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007章 給多五百萬

第007章 給多五百萬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悅天酒店vip房

一身華貴套裝的女人坐在沙發上,纖細潤白的左手摩挲著右手指間的戒指。20466860245610582506511269126928550015991590960960966061056090255205

女人大概四十多歲的樣子,但是皮膚白皙,保養得當,看起來仍風韻猶存,不難想像,年輕的時候應該是怎樣一個美人!

雖然女人臉上沒有任何情緒,但散發出來的那股氣勢卻和她的兒子一模一樣。

不需要任何言語,只需靜靜地看著對手,就足以讓人心生懼意儼然一個女強人的氣質。

此時,房間里安靜得只能聽見呼吸聲和心跳聲。

喬麥恭敬地站在薑母沙發左側,而向家母女獃獃站在沙發對面。

前幾秒,喬麥被告知,新娘搞錯了!

把他嚇得嘴巴都快掉下來了。

平常他是不羈慣了,可他喬麥可從來沒做過這麼烏龍的事!

接著訂婚典禮突然被暫停,而向家母女被叫進酒店vip房,於是就有了眼前這一幕。

向母心裡詫異萬分,但表面依舊是一副冷靜的模樣。

她等著薑母先開口,因為她們不知道薑母究竟知道多少。

而向茹兒雙手則緊張地抓著紗裙,緋紅的臉上滿滿地心虛。

薑母輕輕皺眉,視線在向茹兒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

接著,高貴地抬起下巴,臉色陰沉下來,語氣驟然變冷,

「我要的媳婦,可不是她!我已經弄清楚,你們家還有個女兒,叫做向知草。」

聞言,向母愕然一頓,輕吸一口氣,心裡感嘆還是沒瞞過去。

她雙手疊放在胸前,抬頭擠出笑意,輕言輕語道,

「親家,我們家的確還有個女兒,您只娶向家女兒,可沒清是哪個。」

聽到身份被拆穿,向茹兒皺眉。

她內心頗為不滿,憑什麼?什麼都是向知草,她有什麼比自己好!

雖然一胸腔充滿恨意,但她的眼睛始終不敢看薑母,索性低著頭執拗道,

「姜阿姨,我也是向家女兒,我可以做得比向知草好的,您就讓我嫁進來吧!」

接著,她頓了頓,又繼續道,

「您看,我長得比她漂亮,聲音比她好聽,性格比她乖巧,我肯定是個好兒媳,而且姜少爺肯定會喜歡我的!」

「我不喜歡你!」薑母一拉臉,鼻子里冷哼一聲,

「給你們的好處我隨時可以收回」

言下之意是,你們向家欠的五百萬可是要靠姜家來還的。

沒想到薑母會得這麼直接,向茹兒氣急敗壞,臉色一陣紅一陣白。

於是,她拉扯著旁邊的向母求助,聲嘟囔,「媽…」

向母自然知道自己的女兒什麼意思,她心裡也窩著一團火。

但是,她得冷靜地弄清狀況才能做出反應,不然,一步錯,滿盤皆輸,到時可就一點好處都撈不到。

不管怎樣,這債目前也只有姜家能幫她們還。

自己的丈夫欠下巨債,下落不明,根本指望不上。

而薑母現在都已經對茹兒有偏見了。

退一萬步,即使茹兒嫁入姜家,也撈不著什麼好處。

這樣想著,她清楚明白自己的親生女兒要嫁進姜家是無望了。

那她何不來個順水人情?

想到這,她安撫地拍拍向茹兒的手背,緊接著臉上現出諂媚的笑容,向薑母道,

「哎呦,親家母啊,您笑了。兩個都是我的女兒嘛!

您要娶我們知草,只要一聲就可以了。不過,」

向母故意頓了頓,眼珠子一轉,似有深意地,「她願不願意嫁,我們可就不知道了。」

經眼前的女人一提醒,薑母眉心微皺。

是的,她只想要向知草當自己的兒媳,卻沒想過向知草可能不願意。

不過,向來做事,她只要結果,不問過程,過程從來就不是她需要考慮的事情。

於是,薑母唇角浮上一抹淡淡的笑意,眼神犀利,

「只要你們讓向知草成為我的兒媳,除了約定的聘禮,姜家多給你們五百萬!」

一聽到五百萬,向母兩眼放光。

這幾年來,向家家道中落,傭人都請不起了。

自己的丈夫又不爭氣,更是雪上加霜。

這對現在的向家來,可是一筆大數目!

