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036章 陪我出席宴會

第036章 陪我出席宴會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向知草就這麼獃獃地站在浴室門口,

而裡面的男人就自顧自地繼續檢查自己的臉m

片刻過後,男人轉過頭,眸光一暗,語氣涼涼地問道,

「昨晚,你真的起來打蚊子了?」

暈,向知草怎麼也沒想到這個男人開口會問這個。

鎮定!鎮定!

向知草使勁掐自己的手指,接下來是死是活就全靠自己的反應了!

下一秒,向知草一張臉沉靜無比,美麗的眸子微微眯起,眼神無比清澈,

「是啊,你不知道,蚊子好大個哦,我的手上都被叮了幾個包。」

接著,向知草還故意擼了擼自己的衣袖,示意給離自己三步遠的姜磊看。

雖然,她清楚地知道,哪有什麼包呀!

姜磊淡淡一勾唇,眸子似冰河的寒冰,帶著刺骨的涼意盯著一本正經的女人,

「你肯定?」

薄唇輕啟,吐出的話凍得向知草覺得季節一下子由夏天跳躍到了冬天。

向知草瞪大眼睛,瞳孔微微有漣漪,身子微微動了一下,

這男人,是在試探自己嗎?

一時間,她覺得全身僵硬不能動彈。

死就死,豁出去了!

「是啊,非常肯定,蚊子咬了我一口,我拍了蚊子一巴掌。」

向知草閉著眼睛脫口而出,一副視死如歸的烈士豪情。

安靜了幾秒,

正當向知草剛以為沒下的時候,姜磊清冽沉冷的嗓音,在她耳後聲響起,

「那你最好一巴掌拍死蚊子,不然……。」

「我,我。」

聽到這,向知草打斷了姜磊的話,

直覺告訴她,這男人「不然」兩個字後面絕對沒什麼好話。

向知草瞠大眼睛,一張俊臉就在自己的眼前像放電影一樣倏地放大。

這張臉,真的帥得……

一塌糊塗!

下一秒,向知草想噴血,近看她才發現,男人左臉上赫然五個紅點。

不過,她也鬆了一口氣,還好手指印不重,所以看起來只是微微的五個紅塊,看起來還真有點像被蚊子咬的紅點點。

還好,自己下手不重!

於是,向知草臉上凝固的憂慮陡然鬆開了,歡快地眨了眨眼眸,

諂媚地一臉笑容,

「我,下次我一定會拍死蚊子,絕對不讓它咬你的臉。」

姜磊直起原本俯著話的身體,輕飄飄地看了她一眼,並沒有怎麼理會她,只是單手插在褲兜里。

這時,有電話震動,「嗡嗡」地響了起來。

不用猜也知道是男人的手機,

因為自和盧少輝分手之後,幾乎沒人會打電話給向知草。

除了雲莧,而雲莧撥來的電話鈴聲,也被向知草標示了一個特別的雲莧專屬的鈴聲。

「那個……你電話響了。」

向知草指了指男人放在洗手盆上的電話,提醒對面冷冷佇立的身影。

「少爺,今天不來公司了嗎?今晚有一個重要的宴會。」

姜磊開的是免提,所以向知草能清楚地聽見,電話那頭傳來的男音。

聽到這個清亮的男音,向知草猜測,這個聲音應該是喬麥。

「就為了告訴我這件事?什麼時間地點?」

姜磊懶懶地靠在浴室玻璃門上,聲音冰冷,斜睨著向知草。

電話那頭的男人,原來的聲音聽起來有點急切,

不過,大概是聽到了姜磊聲音里的寒意,也便不再多,只是恭謹地陳述,

「少爺,晚上八點在國交酒店。」

姜磊臉上閃過一絲趣意,

他最喜歡在商場上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競爭所帶來的快感。

要他什麼時候覺得在商場掠奪競爭是他的唯一樂趣,是從四年前自「她」走後。

向知草在旁邊一直觀察他的動靜,見他掛了電話,臉上的神色也很奇怪,

於是,便抿了抿唇,靜靜站在一邊。

對面的姜磊看著她,語氣緩慢而認真,

「今晚陪我出席宴會。」

一聽到要出席宴會,向知草心裡便開始打鼓。

她一向不喜歡參加這種活動,以前就一直拒絕盧少輝。

名流貴族的活動實在不適合她這種老百姓,就像上次貴媛會,那一百萬讓她心疼了幾天。

於是,向知草一臉躊躇,絲毫沒有答應的意思。

東想西想著找借口,

「那個……我可以不去嗎?」

一想到那種場合,向知草就覺得全身拘束不自在。

雖然她已經成為姜家媳婦了,可是她畢竟不是什麼貴族出身,心裡也難免對上流社會的活動有些膽怯。

他當然看得出她的窘迫,不過仍舊淡淡地不容分手地語氣,

「宴會要求必須帶配偶。除非,你不是姜家媳婦。」

向知草心裡無語,在巴士事件後,

她還以為男人性格有改變,誰知道,完全是自己想多了。

看來剛才的拒絕沒用,只有硬著頭皮繼續開口。

「那個……我需要準備什麼嗎?我……」

還沒等向知草完,男人便打斷她的話,

「什麼都不用準備,會有人安排。」姜磊面無表情地道。

其實向知草還想,我沒參加過這種宴會,給你丟臉的話怎麼辦。

不過,姜磊也不給她話的機會。

一完話,便轉身離去。

站在原地的向知草看著男人倨傲地背影,

瞬間就懵了,這男人,完全不給她拒絕的機會。

一點商量的餘地都沒有。

想到這,向知草真是欲哭無淚。

誰叫自己嫁了一個這樣的老公呢!

看來,她今晚又得感受如坐針氈的不自在感了。

「你……」

向知草剛了這一個字,房間就傳來「嘎」一聲那關門的聲音。

原本還想對著洗浴室門外的男人些什麼,但是傳來的關門聲告訴她,什麼都不用了。

該來的總會來,那就硬著頭皮上吧。

反正,自己的老公都不在乎會丟臉,她又怕什麼。

想通之後,向知草頓時感覺自己的肚子一陣陣地餓意,讓她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啊,我的粥……」

向知草不由驚呼,放久了粥就不好喝了。

只要然想起外面還有一碗鮑魚粥,向知草就覺得內心無比安慰。

不管怎樣,先填飽肚子再。天大的事,她現在都不想理。

於是,她拿起浴室里的粉色杯子和牙刷,

盛了水開始刷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