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073章 雲莧的歌聲

第073章 雲莧的歌聲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八卦!」

雲莧笑笑地罵了向知草一聲,然後平靜地敘述他們之間的故事,

「其實,我和青禾是學前班就認識的,那時候我和別人打架,

他第一個衝出來擋在我前面,但是我們一句話都沒說過,後來我搬家了,就轉學了。」

向知草托腮,誇獎道,

「哇,原來青禾小時候就那麼帥了啊!」

「一直到我來螞蟻酒吧唱歌,我們才發現,原來我們小時候就已經認識。」

低下頭,雲莧發現向知草一雙烏溜的眼睛一直盯著自己看,不由輕笑。

小妮子,對自己的事情總是那麼八卦。

微微皺眉,向知草臉上寫著奇怪兩個字,

「可是我覺得你不會搭理他,即使他認出你,和你套近乎。」

對不熟的人,雲莧可不會那麼熱心,

「告訴我嘛,他用了什麼絕招,是不是你們兩個要共同綵排一首歌曲,然後在台上不小心摔倒到他懷裡。然後你們的第一次對話是」

向知草想了想,繼續天馬行空,

「啊……雲莧,你沒受傷吧?啊……青禾,我沒事,謝謝你……啊,不用客氣,雲莧……然後你就面紅耳赤小鹿亂跳了,是嗎?」

聽完,雲莧語塞地瞪了一眼向知草,沒好氣地說,

「不是,你以為你是在演電視劇么?」

頓了頓,雲莧邊回憶邊說,

「不過,有一點你說對了,的確是摔倒了。有一次我要搬家,抱著一個紙箱先來酒吧,走路的時候不知道被什麼絆到差點摔倒,紙箱里的東西掉了一些出來。

他跑過來連忙幫我撿了起來。」

說到這裡,雲莧停頓了下,向知草以為講完了,有點失望地問,

「就這樣?」

看了一眼向知草,雲莧繼續,

「不是,後來我走沒兩步就聽到他叫我的名字,我轉頭,看他臉紅得要著火了一樣。」

「然後呢?然後呢?」

向知草很好奇。

「他在後面支支吾吾不知道說些什麼,我有些不耐煩地瞪了他一眼,然後他憋了幾秒後,跑上前來,把東西塞到我的紙箱里。」

「塞什麼了?情書?禮物?巧克力?」

向知草又開始自己填充畫面。

聽到這個話,雲莧笑了一下,輕聲地說,

「不是。」

「是什麼啊?」

向知草更加好奇。

「衛生棉!」

雲莧笑。

「……」

知道青禾和雲莧發生的小插曲後,向知草無語了兩秒,然後笑得前俯後仰。

一點形象都沒有。

過了半個鐘,酒吧里來的人越來越多,雲莧便拉著向知草出了酒吧。

向知草今天很開心,和自己的閨蜜走在Z市馬路上,彷彿又回到了以前是鄰居的日子,

突然有點不想時間那麼快。

過了幾分鐘,兩個人到達了雲莧住的小公寓門口。

一看手錶,晚上九點,向知草不由低聲說道,「糟糕。」

她忘了給姜磊打電話了。

就在這時,電話響了起來,

向知草皺了皺眉頭,每次都是怕什麼來什麼。

看著上面的來電顯示號碼,向知草猶豫了兩秒之後,趕快接了起來,

「嗯,我在外面呢。」

旁邊的雲莧看著向知草緊張的樣子,估計是這小妮子的老公來催了。

電話那頭,姜磊慵懶地半坐在卧室沙發上。

他的小妻子,竟然這麼晚了還沒回家!

姜磊臉上面無表情,但話語中透著微微不悅,

「什麼時候回來?」

向知草看了一眼旁邊跟自己並排散步的雲莧,鼓起勇氣說,

「我今晚可以在我朋友家過夜嗎?」

完全是一副請求的語氣,向知草心裡很忐忑,畢竟這是她第一次要求在外面過夜。

聽到這個話,姜磊微蹙眉頭,臉色不悅,

所以電話裡面一直沉默了兩分鐘。

兩分鐘之後,電話那頭的男人傳來詢問的語氣,

「哪個朋友?」

才不過兩分鐘的沉默時間,卻讓向知草頭皮發麻。

她想到好像姜磊還不認識雲莧,於是尋思著該怎麼說。

而她這一沉默,卻讓男人以為自己的小妻子是在找借口。

男人有些惱火,直接就開口,

「回來,今晚回來,在哪?我叫人去接你。」

簡單直接的語氣,完全沒有拒絕的餘地,向知草只能乖乖報了雲莧的住址。

掛了電話後,雲莧只是似有深意地笑著盯著向知草。

向知草被雲莧的眼神看得有點無語,

「幹嘛?」

這回輪到雲莧開始好奇了,

「是你的小內人吧?」

聽到這個稱呼,向知草差點吐水。

不,她沒喝水,這回是差點吐口水,要是被姜磊聽到這個稱呼,不知道俊臉會黑成什麼樣。

「我說雲莧小姐,你的語文是體育老師教的吧。這內人是男人對自己妻子的稱呼。」

向知草歪著腦袋對雲莧普及知識。

那麼的一個大男人,被說成內人,想想,向知草就覺得這稱呼太怪異。

旁邊的人兒聳聳肩,把手插在口袋裡,

「有什麼所謂,這種稱呼還不是人編出來的,反正不是稱呼女的就是稱呼男的,以後我就叫我的老公內人。」

雲莧的「小任性」,不由讓向知草心生笑意,

是啊,這才是她認識的雲莧。

像是想到什麼,她對雲莧說,

「莧菜,我就聽過你唱一次歌,還是匆匆忙忙,什麼都沒聽清的情況下。

要不,你給我唱首歌吧。」

然後,又接著說,

「我可不想以後我聽到你的第二次歌聲,要等到你當成大明星之後。」

向知草知道,雲莧不喜歡帶她去酒吧,而今天是難得的一次。

向知草一臉期待的小眼神以及略帶吹捧的話語,不由讓雲莧一笑,

「行,那你好好聽聽我這個大明星唱的歌。」

接著,雲莧就真的開口唱了起來。

向知草聽得一愣一愣的。

她是知道雲莧唱歌好聽,可真的聽到的時候,聲音穿過耳膜的那一刻,

向知草覺得這是她聽過的最好聽的歌聲。

這歌聲像是夜色中突然撲騰起萬千鳥兒,張開翅膀有力地朝著夜空飛去。聲音高亢清亮,帶著朝陽般蓬勃的生命力。

向知草突然產生了幻覺,自己是在一片雲端上休憩著,心中無比沉靜。

隨著雲莧歌聲的轉折,

向知草覺得有什麼東西在臉上滑落,帶著灼熱的溫度。

看著雲莧那麼認真唱歌的表情,向知草想,雲莧是真的很喜歡唱歌,唱歌的雲莧連眼睛都是充滿光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