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109章 學長學妹

第109章 學長學妹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陸陽天忍不住搖了搖頭,這種女生他見得太多了。

「別愣著啊,叫醫生。」

被陸陽天這麼一大聲,女生這才反應過來,哆哆嗦嗦地想要拿起手機,最後連手機都掉在地上。

見女生那個模樣,他眉頭一皺,直接打橫抱起地上臉色慘白的女人。

三步跨作兩步,直接抱到後車座上,

男人快速上了車,開往Z市人民醫院的方向。

一直皺著眉,陸陽天奇怪,為什麼Angel會在路上暈倒。

難道是身體不適?

駛出一段路程後,聽到后座傳來聲音,

陸陽天便在路邊找了個地方停下車。

回過頭的時候,

只見后座的女人正按著額頭的太陽穴,疲憊的朦朧睡眼,滿是倦意。

「你醒了?」

男人淡淡的關心。

聽到一個男音,女人猛地抬眸,

看見男人就是自己公司的總裁後,也便稍稍放下心。

環視了一下周圍,她怎麼在這裡?

看女人滿眼的困惑,

陸陽天耐心地解釋,「你在路邊暈倒了,還不舒服嗎?我送你去醫院,快到醫院了。」

眼角又是一陣濕熱,可惜眼前關心自己的男人不是他。

女人低下頭,有些哽咽。

其實陸陽天和Angel在國外早已認識,是同個學校的,

也就是學長學妹的關係。

自然地,Angel回國後,進了自己的公司,陸陽天對她也是會照顧一點。

所以,也便有了公司底下他們兩個出雙入對的傳聞。

只是,對於今天,Angel在路邊暈倒的事情,他很好奇,因為看到了她臉上未乾的淚痕。

在國外,他所認識的Angel,是婉約中帶點強勢的。

見Angel低著頭不講話,陸陽天便猜想也許是她的傷心事,不易對別人說的。

看她初看到自己的那個失望眼神,大概也就猜出幾分。

這世間最傷人的,莫過於男女之間的感情。

一時間,陸陽天竟不知該說什麼,車廂內安靜得連同空氣也是靜靜的冷冷的。

過了不知道多久,

低著眸子的女人才抬起頭來,眼裡的濕意已經消散,

勉強的揚起一抹笑容,

「謝謝學長,我沒事,麻煩送我回去吧。」

聽到這個話,陸陽天笑笑,

詢問了一下地址,便繼續坐回駕駛座開車。

最後,陸陽天根據Angel所說的地址,在一個普通的公寓前停下。

在他的印象中,這個學妹在國外出入的都是高檔場所,

用的也是名貴的奢侈品,

怎麼在國內卻住在這麼普通的一個公寓內?

看到這個地方的時候他皺了皺眉,

回頭問了一句,

「是這裡嗎?」

后座上的女人看了一眼車窗外,

自然是知道陸陽天的疑惑,

她點點頭,道了聲謝,便推開車門要下車。

還沒跨出去,她便抬眼看見陸陽天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替她拉開了後車門。

Angel笑笑,回到國內,學長還是那麼有紳士風度。

可惜,自己喜歡的不是學長。

「謝謝。」

Angel再次道謝,便頭也不回地往公寓門口走去。

自她回國以來,她就沒再接受姜家的資金支持,當初她答應出國也只是為了現在能回到姜磊身邊,名正言順地讓姜家人接受自己。

而今回國,既然和姜家已經沒有關係,她也不再受姜家的施捨。

更何況,這些年來她已經有了能力,讓自己不靠別人活著世界上。

目送女人進了公寓的鐵閘門,

陸陽天這才轉身離去。

帶著一身的疲憊,女人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坐在檀木梳妝台旁椅子上。

靜靜地坐著,看著鏡子裡面那個沒有氣力的女人發獃。

眼皮沉重,身上幾乎沒什麼力氣,鏡子裡面的女人也一臉倦容。

扯了扯嘴角,卻發現勉強笑起來簡直比哭還難看。

最後,女人乾脆眼神獃滯地看著鏡子。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門外傳來一個聲響,女人才緩過神來,

獃滯的眼神立刻有了神采,女人快速欣喜地撲到房門,

「磊,是你嗎?」

然而,打開門鎖後,她才發現是對面剛到的租戶在搬東西。

面對眼前突然出現頭髮繚亂的女人,搬東西的租戶面面相覷,以一種怪異的眼神看著她。

很是失落地關了門,女人開始嘲笑自己的神經質,

他怎麼會來呢?

對於自己的邀約,理都不理睬,

他又怎麼調查自己住在哪裡,然後來找自己呢?

嗬,現在是和向知草在一起吧!

「是我老了嗎?」

女人坐回梳妝鏡前面,自言自語間,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臉。

四年了,難道他是嫌棄自己老了嗎?

是她不如向知草漂亮嗎?

為什麼現在的她接連幾次約他,他都不出來見面?

眼皮上的重重的垂感讓她感到身心疲憊,也許現在最好的方法是大睡一覺。

可是,她又突然很害怕。

害怕醒來後周圍是一片死寂,寂靜得讓人覺得自己不是在這個世界上生存,或者這個世界就只有自己一個人。

對這種空虛感,她受夠了。

想著,她把雙腿曲起,雙手抱著小腿,腦袋埋在雙腿膝蓋間。

腦袋裡的思緒又開始渾濁。

那個男人,現在高高在上,距離自己是那麼遙遠。

任她在腳底下伸出雙手,眼巴巴地想要他拉住自己,可他就是不看一眼,甚至頭也不回。

那種無以言表的心痛,他知道嗎?

「為什麼那麼狠心?為什麼……」

女人一遍一遍地低聲詢問,卻沒人應答,有的是安靜的空氣,蒼白的牆壁和一個人的孤獨。

終於,女人開始啜泣起來,接著哭出聲音,到最後嚎啕大哭。

到最後,實在是哭不出聲音了,女人便依靠著床,沉沉睡去。

夢裡,她又回到了四年前,

男人剛毅的臉龐在陽光的陰影下浮現溫柔的笑容,在一片花叢中向她伸出雙手。

她笑著張開雙臂,可是男人一瞬間不見了。

她慌了!

「不……不要」

女人叫喊著,在失去男人的噩夢中醒了過來。

眼淚還留著臉頰,女人獃獃地看著天花板。

這一切像是真的,又不像是真的,而實際情況卻是真的!

聯繫到白天見到男人轉身的背影,和他對向知草寵溺的微笑,

一股無名的情緒湧上心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