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076章 Angel是誰?

第076章 Angel是誰?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等等……等等……」

一個悅耳的女音回蕩在LK公司的大廳,只是聲音略顯急促。

循音過去,只見一個清秀面容的女生滿臉焦急,一手捂著胸口,一手捂緊自己的大包包,

急沖沖地往LK公司一樓電梯衝去。

要不是她老公昨晚太「努力」的話,她也不會差點睡過頭,

想想向知草就有點沮喪,這個月這種事情不是發生一兩次了,每次她都差點遲到。

「快,小草,快進來。」

短髮女生瞥見向這邊直衝過來的向知草,

一邊按住電梯的三角鍵,一邊對向知草猛招手。

看到林小夏的笑臉及呼喊,向知草果然不負她的殷殷期望,趕在電梯里的其他同事不耐煩之前,快速鑽進了電梯。

「小草,怎麼每次都那麼趕?」

看著氣喘吁吁的向知草,除了下意識地開口問這麼一句,

像是聯想到什麼,林小夏又湊到她耳邊繼續問了一句,聲音小得只有向知草聽得見。

向知草一手捂著急劇起伏的心臟,不知道是因為剛才跑得太快太認真,還是因為林小夏湊到耳邊說的那句話,

倏地,向知草臉燒得像潑了紅色的顏料。

「難道你們晚上不夠認真,早上還很認真的工作?」

這就是林小夏壞笑調侃她的原話,而且該死的,

竟然被林小夏說中!

一股股熱浪衝到腦袋上,向知草只覺得害躁,臉一直紅到了耳後根。

「別鬧了,小夏。」

向知草微微氣惱地拍了林小夏的胳膊。

她可不想林小夏語出驚人,等一下再問一下其他讓她措手不及的問題,那她可就糗大了。

覺察到向知草認真的表情,林小夏果然憋了嘴巴,

不過只是在這個閨房密事上閉了口,很快又重新丟出了一個新的話題,

繼續在向知草耳邊嘀咕,

「小草,聽說那個負責我們實習生的導師進來就正式在我們公司上班了哦。」

向知草愣了一下,

倒不是因為有導師,而是她聯想到盧少輝已經有一個星期沒來上班了。

「小草……」

見向知草失神的樣子,林小夏忍不住敲了敲她的腦袋,

表示她在講正經事,而向知草卻走神的不滿。

「痛……」

向知草忍不住抬頭白了一眼林小夏,

是真的有點痛,這個林小夏,下手怎麼不分輕重。

不過,也多虧了林小夏有那麼八卦,不然她還真不了解LK公司的行政架構以及各種人事關係人事變動。

電梯在18樓停下,向知草和林小夏趕快跳了出來,兩個人都有默契地深深吸了一口氣,

LK公司的人真多,單單電梯,每天都擠得和擠公交一樣。

走進辦公室,回到各自的辦公座位坐下,

向知草發現,今天辦公室裡面的同事都很安靜地做著手頭的事情,

絲毫不像平日那樣,鬧騰一段時間到點才安靜工作。

正當向知草心裡狐疑的時候,

感覺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向知草不用轉頭也知道是林小夏,

於是,她把頭側過去,

「怎麼了?」

「知道為啥那麼安靜嗎?」

林小夏故意吊胃口。

「為啥?」向知草好奇。

「笨吶,不是和你說過了嗎?」

林小夏佯裝生氣地瞪了一眼向知草,用手掩著嘴巴在她耳邊悄悄地說,

「就是有個女導師呀,你瞧那些男生,個個興高采烈的,聽說身材不錯,長相不錯,甚至年齡也和我們差不多呢。

還是從法國知名的設計學校深造回來的呢!

你說咋就都是人,人家的命就比我們好那麼多呢。」

聽林小夏一口氣快速講了一大串,向知草只抓住兩個重點,是個女的,從法國回來的。

「哎呀,你就不要羨慕別人了,別人努力的時候我們不知道而已。」

啪,向知草也敲了一下林小夏的腦袋,

哈哈,總算敲回來了,每次都是林小夏敲自己的腦袋,還敲得死疼。

「小草……」

林小夏不滿地揉搓自己的腦袋,原來被敲頭是那麼疼的。

就在兩人打鬧的時候,門口多了兩個人。

咳咳……

白襯衣小姐輕咳了一聲,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大家看過來,這位是你們的導師,Angel小姐……」

白襯衣小姐笑顏如花,向辦公室里二十多個實習生介紹這位剛來LK的設計部導師。

果然,此時所有的目光都投向白襯衣小姐旁邊的女人身上。

只見女人一身白色的連衣裙,柔媚中帶著端莊,

姣好的五官,唇邊有一顆淡淡的美人痣。

「哇……好漂亮。」

林小夏悄悄覆在向知草耳邊。

然而,向知草卻沒有回應她,眼神一直停留在那個Angel身上。

一個奇怪的感覺,她覺得對這個導師——似曾相識。

接著,Angel大致地介紹了一下自己,還說了一些其他的什麼,但向知草什麼都沒聽進去。

此刻,向知草的心跳得厲害,她一隻手捏緊了剛剛握住的筆,另一隻手捂住心口。

「是她嗎?」

向知草心裡想著,但是不敢確定。

「小草,小草……」

林小夏連喚幾聲。

向知草轉頭,一臉迷茫,「額?」

「失魂落魄的,你傻啦?這個Angel的聲音跟你好像哦。」

托著腮幫,林小夏一副奇怪的樣子。

有些人有臉盲症,除非朝夕相處的人,否則隔天就忘記了別人的相貌。

然而,對於向知草來說,臉盲不至於,

但是——向知草其實是有點音盲!

對聲音的辨識度,向知草的區分能力不高,覺得所有的聲音其實都差不多,

除了天天聽習慣了的聲音或者一些特別沙啞或者特別尖細的聲音。

所以,在所有科目中,向知草音樂課的分數是最低的。

而現在,林小夏說這個導師的聲音和自己像,向知草並沒有多少感覺。

只是,對於這個導師的長相,她確實很是疑惑。

那個女生是雲莧高二輟學後認識的,和自己關係很好,所以那時向知草什麼都和她講。

但是考上大學之後各奔東西,再也沒有聯繫過了。

想到這,向知草有點還是有點耿耿於懷。

是當時的自己做錯了什麼嗎?

為什麼高三畢業,和她的最後一個通話,是打通了。

可是對方應了一聲之後,就掛斷了,再然後,就沒有任何消息。連手機號碼也換了,

這件事情向知草沒有和任何人說過,但委實讓她難過了好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