可是,一想到向知草,她眉頭蹙了蹙那死丫頭一向都和她不合!

即使是姜家有錢有勢,那死丫頭也不一定會乖乖嫁。

要怎樣,她才能讓向知草嫁進姜家?

不管怎樣,她要想辦法得到那五百萬。

那可是五百萬!有了這筆錢,她和茹兒的生活可就無憂了。

先答應下來再,這種好事可不是想有就有的。

至於怎樣讓那死丫頭答應,回去在慢慢考慮。

想清楚後,她爽快地答應,「親家,那咱可就定了。」

……

酒店訂婚大廳

賓客們依舊興緻勃勃地議論剛才那一幕,而婚禮的男主角早就不見蹤影。

原來,喬麥一出vip房就細細稟明姜磊了。而姜磊聽後並沒有太大反應,只是瞳孔冰冷。

對他來,向家姐是哪位並不重要。

婚姻對他而言,並沒有太大意義。

「接下來的事你們處理。」

姜磊面無表情,生硬冰冷地吩咐後,大步流星地離開訂婚現場。

經過向知草旁邊的時候,瞳孔慢慢放大,他的眼神似有似無地停留了一下。

在一側候著的的喬麥卻注意到了他家少爺這個微奇異的眼神,嘴角不禁揚起一抹笑意。

現在喬麥已經知道向知草不是「保姆」,而是姜夫人看中的兒媳婦。

別提有多開心,而原因他也不懂,大概是他隱隱覺得向知草更適合少爺。

沒想到向家母女為了和姜家結親,竟可以撒謊!想到這,他不由同情角落裡那個容貌清秀的女孩。

對於姜夫人非向知草當兒媳不可的舉動,他倒是很驚訝。

不,應該不只是他,恐怕所有人,包括他的少爺,都不明白一向挑剔的姜夫人為何如此堅持媳婦人選。

邊想著,喬麥邊盯著那個自顧自喝飲料,也不和旁邊女賓客多言的女孩。

從,他就跟著少爺一起長大。

雖然自己的父親是少爺的司機,少爺對自己卻少有架子。

少爺從就沉默寡言,自己也很少見少爺笑過。

在他記憶里,少爺為數不多微笑是源於她,但她,卻傷害了少爺!

想到這裡,喬麥臉上的笑意淡去,不知道她還會不會回來找少爺?

此時,向知草正皺著眉,絲毫沒有留意到緊盯著她的那束眼神。

坐在向知草旁邊的一個濃妝艷抹的女賓客暗喜道,

「這訂婚典禮都能暫停,看來姜家也不重視這個媳婦嘛。」

接著,旁邊八卦的同伴立馬附和道,

「是啊,那可不是!這媳婦當不當得成還不知道呢。我看八成,就吹了」

完,輕輕嗤笑起來。

女賓客們議論紛紛,向知草眉頭之間不禁皺得更緊。

「麻煩各位安靜。」司儀台上的喬麥雖然沒有新郎姜磊那麼璀璨奪目,但是沉穩中略帶不羈的氣場還是很討女賓客喜歡的。

他一開口,所有人立刻安靜下來。

清亮的嗓音響在大廳,「非常抱歉,由於向家姐身子不舒服,所以剛才暫停了典禮。現在,正式宣布訂婚典禮完成,謝謝各位賓客光臨。請各位開懷暢飲。」

賓客們心裡各懷揣測,但是礙於姜家是大戶,也不敢像先前主人不在宴席上時那樣放肆地議論。

那些一臉妒意的女賓客們聽完,有些人冷笑,有些人臉色鐵青,有些人失落,有些人氣得跺腳,各個反應不一。

這訂婚典禮雖然沒有完整流暢地走完整個流程,但是也絲毫不是她們預想的那樣,典禮暫停的原因並非婚事有變。

看著這些女賓客有趣的反應,向知草心裡輕笑,不由搖頭。

個個都想嫁入豪門,這姜家媳婦,真有那麼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