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042章 留在夏家

第042章 留在夏家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少爺,少奶奶,上車吧。如您已閱讀到此章節,請移步到比奇中說閱讀最新章節」

正當向知草垂眸沉思的時候,喬麥清亮的聲音傳了過來。

還沒回過神來,向知草就已經被身邊的男人一把拉過,塞進了後車座上。

揉了揉自己的手腕,向知草心裡很是不滿。

不知道這個男人今天怎麼了!反正就是覺得怪怪的,真是陰晴不定。

接著,男人也坐了進來,但是不理會向知草,直接閉目養神。

一回到別墅向知草洗完澡就立刻睡覺了。

絲毫都不想理會旁邊的男人。

一想到這個男人一整天莫名其妙地對自己話,她就沒來由的鬱悶。

……

此刻的夏家,依舊燈火通明。

一輛奧迪緩緩駛進夏家的花園別墅,夏家管家立刻在門口相迎。

「姐,老爺在客廳等你。」管家是對走過來的兩人恭敬地鞠躬,之後徐徐開口。

夏芸芸大步地跨過,不耐煩地了句,

「知道了。」

感覺到背後的人沒跟上來,

夏芸芸回頭看了一眼。

盧少輝正站在原來門口的位置,絲毫沒有走進去的打算。

見夏芸芸轉過頭來,盧少輝趕緊開口,「芸芸,已經晚了,我就不上去了。」

完,也不等夏芸芸回答,立刻轉身準備離去。

一看到男人轉身,夏芸芸心裡的火一下子竄了起來。三步並作兩步走上前,夏芸芸立刻抓住盧少輝的胳膊。

但出來的話卻是柔柔細細,讓人心裡不由一陣酥麻,

「阿輝,你也都這麼晚了,今晚就留下吧?」

聽到這個話,盧少輝並沒有立即回答,而是臉上略顯不快。

「再,過幾天我們就結婚了,晚上你在我家過也不是第一次了,就留下來嘛,好不好?」

夏芸芸扯著盧少輝的胳膊,嬌嗔著。

盧少輝輕輕地呼出一口氣,忍耐住心裡的躁意,然後開始動唇瓣。

正當他要開口的時候,夏父在樓上走了下來,厲聲問道,

「是少輝嗎?到了怎麼不上來坐一下?」

許是聽到了多少夏芸芸和盧少輝的對話,夏父走到兩人面前,臉上並沒有什麼笑容。

一看到夏父,夏芸芸轉而挽住夏父的胳膊,滿臉璀璨撒嬌著,

「爸,這麼晚了,阿輝回去很不安全,你幫我勸一下阿輝留下來嘛。」

看著女兒粉嫩的臉蛋,

嚴肅無比的夏父少見地浮起笑容,慈愛地摸了摸夏芸芸的臉。

自二十年前,自己的妻子難產死後,夏父便對這唯一的女兒很是疼愛,

只要是女兒想要的而自己做得到的,他使盡一切辦法都會滿足女兒的願望。

這次也不例外。

轉過頭看向對面那毛頭子,他其實並不滿意盧少輝,要膽識謀略,完全達不到女婿的標準,無奈自己女兒喜歡。

「少輝,今晚你就留下來陪芸芸。」

夏父一臉嚴肅,眉宇間透著陣陣威嚴,以及久經商場的精明。

「岳父」都開口了,盧少輝心裡開始有點忐忑。

打從第一次見到夏父,威嚴冷酷的形象便讓他不寒而慄。

這種感覺,和一個人甚是相似姜磊!

但他也從心底排斥這麼一種感覺。

要不是盧氏集團的周轉出了問題,他也不想和夏家扯上任何關係。

夏父和夏芸芸都是難對付的人物。

見盧少輝一臉猶豫,夏父嘴唇緊抿,略有魚尾紋的眼眸下垂,

額頭上的三條明顯的皺紋隨著蹙起的濃眉清晰顯現。

威嚴的嗓音響起,

「過幾天你和芸芸完婚,盧氏的資金周轉全都不是問題。」

聽岳父這麼一「提醒」,盧少輝便知道在夏家自己是完全沒有話語權,更別提拒絕。

旁邊挽著夏父胳膊的夏芸芸滿臉歡喜,她就知道,爸爸是最愛她的。

想到這,夏芸芸從鼻子里冷哼了一聲,

想她夏家白道黑道都有人。

只要有她老爸,她夏芸芸便可以在z市翻手為雲覆手為雨。

「好,我今晚留下。」

盧少輝淡淡答應,言辭間既沒有悲也沒有喜。

到了半夜的時候,卧室里傳來細微話的聲音。

「啊輝,你看到了。鄉下妞有多過分!我臉都紅腫了。這輩子,我還沒這麼難堪過!」

穿著一身黑色蕾絲透明睡裙的夏芸芸滿臉惱怒地罵著,

彷彿為了證明自己真的很委屈,她硬是從眼角滴下幾滴淚來。

盧少輝坐在床上玩著電腦遊戲,對夏芸芸的話,沒有做任何反應。

「你也打了草一巴掌」

他本想這麼,話到嘴巴他就咽下去了。

因為他清楚知道,依夏芸芸的脾氣,吵下去只會沒完沒了。

從在學校遇到向知草那天起,他的心裡,便開始後悔。

尤其是,他還知道,她和姜磊結婚之後。

那種嫉妒的感覺,就好像本屬於自己的東西,被別人搶了之後,心裏面滿是不甘。

和向知草在一起這麼久,他和向知草都沒有發生真正的關係,最多也是接吻和牽手。

對於向知草堅持婚前不發生性\/行為這一個觀念,

他表示理解,也一直很尊重。

可是,現在,只要一想到她在姜磊身下承歡,他就憤恨得不行。

自己守了這麼久的東西,就這麼被別人掠奪了。

「啊輝,你到底有沒有聽我講話啊?

夏芸芸坐到床上,右傾著身子,肩上的弔帶看似不經意地往下掉落,

下一秒,她環上他的腰,

在他耳邊輕輕地撕咬,身上的柔軟覆在男人身上。

要是往日,盧少輝肯定受不了這種誘\/惑,

翻過身去掌握男人該有的主動權。

但是現在,他對眼前這個女人,是越來越不耐煩了。

「阿輝,我想你……好想你……」

夏芸芸在男人耳邊輕輕地吹氣著,細嫩柔軟的雙手探進男人的睡衣,

一直往下……

盧少輝臉色一變,抓住繼續往下的手,聲音漸漸冷下來。

「別鬧,今天很累,睡覺吧。」

然後他也不理會夏芸芸是怎樣的一副表情,直接把電腦放到旁邊的白色床頭柜上,

拉起了被子,直接躺下去,翻了個身。

夏芸芸獃獃地看著男人的背影,過了半晌,慢慢躺下去與男人背對背。

一股酸澀,在她心底漸漸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