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043章 這是一種病

第043章 這是一種病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在姜家就這麼「混吃混喝」又一個星期過去了。{匕匕奇中說}

大概七點,兩個人影從燕苑走了出來。

其中一個人影摸摸自己圓圓的肚子,動作間展現出無比滿足的樣子。

向知草覺得,要嫁進姜家最大的好處,那便是可以吃到各種美味。

「誒。等一等我。」

前面的「大長腿」依舊和她拉開了很長一段距離,向知草忍不住開口叫住前面的身影。

但男人依舊快步疾走,到最後演變成向知草是一路跑才跟得上他。

這男人,真不知道在生什麼氣!

都一個星期了,還不和她講一句話,每次一見面就是冷冷冰冰的態度。

氣喘吁吁地回到卧室,向知草見到男人翹著修長的腿坐在白色沙發上,翻看手中的件,

眉宇間氣定神閑,沒有一點波瀾。

「等我一下都不肯!」

向知草站在門口先捂了捂起伏的胸口,

平靜下來後才慢慢走進卧室,走向房間里多出來的那一套白色木書桌。

桌上擺著各種公仔擺件,

可愛的棒棒糖棉球筆,還有各式各樣的盆栽。

向知草很是愛惜地摸了摸桌子上的書本,臉上滿是笑容。

向知草猜想,大概是因為男人喜歡空曠簡約風格的原因,所以原先偌大的房間里只有簡單的沙發床頭櫃,都是供一人使用的。

但是意識到房間里多了一個人後,男人就多加了一套從義大利空運過來的白色書桌。

那天,她剛好放學回來,碰巧遇上裝修工人搬上來,

簽收人竟要求是她,看到單上赫然的幾個零後,

她發現,姜家還真是拿錢不當錢花。

想到當初自己大言不慚地主動要求給生活費,向知草真不知道自己當時怎麼出口的。

不管那麼多,反正這桌子花的不是自己的錢,

再了,以後如果她不是姜家的媳婦,那她也不可能搬走這張桌子。

那就當她是暫時「借用」的吧。

這個錢可不是她花的哦,到時千萬別和她算賬。

「咳咳……」

想到這,向知草不由心虛地咳了咳。

不想,卻被自己的口水嗆到,於是越咳越大聲。

「生病了?」

男人的聲音淡淡地聽不出任何情緒。

向知草連忙擺手,臉上因為剛才的乾咳後有點憋紅。

這男人,終於開口和她話了!

「那個……我後天就去實習了。」

向知草轉過身,絞了絞手指,結結巴巴地對著男人道。

到實習,向知草很是欣喜,今天班主在電話里通知她,後天就可以去lk公司實習了。

可是,同時她也不知道怎麼和姜磊講。

難道直接告訴他,

「誒,我去你的競爭對手公司上班了。」

單是想想,向知草就覺得自己是不是秀逗了?

聽到向知草閃爍的語氣,男人一直低著頭看手中的件,仍舊是淡淡的語氣,

「哪家公司?」

額…

一問就問到了重點!

向知草緊張地用手背擦了擦額頭上沁出的汗珠。

「是lk公司!」

向知草閉著眼睛,豁出去地大聲道。

沒聽到有動靜,向知草悄悄地張開眼睛,卻發現男人冷銳的雙眸盯著他看,

眼底有一種她看不懂的情緒。

糟糕,這男人不會真的生氣了吧?

向知草心裡不停地打鼓,雙眼眯起做祈禱狀。

看著女人糾結無比的模樣,姜磊擰了擰眉頭。

看到男人皺眉的樣子,向知草猜想,這塊又臭又硬的石頭肯定猜想到她在想什麼了!

不然,幹嘛皺起眉頭?

而且,如果他真的不同意自己去lk公司怎麼辦?

這麼殘酷的「事實」,向知草覺得自己受不了,於是下意識地搖搖頭。

「每個月底上交生活費!」

姜磊移開凝視向知草的視線,冷冷地開口。

聽到這個話,向知草難以置信地睜大眼睛,並且用力揉了揉自己的耳朵。

彷彿這樣還不能確認一樣,又捏了捏自己的臉。

下一秒,向知草立刻歡快地走上前,拉住男人的大手,

「真的嗎?你是真的嗎?你的意思是我可以去lk公司實習?」

向知草頓了頓,覺得自己話思緒混亂了起來,不過又接著了下去,

「我理解沒錯的話,也就是,你的意思是我去lk公司實習,然後拿到的工資,到月底就結算生活費?」

看著眼前向知草一口氣完,姜磊挑了挑眉,嘴角微微上揚。

這女人有點嗦!

莫名的升溫讓姜磊把眼神不自主地移到手上。

向知草這才意識到自己主動牽了這個男人的手,冰冰涼涼的,

突然想起,不知道誰怕冷的女生是冷血動物。

眼前這個男人才真的是徹徹底底地冷血動物,不單話語氣冷,連手也是冰冷的。

「還不放?」

男人低沉富有磁性的聲音如山間的瀑布,把向知草從自己的思緒中一把澆醒,而且是從頭淋到腳。

倏地一愣,向知草立刻鬆開自己緊握的大手,臉上迅速酡紅一片。

這男人,不會覺得自己是故意吃他豆腐吧?!

向知草微微側身,不再正眼看面前的男人。

對自己行為的解釋,她歸結為是沒想到姜磊居然會同意她去lk,太過意外!

也可能是……

是她自己不願意承認的

對這個男人逐漸沒有戒心,又或者是習慣了有這個男人在身邊,所以牽起手來也覺得自然而然,不會有違和感!

想到這,向知草更加窘迫地捂了捂嘴,頓時被自己的想法嚇到了。

自己前幾天還嘲笑那個拜倒在姜磊西裝褲下的女人,怎麼現在自己也變成了這種女人。

向知草一咬牙,暗暗對自己嘀咕罵道,

「不行!絕對不行!絕對不能對眼前這個男人動情!」

這是一種病!得治!

姜磊環著雙臂,俊臉趣味猶然地看著眼前的向知草咬牙切齒的樣子。

真不知道這女人在想什麼!

眸子流轉,向知草感覺房間里渲染著一股奇怪的氣氛。

下一秒,向知草幾乎是脫口而出,

「那個……為了慶祝一下,我決定……」

「決定什麼?」

男人輕輕呵了一下,微微勾起唇角,但聲音卻夾雜了一絲溫柔。

這罕見的溫柔,該死地讓向知草愣了一下。

不單單是該死的溫柔,接下來事情的發展更是出乎向知草的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