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064章 我想見你

第064章 我想見你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我現在已經有愛的人了。」

男人薄唇輕啟,語氣間沒有半絲溫度。

如晴天霹靂般,電話那頭的女人聽到這句話,大大地倒抽了一口涼氣,瞳孔睜大,一時竟無法反應過來。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女人皺緊眉頭,滿是震驚的臉上轉瞬化成痛苦的模樣。

如約定的,她從法國進修回來,四年,這四年她一個人在國外,雖然金錢上沒有憂慮,姜家給她的錢足夠她在國外的所有開銷。

然而,那種忍受著離鄉背丼的孤獨,以及對心上人的念念不忘,卻無時無刻不在讓她糾結。

終於,她學成回來了,她有資格配上他了,

滿心歡喜地回來找他,他卻給了她這麼一個答案!

不,她不接受!

女人咬緊了唇瓣,重新整理了一下情緒,臉上扯出一個笑容,

雖然電話那頭的男人看不見,但言語間帶來笑意,

「磊,我們見一面,可以嗎?」

聽到這個話,男人默而不語。

「就在我們以前見面的老地方,好嗎?」

男人的不說話,讓女人心裡一點底也沒有,女人繼續溫柔地說,

「我會一直在那裡等你,不見不散!」

說完,女人立刻掛了電話,她無法想像要是男人拒絕她,她會怎麼樣,所以她乾脆直接掛了電話。

這樣,起碼她還有念想。

電話裡面傳來「嘟嘟」的掛斷聲。

男人修長的手指握著手機,手中的力道越來越大,直接一把將手機丟在辦公椅上。

四年了,她還是這樣。

一整天,姜氏集團總裁室里的氣氛都陰晴不定,連同喬麥也被總裁今天的反常所奇怪。

他家少爺,從來都是沉穩冰冷的,喜怒不會表現得那麼明顯。

而今天,少爺反常地呵斥各種小事,例如咖啡溫度不夠,例如空調開得太低,例如項目進展太慢……

想到這,喬麥不禁鎖緊眉頭,

這幾天,少爺和少奶奶相處融洽,絲毫沒有吵架的痕迹,

那唯一的可能,就是她!

天氣也跟著他家少爺陰晴不定。

這不,他一抬頭,就發現玻璃窗上被斜打上了一顆顆水珠,掉在玻璃窗上,拖開長長的一條條水紋。

沒幾秒鐘,天上烏壓壓一片,夾雜著閃電,雨水傾盆而瀉。

喬麥轉頭看了看從辦公椅上走到玻璃窗前的總裁少爺。

「少爺,要提前過去接少奶奶下班嗎?我下去準備車。」

站在玻璃窗邊的男人一動不動地看著外面風起雲湧,烏壓壓的大雨傾盆而下,腳底下散開一朵朵小小的各色小花。

凝視著外面瞬間變暗的天色,男人臉上平靜無波,讓人捉摸不透。

過了幾秒,男人轉過頭,對巴巴等待答覆的喬麥輕輕頷首,

「去準備。」

一得到指令,喬麥放下手上的文件,快速下樓。

於此同時,城市的另一邊,

一個女人在一家裝修優雅的咖啡店獨自坐著。

很是安靜的咖啡廳內播放著悠揚的音樂,可卻和女人的心情不那麼應景。

打完電話後,她快速梳妝打扮了一下,便急急忙忙往這邊開車過來,生怕自己慢了一步便錯過。

雖然時隔四年,但她很快熟練地找到了那一家他們常來的咖啡店。

隨著雨越下越大,女人的秀眉皺的越來越緊。

從中午到現在,她已經等了足足六個鍾,卻依舊不見男人的身影。

白皙的臉龐因為心裡的噪意顯得更有距離感,咖啡廳里的服務員已經來來回回幫她續了幾次咖啡。

也有一兩個男服務員在收銀台那裡一邊假裝擦拭杯子一邊偷瞄向她,

估摸是看到這麼一個氣質高雅的女人,挽著一個簡約的髮髻,散落的細發垂著頸上,白白凈凈的皮膚,姣好的五官讓人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對於這些灼熱的關注,女人早已習慣了。

一直以來,她都知道自己五官標緻,即使到了國外,以生俱來的東方氣質吸引著一**國外友人,受歡迎程度與在國內不相上下。

只不過,她都不稀罕這些,她唯一稀罕的,便只有他。

認識他之後,世界上任何男人都入不了她的眼。

想著,女人眼裡一抹高傲划過。

「小姐……還要點其他的嗎?」

一個略微遲疑的男音傳入耳邊,女人沒有轉頭看向青澀的男生,依舊看著窗外,輕輕地搖了搖頭。

這個反應,讓身穿服務生制服的小男生一臉挫敗地走開了。

靠窗的女人看著外面天昏地暗,心裡也像被一塊石頭綁住沉入海底一般。

繼續等了幾個鍾,女人就一直獃獃地看著外面,

他,真的那麼狠心嗎?

想著,女人眼裡瞬間蒙上一層水霧。

拿著手機的手緩緩捏緊,她不明白,為什麼她依照約定回來了,他還要拒她於千里,甚至他已經有愛的人了。

這怎麼可能?!

一個月前,她還聽說他依舊單身,身邊沒有任何女人,不,應該是四年以來,身邊一直沒有出現其他女人。

所以,他是愛她的。

他應該是生自己的氣,所以才會找這樣的借口,來氣自己。

緩緩呼出一口氣,她瞥向手裡的手機,點開那個她都會背的手機號碼,對著綠色的鍵按了下去。

電話里播放著熟悉的鈴聲,卻遲遲沒有人接。

女人心裡忐忑不安,不由閉上眼睛,等待她深愛的男人那個清冷的嗓音。

然而,現實讓她一次一次地失望。

她不相信,所以一直持續地撥通男人的號碼。

也不知道撥了多少遍。

終於,鈴聲停止,聽到手機被接通,女人布滿霧霾的心裡頓時亮堂起來。

抑制不住內心的喜悅,微顫著聲音,

「磊,什麼時候過來?我一直在等你。」

那邊傳來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然後一個女聲響起,

「你好……麻煩你稍後再打過來,他正在洗澡。」

咚,女人立刻掛斷了電話,然後緊緊捂住心臟,感覺一陣痛楚排山倒海。

他房間里竟有另外一個女人!

他從不輕易讓女人進去他家,她以為她是唯一,而這個唯一現在也被剝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