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017章 不怕碰釘子嗎?

第017章 不怕碰釘子嗎?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又回到這個她生活了二十年的地方,

向知草搖下後車座的車窗,盯著眼前這個略顯陳舊的小區,心裡百感交集。

這畢竟是她長大的地方,

以後恐怕她是沒機會再回來了。

因為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繼母就有理由不讓自己再回去的。

車內的男人順著向知草搖下的車窗不經意地望了一眼。

整個小區外牆的白色牆壁上已經泛著灰色,

下過雨後的地面雖然乾淨整潔,但是地面依舊是那種粗糙的水泥柏油路,

不像一般的小區都是綠化帶。

整個小區大門中間赫然幾個大字,「逸仙豪府」。

如果說這算是豪宅,那也只能是勉強在二十年前還稱得上「豪宅」。

偶然有幾輛豪車停在小區門口,便會引來出出進進的住戶一陣陣熾熱的目光,

和一群不明真相的圍觀人。

這不,小區門口一個看起來五六十歲的保安一看停下的車,便滿臉殷勤地堆笑,快速地打開圍欄。

雖然叫不出這車是什麼品牌,

不過,單看眼前豪華轎車的線條材質,保安便知道裡面坐車的人非富即貴。

向知草第一次見到門口的保安這麼主動,平常都是板著一張臉的,

可以說,她從來沒見過眼前的保安老伯有笑容。

一想到這裡,向知草臉上浮起淺淺的笑意。

這有錢人的待遇,還真是到哪都不一樣啊。

她覺得,現在她開始有點理解繼母和妹妹的一些做法了。

不過,以她的觀念來說,她始終認為世界上人人都是平等的。

沒有誰是能因為金錢權勢地位就可以傲視一切,

特別是不顧別人的感受和自尊。

所以,她交朋友也從不會看對方的身份貴賤而考慮是否結交,

只看對方品行和投契程度。

這一點,她妹妹向茹兒恰好和她正正相反。

也許是因為從小,繼母就對向茹兒身傳言教,所以向茹兒結交的都是一些名門貴族。

只是,這些名門貴族的千金貌似並沒有真正把向茹兒當朋友。

而只是當做自己多了一個小跟班。

這一點,可能向茹兒自己也清楚,只是她不願承認。

有了那些朋友,向茹兒更是多了一種自以為是的優越感。

姜磊側頭看了一眼向知草,那小臉上的笑意讓他有點疑惑。

腦海閃過喬麥喋喋不休的八卦。

向家的大致情況他知道一些,眼前的女人回個向家也不至於需要這麼高興。

於是,他以一副無趣的口吻淡淡問道,「笑什麼?」

向知草沒想到這個冰塊臉也有好奇的時候,

但又覺得沒必要回答。

所以,瞅一眼旁邊的男人後仍是不說話,臉上的笑意繼續浮著。

沒得到回應的俊臉轉而凝視眼前的小區,冷眸里沒有一絲波瀾。

車子緩緩駛進小區裡面,接著,老喬把車停靠在一棵綠芒樹下的停車位上。

車停穩後,向知草立刻打開車門,一下子跳出了車。

車裡的空間實在是太小了,來的路上她一句話都沒對姜磊說,

感覺空氣都凍結了,她得趕緊出來透透氣。

不過,下一秒她就發現,小區里的人民群眾八卦的眼神開始圍著她們轉。

車上的男人修長的雙腿剛跨出來,便引來樓上左鄰右舍探出頭來。

有些是艷羨的眼神,有些是好奇的窺探。

這時,不知道誰說了句,

「這麼優秀的男人,身邊竟然是那麼個不起眼的女人。」

音量不大不小剛好傳到姜磊的耳朵里。

於是,他抬頭,幽深的綠眸看向那個聲音的方向,眼底閃過一絲凜然的寒意。

所有人立刻不寒而慄!

眾人馬上如海水般退散,不敢探出頭來。

咦?怎麼都把頭縮回去了?

向知草正疑惑,忽然聽到尖銳的驚呼聲從身後傳來:

「呀,你們怎麼那麼早就回來了?」

向知草轉頭看見情緒激動的向母,直接越過她,衝到姜磊前面,張開雙臂要迎接他。

只是..

不怕碰釘子嗎?!

向知草看著這一幕,不由自主地閉上雙眼,

因為即使閉著眼,她也可以想像到繼母尷尬地愣著張開雙臂的樣子以及姜磊冷冷退開一言不發的場景。

片刻後,沒聽到耳邊有聲響,向知草才慢慢張開眼睛。

果然,這時向母靜靜地站在一邊,放下手臂尷尬地低著頭笑著。

看來,她一點都不了解「女婿」的性格,這回可就領略了。

向知草看著眼前尷尬的一幕,便說明來意,

「阿姨,我回來收拾一下東西。」

說話間,妹妹向茹兒也從樓上下來,看見姜磊,立即嬌羞地閃到向母旁邊,

依偎著向母的手臂,但說出的話卻是對著姜磊說的,「姐夫,你來了!」

姜磊冷眸微眯,好像沒有聽到有人講話般,轉過頭旁若無人地對向知草淡淡說道,

「不是收拾東西嗎?」

「嗯嗯,我們上去吧?」

向知草對著繼母和妹妹和氣地開口。

向知草雖然知道姜磊很冷酷,可是沒想過他對所有人都這麼冷淡。

不,不單單是冷淡,而是不留情面!

看著繼母和妹妹碰釘子的模樣,她心裡並沒有幸災樂禍,反而有些不忍。

於是,這才開口找她們講話,暗裡解圍。

接著,一行人在怪異氣氛中上了樓。

向母一步一步跟在姜磊和向知草後面走,剛開始的熱情被冷冷澆滅。

只怪她沒弄清這主是什麼脾氣!

不過,很快不到幾秒就恢復了原先的狀態,她用手背擦了擦額頭,正了正神色。

她有計劃還沒實施!

這點冷淡算什麼!

她不是沒遇到過,這種事情遇到多了,也便不覺得怎麼樣了。

於是,她快步上前,走到一行人最前面,笑嘻嘻地熱情引路,

「來,女婿啊,往這邊走,小心台階啊」

而跟在最後面的向茹兒則真是被打擊到了。

想她向茹兒哪點比不上向知草,憑什麼她就當上了姜家少奶奶?

還有個這麼英俊帥氣多金的老公!

這一切,明明就是屬於她的!

想著,心裡湧上的恨意讓她暗暗咬咬牙。

這住七八層樓的,連個電梯都沒有。

姜磊沉著臉,抬頭看了一眼前面一直往前走,絲毫沒有什麼一點不悅的向知草。

奇怪的女人!

又想起喬麥在他面前絮絮叨叨——她的繼母和妹妹對她並不好。

但是這個女人對她們卻沒有表現出半點反感。

幾分鐘後,一行人在向母的熱情招呼下到了家門口。

一打開門,廳里已經擺了滿滿一桌水果。

向知草失笑,她早上才說著要迴向家呢,轉眼繼母已經開始準備迎接她們。

哦,不,「她們」應該改成「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