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013章 真是冰塊臉

第013章 真是冰塊臉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一路上,兩個人影在青草坪旁晃動,只不過前面的人影徐徐地邁步,後面的人影略顯狼狽地趕路。5495465595595555294554555455585515454555952945455955

前面的男人一直往前走,絲毫沒有轉頭看一眼背後的打算。

「腿長了不起啊!」

向知草看著前面跨著長腿,走一步相當於她走兩步的男人,不滿地嘟囔。

幾分鐘後,夜色漸漸暗下來。

緊跟前面的男人,「燕苑」兩個大字落進向知草的眼裡。

下午吳媽領她走過這條路,所以她知道一轉彎就是燕苑別墅門口,於是故意放慢腳步,晃著腦袋瞄了瞄幾眼眼前的別墅。

和雲苑看起來沒有很大區別,不過多了個大花園。

耳邊響起一陣陣牛蛙的叫聲,為這漸暗的夜色添了一抹夏天特有的生氣。

向知草突然覺得清晰的牛蛙叫聲不算吵,特別是這種住人少得可憐的別墅。

「少奶奶,往這邊走!」有點滄桑的聲音傳來,向知草立刻回頭。

別墅門口站著的是向知草下午見過的一個男管家。

雖然眼前的男管家頭上髮絲微白,但是炯炯有神的眼睛和俊挺的五官仍有年輕時帥氣的影子。

向知草對眼前的男人露出燦爛的笑容,也客氣地回道,

「恩恩,好的。謝謝大叔。我們一起進去吧。」

除了她那位老公,向知草覺得姜家上下還蠻溫馨的,至少每個人都看起來和和氣氣。

中年男人聽完眼前少奶奶的話後不禁詫異,心裡暗忖,看來夫人的眼光挺特別的!

這個新來的少奶奶完全不像他見過的其他千金姐,一點都沒有驕橫傲慢的氣息。

梨渦淺笑,是個溫暖的女孩。

也許,對他們少爺來,也會是特別的!

中年男人略帶深意的眼神一閃而過,接著,對眼前年輕的女孩開口道,「少奶奶,您不用客氣。叫我老喬就可以了。」

向知草看眼前男人恭敬的樣子,覺得這個男人的年齡和自己的爸爸差不多,老喬這兩個字她有點不出口,於是擺擺手,

「嘿嘿,我還是叫您喬叔吧!」

聽到向知草那麼堅決的語氣,中年男人也便不再堅持,笑著回應,「那好吧,少奶奶,我帶您去客廳。」

「好的,謝謝喬叔」

向知草淺淺微笑,跟著老喬進屋。

此時,她心裡有點忐忑,來到一個陌生的環境,接下來還要面對兩個陌生人,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

而且,她很少接觸上流社會的人,也不知道怎麼和他們相處才合適。

雖然自己以前和盧少輝交往過,但是約會的場所也都是在校園比較多。

做幾分兼職的她沒太多時間花前月下,即使盧少輝邀請她參加名流宴會她也是一向拒絕的。

想到這,她不禁開始局促不安,手指不自覺彎曲,最後微微揣緊拳頭。

一進門,向知草發現裡面的裝修和雲苑差不多,風格都是以簡約時尚為主。

不過,不一樣的是牆壁以米色為主,而且擺放的植物比較多,花花草草一下子烘托出的溫馨感不同於雲苑的乾脆利落。

喬叔領著她上了二樓,二樓的設計就完全不一樣了。

先是白色柱子蜿蜒的長廊,然後是諾大的客廳。

吳媽早早就在客廳門口等候了,一見向知草那張白皙的臉,就趕緊走上前,

「少奶奶,你可來了!少爺和夫人已經在偏廳等候了。我帶您過去!」

聽吳媽催促的話語,向知草趕忙應好,並且快步跟上吳媽。

都怪她「老公」,完全不體諒她這雙短腿,走路走那麼快。

一點都不會憐香惜玉!雖然,她知道自己也並不是什麼玉。

現在好了,變成她慢吞吞了,等下婆婆不會因為這個而對她印象不好吧?

