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134章 燒烤(三)

第134章 燒烤(三)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那個,我想把水潑到你手上的籃子裡面,將菜洗一洗,不小心潑到你了,

真是不好意思啊。」

向知草嬉皮笑臉地站了起來,不好意思地拍了拍手。

說完,下意識地咬了咬舌頭,她也知道,自己這個借口也實在牽強。

姜磊無語。

他的小妻子都說謊都不會說。

頭俯得低低地,向知草盯著在溪水裡面自己的腳趾發獃,

像是個承認做錯事情的小孩一般。

米白的細沙從她的腳趾縫間慢慢流逝,向知草忍不住用一隻腳踩在另外一隻腳的腳背上。

細細柔柔並不生咯的沙子弄得腳掌很是舒服,

女人臉上開始浮出點點笑意。

站在旁邊的男人注意到小妻子的動作,更是無語。

這就是他的小妻子的認錯態度?

「洗菜!」

男人低沉的嗓音裡帶著一絲命令,又帶著一點寵溺。

聽到男人開口,向知草連忙抬頭,殷勤地搶過男人手上的木籃子,

諂媚地說道,

「嗯嗯,我來洗,你就坐著就可以了。」

不過,她發現男人手中的木籃子一動不動,

她搶過來的力氣根本就沒有起到作用。

迷惑地抬起頭,向知草卻發現男人只是直直地盯著她的……

她的面前看。

從男人那個角度,一米八多的高度剛好只正正地俯視著她,

特別是向知草發現,不知什麼時候弄的,面前的衣服已經濕了,一時間,

向知草不知所措,整個人顯得很是狼狽。

「不要看,色狼!」

雖然什麼都沒有,只是衣服弄濕而已,也不透,但是她還是下意識地雙手捂住面前,又羞又惱地罵了一聲。

這可是在外面,又不是在卧室,被其他同事看見怎麼辦。

誒,向小姐,大概暫時失憶了是吧?

那可是你老公。

老公看老婆,天經地義,沒有啥色不色的。

男人怪異地揚起嘴角,

色狼?他的小妻子竟叫他色狼?

那好,他就色給她看。

男人大手一拉,向知草白皙的小手一下子落入男人厚實的大手中。

接著,男人輕輕地拉起她的手,可是卻什麼都沒做,

只是深邃的眸子盯著她看,看的她很不好意思。

措手不及的向知草只覺得眼前天旋地轉,

大腦停止了思考,臉上一股熱意鋪天蓋地地席捲而來。

低下腦袋,不知道過了多久,向知草緊張的覺得快要不能呼吸了,

男人這才輕輕地鬆開她的手。

看著眼前一副小媳婦般扭捏姿態的小妻子,

男人很是滿意。

拉起向知草柔細的小手,男人輕輕說了句,

「洗菜吧。」

「哦」

向知草應了一聲,乖乖地跟著男人身後。

男人撿起兩個木籃子,拉起向知草,找了岸邊兩塊石頭可以當做坐凳的,更加清澈乾淨的小溪沙旁邊,學著向知草剛才那個樣,蹲坐了下去。

「這樣洗。」

也蹲下身子,向知草一邊示範怎麼洗菜,一邊偷瞄姜磊的表情。

還真的是姜家少爺,會做一點飯,但是卻不懂洗菜的姜家少爺。

不過,男人那認真勁,

絲毫不亞於在辦公室處理文件的認真。

濃密的睫毛閃爍,向知草看得兩眼眨都不眨。

認真的男人,真的很帥!

雖然這個菜,洗得實在是麻麻地。

最後,向知草換了小半籃的藍色茄子給男人洗,

這回總不會洗不幹凈了吧。

兩個人分工合作,把之前拖沓掉的時間總算是補了回來。

可是,終究還是有人會抱怨,

畢竟,其他小草屋出去洗菜的同事老早就洗好回來了,

都開始烤肉了。

而他們這邊,連條菜的影子都沒看見。

「小草,你們總算是回來了。餓死我了。」

提著菜籃的兩個人還沒走近,林小夏就以特大的嗓門迎接他們,

也不顧會惹來其他小草屋的同事的注意。

「還不是怕有青肥大蟲黏在上面,你要吃啊?」

一把將菜籃塞給林小夏手裡,向知草「恐嚇」道。

果然,林小夏立刻噤了聲。

向知草奸笑,自從上次吃飯發現林小夏特別害怕大青蟲後,她就常常忍不住拿這個來嚇唬林小夏。

一進小草屋,

只見裡面的兩個人開始忙活著烤肉。

只見陸陽天手上戴著白色塑料一次性手套,雙手將肉一片片牢牢地用烤叉插住,

然後像排列屍體一樣,不,像陳列博物館的展覽品一樣擺在烤爐上,

很是整齊壯觀。

旁邊還有幾個短的烤叉插著紅紅的大螃蟹,整隻鮮魷魚橫躺在上面。

附近還有一些扇貝鮑魚之類的東西。

好香哦!

向知草舔了一下嘴唇,口水都快流下來了。

「我澆醬料了。」

應采心也很是合作地詢問了一下旁邊的陸陽天,和他相視一笑,

接著,將手中的紅色茶色醬料抹在肉上。

這一幕看在另外三個人眼裡,

可還真是一副郎情妾意,你濃我愛的場景。

「咳咳。」

也不知真的是咳嗽,還是其他。

林小夏乾咳了兩下,

視線從眼前認真弄燒烤的兩人身上移開,一轉頭拉住旁邊向知草的胳膊,

嘟了嘟唇瓣,對向知草撒嬌,

「好口渴哦。」

聽到林小夏講話,

認真弄著燒烤的兩人才抬起頭來,

看了眼站在自己面前的三個人,只見面前的姜磊和向知草都將褲腳卷得高高的,姜磊右手還很接地氣地拎著一個小菜籃。

「噗嗤!」

陸陽天很不客氣地笑出聲來。

而應采心則是有一瞬很奇怪的神色。

他竟然……在別的女人面前這麼放鬆隨意!

以前那個高高冷冷,仿若冰山的猶如神坻般的男人呢?

不過,很快,應采心便隱藏起自己心裏面那絲不快,

換上和氣溫柔的笑容。

「你們先把菜放那邊吧,也可以把茄子放上來烤一下。」

「嗯嗯。」

見自己也幫不上什麼忙,向知草便勤快地拎起姜磊手上的菜籃,

放到陸陽天旁邊的餐桌上。

「丫頭,菜洗乾淨了沒?」

陸陽天突然湊近向知草,低聲地詢問。

似乎沒想過總裁竟然會突然這麼親昵地問自己,向知草支支吾吾,

「干……乾淨了。」

而一邊的姜磊看到兩人在他面前竊竊私語的樣子,

陸陽天還有說有笑,

大長腿一跨,姜磊擋在了兩人中間。

這什麼情況?

看得旁邊的林小夏目瞪口呆。

她沒看錯的話,可不可以理解成,小草的老公吃醋了?

林小夏嘟著嘴巴,食指擠著自己肉肉的臉頰,思考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