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116章 初次見面(四)

第116章 初次見面(四)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男人冷冷丟出了一句話,讓她措不及防,所有幻想瞬間迸出裂縫。

「為什麼接近向知草?」

聽到這句話,應采心重重呼吸了一下,眼睛看向窗外,橘黃的燈光照在她的臉上,

眼角被照得晶瑩透亮。

沉寂了幾秒,女人回過頭,看了眼男人那依舊質疑她的眼神,臉上滿滿掛著失落。

他竟然問她這個問題?

什麼時候她也要被置於這種尷尬遭受懷疑的境地。

忽然,心頭上好像被一塊重物壓住,有點呼吸不過來。

邊用手按壓住胸口,應采心邊皺眉,眼睛裡除了不可置信還有怨念。

為什麼?

為什麼眼前這個男人完全和四年前判若兩人?

那歷歷在目午夜夢回,常常雲繞在夢裡的一幕幕真實場景,眼前這個男人一點都不想念嗎?

眼前這個男人早已和自己漸行漸遠了嗎?

「沒有,我沒有接近她。你信也好,不信也好。」

應采心平靜地開口,微微有些賭氣的口吻。

慵懶地靠在餐椅上,男人的眼神沒有焦距,淡淡地目視洗手間的方向。

眼前女人的回答對他似乎也一點都不重要。

「離我妻子遠點。」

不知過了多久,應采心斜對面的男人輕輕吐出這幾個字。

言辭間有警告,有威脅,同樣也有平靜。

聰明的應采心又怎會不知道男人所要表達的感情,

可是,為什麼,幾個月的感情可以那麼快就抵消了她們之間四年的感情。

猶如做夢一般,她始終不相信,也不願意相信。

不甘心也好,賭氣也罷,她就是不想,不想男人這麼對她,

她寧願男人對她破口大罵,狠狠地罵她一頓。

也不願意如今男人冷酷無情地對她說出這些徹骨的話,對她疏離。

四年前,她以為這個男人會呆在她身邊守護她一生一世。

所以,當時薑母提議讓她出國深造外完成她的夢想讓她很心動,

她離開的另外一個原因是她覺得這個男人會等自己,一定會等自己。

可是,現實卻全然相反。

只是,如今不管說什麼做什麼,既成的事實永遠不能再改變。

「為什麼?為什麼是她?」

這點她仍然不能釋懷,是其他人也就罷了,為什麼偏偏是向知草。

應采心的疑問,並沒有等來男人的答案。

男人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眼神中的淡漠讓對面的女人一陣心涼。

「不要告訴她,我和你以前的事。」

男人不帶感情的話語依舊是命令式的口吻。

應采心不由苦笑一聲,

她?她自然知道男人口中的她指的是誰。

嗬!到了如今,男人還是習慣什麼都用命令,即使是對待以前曾經相愛的女人。

這世間,男子果真薄情。

為什麼女人總是念念不忘的那一個。

瞬時,應采心感覺心頭湧上一陣無奈。

「磊,你真的忘了我了嗎?我可以不求名分地陪在你身邊的,

你相信我,我可以不去打擾你們兩個。」

低垂著眸子的應采心抬起頭,無限溫柔地開口繼續說道,

「只要你讓我在你身邊,我怎樣都可以。」

然而,這個話聽在男人耳朵里,卻是完全不一樣的效果。

一般男人聽到一個女人無怨無悔願意留在自己身邊,可以享齊人之福,

都是興高采烈,或者,至少是開心的。

而姜磊卻不是那種人,

取而換之的是一股難以看懂的嚴肅。

這嚴肅,也讓應采心微微一愣。

她都已經卑微到這個地步了,眼前這個男人沒有理由拒絕自己的。

「你確定?」

幾乎是微微咬著牙,姜磊說出這幾個字。

當年,他所愛的那個女人,絕對不會卑微地說出對自己不負責任的這幾句話。

當年的女人自負,信心滿滿,臉上總是洋溢著自信的光芒,

驕傲的笑容可以感染別人,獨立又自主。

而眼前這個女人,

他幾乎看不懂,四年的時間他變了,她又何嘗沒變。

那個驕傲的女人,如今去了哪?

應采心並不知道此刻男人的想法,

還一直堅持著,

「磊,我不可以沒有你。這些年我對你一直是一心一意的,

你也是愛我的,對不對?你只是被迫娶了向知草……」

話還沒說完,男人就冷冷地打斷女人迫切的傾訴,

「夠了。」

兩個字簡簡單單地擲落在應采心的心上,

她一直迎合,而他一直退步,為什麼,為什麼會變成這般境地。

滾燙的液體立刻掉在桌上,

女人臉上的淚珠奪眶而出,順著臉頰颯颯流下。

而男人見到這種情景,並沒有像別的男人一樣憐香惜玉或者體貼地遞上紙巾。

反倒是移開自己的目光,眼神依舊停留在不遠處洗手間的方向。

美麗的眸子含滿淚水,

應采心目不轉睛地看著斜對面的男人,儘管視線早已模糊一片,眼前只有男人鮮明的輪廓,

而完全看不清男人的表情。

「少爺,我去門口拿車。」

不知道什麼時候,喬麥已經從洗手間出來,站在餐桌後面兩米,沒有上前,

就這麼詢問著眼神盯著洗手間方向的男人。

男人微微頷首。

見自家少爺點頭,喬麥一溜煙就往餐廳門口走去。

還沒走近餐桌的時候,他就留意到,背對著他的應小姐拿起紙巾輕輕抹了一下眼睛的位置。

不用看,他也知道,大概是應小姐哭了。

這種尷尬的場景,他自然該退避三舍,免得成少爺的出氣口。

不過這應小姐為什麼要哭,他大概能猜出一些端倪。

只是當事人也許更清楚,只希望少爺對自家少奶奶好一點。

相對比應小姐,喬麥自然是無限支持平易近人的少奶奶。

至少,他認為,少奶奶絕對不會做些讓少爺傷透心的事情。

此時,餐廳里的抹眼淚的女人已經恢復了情緒,

一聽到喬麥的聲音,她就趕緊掩飾自己的失態,不想被除自己對面的男人看到自己的脆弱。

除了微微乾涸沒有精神的眼睛,沒人看出她曾經哭過。

向知草也從洗手間出來,看到餐桌上等待他們的兩個人,

心裡微微過意不去。

「不好意思啊,肚子有點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