一片。

賓客們的議論紛紛傳進她的耳朵,窘迫,羞辱感一下子湧上心頭。

「該死的!扶都扶不穩,吃什麼長大的!」

向茹兒惱怒地甩開女伴的手,囂張地破口罵道。

但下一秒,向茹兒立刻回過神來,這可是她的訂婚典禮!

她訕訕地捂住嘴,有些忐忑不安。

本想給所有人一個好印象,可是…貌似事與願違。

整個大堂一下子安靜下來,溫度好像驟然下降了幾度。

「對…對不起」旁邊的女伴顯然沒想過新娘會這麼講話,心翼翼略帶害怕地道歉。

這可是未來姜家少奶奶,她可得罪不起!

原來,走到一半的時候,向茹兒沒注意到裙擺恰巧被自己的高跟鞋踩住,整個人差點摔在地上。

幸虧旁邊一直跟隨的女伴眼疾手快,立刻扶住她。

姜磊揚了揚眉,這就是母親看中的兒媳婦!

無所謂,這門婚事也只是應他的母親意願而結的。

他的感情,四年前就已經冷滯了。

他倨傲地掃了一眼整個大廳,視線停留在角落裡有幾分熟悉感的倩影上,接著,微微蹙眉。

那張白皙臉上的烏黑漆眸有某些複雜的情緒,她凝望著新娘,眼底有微微擔憂。

而沒注意到自己的一舉一動,都盡收司儀台上站著的那個男人眼裡。

女兒的言談舉止,讓向母也有點窘迫,額頭不由覆上薄薄一層冷汗。

她趕快上前扶住向茹兒,並用手肘示意向茹兒冷靜。

這女兒,發脾氣都不分場合,都怪自己平常對她太嬌縱了。

氣氛異常尷尬。

台上司儀乾咳一聲,打圓場地把賓客注意力吸引過去。

此時,在主桌上的薑母神色不悅,她隱隱覺得事情有點不對。

正仔細揣摩的時候,有個管家模樣的人匆匆走進來,彎腰附耳在她的身邊聲了幾句。

聽完後,薑母臉上鐵青。

剛才她就覺得很奇怪,一個人怎麼可能幾天之內就性格大變呢?

原來,是這樣!

看來她勢必把事情給扭正過來。

她要的兒媳婦,可不是這種貨色!接著,吩咐管家把喬麥叫到了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