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126章 解僱信

第126章 解僱信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不會吧!」

向知草忍不住嘀咕了一聲。

只是,任何不同尋常的事,一旦被勤勞的廣大勞動人民發現,

便通常會被八卦傳播成為茶餘飯後的聊資。

所以,當林小夏朝自己辦公桌方向努嘴的時候,向知草頓時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只感覺到背後一陣涼嗖嗖的。

循著林小夏的視線,向知草皺眉專註地往所指示的方向看過去。

還好,向知草拍了拍砰砰直跳的胸口。

空無一物!只有自己的包包。

「小夏,不帶你這麼玩我的。」

扭過身去,向知草佯裝生氣般嚴肅地打了一下林小夏的胳膊。

虛驚一場,讓她想起上次收到的那張紅色邀請卡,她可是費了好大勁的心裡準備才把卡還回去的。

「不是!小草,你仔細看看……」

被打的林小夏一臉委屈狀,急忙地辯解道。

「你還玩是吧?!」

死性不改!向知草揚起手,一副你敢再玩,我就打下去的威脅口吻。

而林小夏這次是真的很無辜。

雖然,她的確捉弄了向知草很多次,典型的狼來了。

不再和林小夏調侃,向知草轉過頭去,想把手機放回包包。

一拉,一拽間,她微微皺眉,好像聽到了有定西掉到了地上的聲音。

於是,半懷半疑神間,向知草俯下身去,

左右上下巡視了一圈,發現啥來的?

紅色炸彈?!

不可能呀,驚詫的向知草一手撈起地板上的半張A4紙大小的紅色信封,

紅色信封下還粘著一個長條形的薄薄的禮物盒。

「小……小夏。」

向知草捏著紅色信封的手微微顫抖,連喊林小夏的聲音也微微顫抖。

這是怎麼回事?

上次一張紅色邀請卡已經讓她夠嗆的了,

現在不單單是一個紅色信封,還多了個長條盒子。

這是什麼情況?!

低頭的林小夏抬眼,睥了一眼滿臉不可思議的向知草,

同情地挑挑眉,臉上寫著,「對,就是這樣,你相信了吧!」

「什麼嘛?這……這是什麼情況呀?」

一緊張,向知草又不自覺地退化成小結巴。

眼神開始掃視一圈,還好,這剛到上班時間,所有同事都專註於自己的電腦屏幕上,

著手自己的事情,似乎沒有人注意她這邊。

向知草湊近後面的座位,小聲地詢問,

「什麼時候的事?」

「剛剛,你進辦公室的前一秒。」

照實陳述,林小夏秉承實話實說的嚴肅。

一聽到時間這麼湊巧,向知草便苦皺了眉頭,

這還真給她猜對了嗎?她不過就是拒絕了加個小班而已,這麼快就把這個月的工資還是解僱信發到她的手上。

這總裁,手段夠狠,動作夠快!

看著一秒鐘從苦皺眉頭表情中解脫,跳躍到壯士未酬無力感的向知草,

林小夏憋笑,

「怎麼了?」

「是人力資源那邊的同事拿過來的嗎?」

向知草低聲略帶失落地詢問。

「是!」

林小夏很肯定的回答。

見向知草這個樣子,林小夏突然很有幸災樂禍的味道。

這傻同事,肯定想多了。

哈,剛才不知道誰懷疑她的話來的。

「那是……解僱信?」

秀眉下垂,向知草很小聲地低聲猜測。

「可能哦。」

順著向知草的話鋒,林小夏很肯定地點了點頭。

被林小夏這麼一證實,

向知草這心裡頓時拔涼拔涼的。

看向知草耷拉著腦袋,林小夏興奮地慫恿道,

「快拆開來看看,這解僱信也好,最後的工資也好,總得要拆的。」

聽到林小夏這麼一說,向知草撅了撅嘴巴。

好吧!說得也對。

於是,向知草便開始著手。

但是,問題來了,先拆信封還是先拆盒子?

看向知草停頓了一下,林小夏疑惑,

「怎麼不拆了?」

向知草無比認真地問了一句,

「先拆哪個?」

暈倒!

林小夏忍不住白了一眼眼前這個糾結的女人。

「隨便!「

舔了一下唇瓣,向知草有點緊張,拆著信封的手微微有點抖。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女人得了什麼病呢。

終於,她顫顫巍巍地拆開了信封,的確是一封信!

摺疊著的信!電腦打字列印出來的信!

因為信紙背面看起來很平整,一點都不像那種手寫的會有凸起的手感。

看信人的表情完全不一樣,

向知草神色糾結緊張,捏緊了手中的信,好像恨不得捏碎柔搓一把丟到垃圾桶。

而林小夏則是興緻滿滿,一臉好奇。

「看吧!」

林小夏同情地看了一眼向知草手中備受蹂躪的信紙,然後「好心」地提醒道。

吸了吸鼻子,向知草視線移回手中的信上,

動作無比輕盈地打開信紙。

「解僱信」三個字赫然映入眼帘!

這是向知草以為自己會看到的。

對的,她想錯了!

竟然不是解僱信!幾張紅紅的東西從信紙中間掉了出來。

幸福來得如此之快!

向知草就差燒香拜佛手舞足蹈起來了。

林小夏湊過頭一看,

呀?竟然不是解僱信,而是裡面用白色信紙夾著幾張紅彤彤的毛爺爺。

一數,哇塞,有十張呢!

「哎,小草,你這是走什麼好運氣了呀?」

林小夏盯著紅晃晃的人民幣,頭也不抬地擠兌道。

「的確是好運氣呀!」

這回,向知草心情愉悅地默讀完了整張信紙,

向林小夏擠眉弄眼道,

「今天是我的生日。那幾張紅彤彤的是給我慶祝生日的。」

林小夏一把搶過向知草手上的信,果然,赫然寫著一堆什麼慶祝balabalabala的,最後幾個大字「向知草同事生日快樂!」

忍不住拍了一下向知草的肩膀,也不顧向知草呲牙吃痛,

「好啊你,向知草,你生日也不告訴我,真不夠意思。」

林小夏故意這麼說,因為……

嗬,因為她沒準備禮物。

向知草哪裡知道林小夏的「小心眼」,而是略帶愧疚地說,

「我也忘記了啦,不好意思哦。」

先發制人奏效,林小夏便笑哈哈地說,

「那我原諒你了,不過,你要什麼禮物儘管說。當然……前提是在我的經濟範圍內。」

眼尖的林小夏邊說邊瞄到剛才那個長條盒,用手指指了指,

「你猜猜,這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