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108章 偏偏是她

第108章 偏偏是她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關於總裁和Angel,向知草和盧少輝以及某千金的三角戀,

這些流言蜚語成為公司的私下樂談,就這麼散播了幾個星期,漸漸地,

傳播流言的人彷彿也累了,而聽流言的人也膩了,於是不到半個月,便再也沒人開始提起。

向知草一直相信「流言止於智者,」

照常上下班,和林小夏嬉鬧,陪薑母吃飯,偶爾和雲莧小聚一下,

身邊有個外表冷漠其實還挺體貼的老公,

向知草以為日子就會這麼一直平靜地過下去,愜意幸福。

然而,世上又有什麼是一成不變的呢?

不管是自身原因還是客觀因素,好的壞的,生活總是一波接一波地推著所有人往前走,不論你願不願意。

這天下班,向知草依照往常一樣接到了姜磊在樓下的下班call,

照常嬉笑著撇下滿臉怨懟的林小夏,然後狂奔到樓下。

遠遠地她就瞥見了一個倨傲挺拔的身影,斜倚在黑色卡宴旁邊,

如常惹來一群群花痴的觀賞和尖叫。

向知草跑過去,氣喘吁吁,

「在車裡等就好了,不用出來等我。」

她實在不想自己的老公出現在自己的同事面前,太過耀眼,容易成為所有人的關注。

而男人並沒有說話,只是伸出大手替她捋了捋被風吹亂散垂下來的秀髮。

雖然這種行為姜磊已經做過很多次了,

但是每次還是讓向知草心裡覺得像花叢中穿飛的小蜜蜂採到檸黃的糖漿一樣甜。

「少奶奶,您就別說少爺了。少爺這是疼您呢。」

車裡駕駛座上的喬麥雞婆地探出頭來,一副七大姑八大婆的口吻,心裡也無比感慨自家少爺的轉變。

「上車。」

低沉有磁性的嗓音傳入耳朵,一臉傻笑的向知草也就乖乖地彎下身子坐了進去。

隨之,男人的長腿也跨了進去。

車裡一陣向知草和喬麥的歡聲笑語,而男人則勾起唇角,在一旁沉默。

沒有人看見,

這一幕從向知草一開始見到那個惹眼的男人到最後黑色卡宴絕塵而去,完完整整地落入一個女人的眼裡。

此時,女人的臉刷地白了,比紙還白。

微張著嘴巴,一口氣似乎快要喘不過來,刺骨的痛心讓她緊緊抓住胸口,

為什麼?為什麼?

一時間,太多疑問全都充斥在腦海,

眼眶像洪水決堤一樣擋也擋不住,一下子模糊了女人的雙眼。

這種痛心,比聽到男人跟她說已經有愛了的人更甚,

從沒想過事情竟會是這種結果!

……

幾分鐘前,一個身影從自己的身邊狂奔過,

惹起了女人的注意力。

皺皺眉,女人心裡原本納悶,誰那麼冒失,在路上一點形象都沒有,特別是在LK這麼個大公司。

等到看清從自己身邊跑過去的,正是向知草的時候,

她也只是搖搖頭,

看起來向知草還是一點改變都沒有,單純又冒失。

自然地,向知草衝過去的方向也引起了她的注意,

那個男人,倨傲冷酷的男人,她日思夜想的男人,就站在那裡,桀驁地成為了一道風景。

她滿心喜悅,想要跑過去,

輕輕地溫柔地問一句,「你是在等我嗎?」

然而,一切都太富戲劇化。

原本踏出的腳步變成向後的踉蹌,她沒辦法不驚訝。

失神地看著前面的場景,像播放電視劇一般,周圍所有人所有背景都虛化了。

調焦的部分只有兩個人,在她面前也就只有兩個人是生動地活著,

男主微微低下頭,伸出大手幫女生拂去臉上的秀髮,

那眼神里滿是愛惜,寵溺,縱容。

那她曾熟悉的寵溺,現在完完全全轉移到另一個女人身上。

而男人面前的向知草也無以言表的開心快樂,很是幸福的模樣。

站在男人面前擁有這一切寵愛的……明明就是自己。

明明就該是自己!

心碎一地是有聲音的嗎?

她現在知道了。

是有聲音的,碎片徹徹底底地砸傷過往所有的美好回憶。

那種碎了一地,卻怎麼也恢復不了的痛苦,

就像指尖流血,再沒有辦法把血往回身體流,就像花兒凋謝,再也沒辦法回到前一天的嬌艷,

就像天災**,再也沒有辦法看到鮮活的面孔。

……

她的世界,已經坍塌成一片廢墟。

連車都換了,還有什麼是不能換的。

嗬!還真是好啊!換得夠徹底!

臉色蒼白的女人踉踉蹌蹌地在馬路邊上走,慌亂地從包里掏出車鑰匙,

恍恍惚惚的神色引來路人的注意。

但路人也只是奇怪的神色,然後跟旁邊的人指指點點竊竊私語,便擦身而過。

對女人而言,全世界只剩下她自己一個人。

整條街道彷彿都是灰白一片,那個在她眼裡有顏色的男人已經牽著另一個女人的手絕塵而去,尖銳地刺傷了她的眼睛。

「為什麼?為什麼?」

女人突然停住走不穩的腳步,對著天空大吼,滾燙的液體已經泛濫。

一切都是徒勞無功!不要說什麼緣分天註定,或者有緣無分,

她不相信!不相信!

為什麼他就這麼忘了她?

為什麼她幾次找他,他都避而不見?

為什麼他那麼快就有了其他愛的人?

為什麼他愛的人偏偏是向知草,為什麼偏偏是向知草!

她所做的一切,說到底,都拗不過天意嗎?

「天意?」

女人糊花的臉上帶著落寞和悲愴,不甘心地重複這兩個字,

咬咬牙根,全身不由恨得顫抖。

隱約中一種眩暈的解脫感讓她忽地放鬆,意識模糊,無力感瞬間排山倒海,

眼前的樹木人影建築在眼前晃動,漸漸模糊……

剛下班的陸陽天此時正開著四個圈圈標誌的小車出了LK,

沒開多遠就看見附近有個女人躺在地上,旁邊是個驚慌失措打電話的女生。

本來沒啥好留意,正準備駛離的時候,

地上那個躺著的女人熟悉的側臉讓他忍不住再回頭看了一眼。

是她!

陸陽天趕緊掉頭回去,

跨出車門後,蹲了下去,發現真的是她。

「怎麼回事?」

陸陽天斂了斂眸子,問那個在旁邊著急打電話的女生。

而沒有得到回應。

抬眸的時候,陸陽天無奈,發現那個女生一直獃獃地看著自己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