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012章 出洋相

第012章 出洋相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冷靜,冷靜。」

向知草狂壓抑住心裡的不安,不停地告訴自己。

可是她就是忍不住緊張。

心臟撲通撲通跳個不停,手心不斷冒冷汗,一抹紅色在臉頰快速暈染開來。

門「哐」一聲,被打開了,一個男人走了進來。

男人身上只穿了件襯衣,西服已經放在左手手肘上,臉上一如往常的面無表情。

轉身關門的時候,好像感覺到了房間還有一個人的存在,男人輕輕側轉回頭來。

四目相對的瞬間,向知草還是維持原來驚愕的表情,肌膚美得像剛開的櫻花,眼珠烏黑清澈,黑髮有絲綢般的光澤。

身上的魚尾婚紗拖著地,夕陽從她的背後照了進來。

於是,整個人身上籠罩了一層細細柔柔的光芒。

恍若跌進凡間受驚的天使。

男人眼底閃過一片綠色的光芒。

似乎在看她,又似乎沒在看她,恍若中的朦朧感讓向知草覺得眼前的男人無法捉摸。

她不由怔了怔。

一定是她的錯覺。

向知草暗暗攥緊雙手,眼前的男人明明就是一副冰山臉,綠眸透明得有些淡漠,絲毫沒有一絲波瀾的情緒。

幾秒之後,姜磊移開視線,瞥了一眼床上的衣服,不由挑眉。

向知草循著他的視線望去,心跳更快了,伸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抓起衣服,窘迫地藏在自己身後。

無語,竟被眼前這個陌生男人看到了自己的小內內。

「你去洗澡吧。」

看到她這個動作,男人以一副不感興趣地眼神打量她,淡淡地開口。

那你還站在這裡!

向知草心裡暗自說道,不由咬住唇瓣,抬眸疑惑地看了看男人。

難道他要留在房間里?那她怎麼洗澡?

氣氛尷尬了幾秒,男人好像沒有離去的意思。

雖然眼前是她的老公,可是對她而言,還是個陌生人。

哪裡是那麼容易就習慣的。

「那你出去先」

向知草終於忍不住了,深呼吸後低聲地對那個冰冷的男人說道。

耳膜震動,傳來的音調音色讓他為之一震。

是這個聲音?!

姜磊淡淡瞟了一眼向知草,冰冷的瞳孔透出一絲疑意。

只見她眨巴著一雙哀怨的眼神,不知是熱或是其他,臉蛋急得緋紅。

接著,他微微斂了斂神色,轉身就走。

離開的時候他轉過頭,語氣不容拒絕,「我在書房等你。六點一起過去燕苑」

門被姜磊順手帶上後,向知草趕緊上前再次將門上的開關鎖住。

接著,她失神地坐在床沿邊,伸手摸了摸滾燙的臉頰。

同時自言自語道,怎麼每次和這個男人見面都這麼尷尬!

下一秒,她立刻拿起衣服衝到洗浴室。

她可不想再慢上幾分鐘,免得那個冰冷的男人又跑進來。

十幾分鐘後,向知草用毛巾搓著頭髮從浴室走出來,感覺整個人頓時清爽了很多。

眼角瞥到床頭柜上有個吹風機,於是放下毛巾拿起柜上的吹風機吹乾頭髮。

一整天忙碌下來,唯獨現在才有一點點自己的空間,她覺得連用吹風機吹著頭髮都是愜意的。

她反覆撥弄頭髮,很快就吹乾了頭髮。

吹風筒吹出來的微熱空氣加深了她的困意。

感覺眼皮不停地打架,向知草不由打了個哈欠。

接著,她放下吹風機,伸手摸了摸自己坐著的柔軟的床墊,舒適的感覺讓她忍不住躺了上去。

很快,深深的倦意襲來。

「咚咚咚」

向知草半夢半醒之間,隱約覺得好像有人在敲門。

她下意識地不悅悶哼了聲,拉起被子翻了個身繼續睡覺。

敲了幾遍,門裡的人兒沒有任何反應,姜磊不禁眉心微皺。

一股躁意讓他開始不耐煩,他堂堂一個總裁,從來就不需要等待別人開門。

不管在哪,從來都是別人在門外恭敬地等候。

於是,他拿出備用鑰匙,直接開門進去。

大步踏入房間後,他淡漠地環視一周,最後發現床上有一塊微微凸起。

於是,他走上前去,不悅地掀開被子。

下一秒,他呵斥的話還沒說出口,床上的人兒快速翻了個身,轉正臉過來,繼續安然地睡覺。

他第一次這麼近距離地端詳著他床上的「新婚妻子」。

只見閃著光澤的烏黑直發散開在白色的床單上,床上的人兒緊閉著眼。

黑黑長長的睫毛如同蝴蝶扇動的羽翼,睫毛垂下的陰影覆在白皙的皮膚上。

臉蛋紅撲撲地像個小孩,白皙粉嫩的皮膚上散落著幾縷髮絲。

只不過,煞風景的是,粉嫩的唇角還流著口水,淌在白色枕頭上。

他移開視線,接著伸出冰冷的手,輕輕拍了拍她的臉頰。

「唔…」冰冷的涼意讓被向知草不悅地發出聲音。

看著床上耍賴的人兒,姜磊驀地瞳孔緊縮,下巴僵硬緊繃。

沉默了幾秒,他沉聲說道,「起床。」

低沉的男音讓朦朧中的向知草一下子驚醒過來。

聽到聲音的她霍地睜開眼睛,果然,眼前出現一張冰冷的俊臉。

濃黑的眉毛,剛毅流暢地下巴線條,幽綠的冷眸,湊在一張完全沒有表情的臉上。

這一嚇,讓她差點尖叫出聲。

她雙手緊抓住被單,身體不自覺地往後仰,下意識地在儘力地遠離那張冰臉。

下一秒,她趕快捂住了嘴巴,這可不是她的地盤!

尖叫對她可沒好處。

況且,她在他的床上睡著了,捂嘴的時候她感覺手上濕濕的,她就猜到自己一定是流口水了。

對於「妻子」的反應,姜磊先是眼神古怪地看著她。

大意是,他有那麼讓人嫌惡嗎?

而後,他微微眯起眼睛,臉看起來很臭,下巴線條綳得緊緊的。

一時間,兩人就這麼靜靜地對視著。

空氣彷彿也沉寂了下來。

向知草不由乾咳了幾下。

他該不會是生氣了吧?她覺得自己並沒有什麼惹到他的。

除了——她在他床上流口水

於是,她心虛地低下頭,揉揉眼睛,又撥了撥散落在臉上的頭髮,故作平靜地說,

「是不是吃飯時間到了?我這就可以走了!」

姜磊依舊面無表情環著雙臂,站在床前面,定定的眸子沒有一點波動。

向知草見對方對自己的話一點反應都沒有,馬上掀開被子,跳下床,光腳站在地上。

彷彿是為了證明她真的已經隨時準備好了。

姜磊冷冷地斜瞅她完成一系列動作,依舊一句話也沒說,過了幾秒,轉身離開,只給她留下一個倨傲的身影。

光著腳的向知草趕快穿上高跟鞋,一步步緊跟上去。

對這裡的別墅不熟悉,她又不知道哪一棟叫燕苑。

她可不想出洋相,在「新家」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