「知草,來,坐這邊!」正當向知草心裡暗自埋怨時,一個親切的女聲響起。

向知草抬眸,一個和藹的笑容落入她的眼裡,下意識地立刻回答,「好的,婆婆。」

接著,站在一旁的喬叔為她拉開椅子。

向知草點頭笑了笑,便坐了下來。

她微微側過頭,偷偷瞄了一眼薑母的神色,剛好對上薑母那笑意盎然的眼神。

索性,她就大大方方地抬頭看向薑母,也回應一笑。

想來,她剛才的擔心是多慮的!

薑母看向知草雖然眼神四處張望,但甭直了脊背,正經地坐著,便知道她有點緊張。

於是,薑母開口緩解道,

「和姜磊一樣,都叫媽!不要叫婆婆。媽可比婆婆這兩個字親切多了!」

聽到這個話,向知草這才開始注意右手邊的姜磊。

只見他冷冷地注視著自己,依舊是面無表情的冰塊臉,除了一雙綠眸若有所思。

向知草覺得距他一尺以內的空氣都凍僵了。

不由低嘆,她都嫁了一個什麼樣的老公啊!想到這,她就沮喪。

這時,一股香味傳來,向知草立刻恢復了精神。

要知道,今天一整天下來她可都沒怎麼吃飯,這時肚皮早就癟了。

於是,她收回張望的視線,注意力轉移到飯桌上。

這是一張三米寬的方桌,方桌上墊著白色柔軟的方布。

天花板上的吊燈的暖白光線照在白色瓷器和光亮的銀色餐具上,更顯豪華乾淨。

只是瓷碟上的食物……

向知草覺得不大滿意。

「知草,是牛扒不好吃嗎?」

薑母見這個兒媳看著牛扒痴痴發獃的樣子,覺得好笑,於是細心詢問。

聽到薑母開口,向知草趕快回神,連忙回到,「不是,不是!很好吃呢,我最喜歡吃牛扒了!」

婆婆開口,她哪敢不好吃!

她並不是不喜歡牛扒,只是這牛扒的分量……也太少了吧!

有錢人都吃這麼少的嗎?看來,她晚上得餓肚子了。

想著,向知草不由摸摸自己可憐的肚子。

一陣餓意讓向知草不想思考了,於是,她拿起刀叉,在牛扒中間狠狠切下去。

對,是狠狠!

哐當一聲,刀子切在瓷盤上的聲音吸引了旁邊那兩位安靜吃飯的人的注意力。

感受到旁邊兩位齊刷刷的視線,向知草抬頭尷尬地笑笑。

平常她很少吃西餐,偶爾幾次去吃,也是盧少輝切好了牛扒再給她吃的。

所以,用刀叉時怎麼正確用力,她還真不大懂。

「兒子啊,除了孝敬老媽,也要好好疼愛媳婦呢,來,表現一下!」

薑母笑盈盈地著,便向站在一旁的吳媽使眼色。

吳媽在姜家服侍了薑母這麼久,自是知道薑母是什麼意思。

於是,吳媽走上前,對手拿刀叉的向知草細聲道,「少奶奶,我端過去給少爺。」

向知草一愣一愣的,對薑母和吳媽的話沒有意味過來,乖乖地點點頭。

反正,點頭總不會錯!

姜磊淡淡地一瞥向知草,靜默幾秒,然後拿起刀叉熟練地切起來。

她這才反應過來,原來,婆婆是讓姜磊幫她切牛扒。

這麼細心的事情,應該是男友做的!

姜磊對自己來,還只是個陌生人。

看著姜磊優雅的切姿,向知草感覺臉上一股熱意。

於是,這頓飯,向知草吃得並不自在。

她沒想到,更不自在的還在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