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138章 醉酒的小妻子

第138章 醉酒的小妻子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剛剛陸陽天要尋找Angel,跟林小夏說了一聲,

「你也來吧。」

令林小夏雀躍不已,這是否說明,她和總裁的關係,比普通下屬關係更進了一步呢。

不然,為什麼不叫別人,偏偏叫她?

只不過,陸陽天皺著眉頭很是關心Angel的樣子,

林小夏心裡一陣失落。

不過,一轉念,他們本來就是傳說中的金童玉女,

而自己的身份也就是一個低微的實習生。

想到這,林小夏下意識地嘆了口氣。

「走,送你們回去。」

陸陽天看了一臉醉意的應采心,和旁邊的林小夏說了聲。

你們?

總裁要送Angel回去,然後也順便送自己回去?

想清楚這個,林小夏一下子就來了精神。

兩人扶著應采心,來到了翠湖停車場,

在一輛四個圈圈標誌的轎車面前停下,林小夏打開了後車門,

而陸陽天扶著應采心搖晃的身子,慢慢地抬進後車座。

「走開,我還要喝……」

應采心鬧騰起來,哭叫道:「為什麼這麼對我?你為什麼這麼對我!」

她最怕的,就是男人對她的感情被另外一個人所代替,或者隨著歲月的流逝,男人對她的感情漸漸被消磨掉。

而如今的現實是,男人真的不理她了。

任她如何擺低自己的自尊,他也不看自己一眼。

鬧騰了一分鐘,應采心便閉上眼睛安靜地躺著,許是本來就累了。

鬆了口氣,林小夏回頭看了一眼比她高出一個頭的陸陽天。

只見陸陽天眉頭微微緊了緊,漆黑的眸子若有所思,

「上車吧。」

聽到總裁的吩咐,林小夏自是以屁股著火的速度趕快坐進了後車座。

總裁似乎有點不悅,這個林小夏看得出來,

所以她便要自己識相點。

一路上,應采心醒了睡,睡了醒,鬧騰了幾遍。

而林小夏在一旁安慰,雖然不知道Angel鬧騰些什麼,不過她隱約覺得,

大概Angel是和總裁鬧彆扭了吧。

黑色轎車在一座公寓面前緩緩停下。

之前應采心暈倒,是陸陽天親自送回來的,所以,自然不用詢問應采心住所。

而這讓林小夏再一次確定了他們的關係。

連住哪裡都知道,那說明,他們平常是有來往的,說不定還……

還過夜!

想到這,林小夏連眨了好幾下眼睛。

被自己這個想法給嚇到了。

過夜!

那等一下總裁送自己回家之後,會再回Angel這裡嗎?

「林小夏……」

沉醉在自己世界裡的林小夏隱約覺得有個男音在呼喚自己。

總裁?

一想到這個,她猛地抬頭,

果然眼前是個棕色自然卷頭髮的美男,嘴角有絲玩味的笑意,正盯著她看。

俊臉的笑,顯得那麼放蕩不羈,

迎面對上總裁的眼神,林小夏面色一紅,怔了怔,然後快速低下頭,

「總裁,有什麼事?」

林小夏趕快詢問,不用想也知道,總裁叫喚自己,肯定是有事要吩咐。

見后座這個短髮女生呆愣的樣子,

陸陽天倒覺得和一個人有點像——丫頭,

真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什麼人交什麼朋友。

只是,他現在想起,

好像自己忘記送丫頭回家了。

想到這,陸陽天原本的笑意轉為漆黑眸底的擔心。

看來姜少對丫頭還是挺上心的,

他們怎麼會認識?而且姜少還表現出對丫頭很是關愛的樣子,

和外界傳聞的那個出櫃的男人甚有出入。

而陸陽天的擔心,向知草又怎會知道,

這會,她早就坐在會雲苑的車上呼呼大睡,

在睡夢中陶醉的同時,還不時地把口水吧嗒在抱著她的男人衣服上,雙手八爪魚一般揪著男人的上衣,時而揮舞時而囈語。

「嘖」

一向冰冷的男人竟然也會發出這種嫌棄聲,也實屬無奈。

試想,一個有潔癖的男人怎會允許自己身上沾上一條條鼻涕,

要不是面前的人是自己的小妻子,恐怕早就被扔到了不知道哪裡的荒山野嶺過夜了。

哪還有向知草這般舒服,枕著人肉呼呼大睡。

而喬麥還以為是自己的聽覺有誤,

這是他家少爺發出的聲音嗎?

偷偷瞄了一樣車廂中間的後鏡,見到那般場景後,喬麥便忍不住憋笑。

這少奶奶,看來,還真的治得住少爺。

除了應小姐,少奶奶是第二個能讓少爺那麼上心的,而不同的是,

少爺對少奶奶除了上心,還多了一分遷就。

看來,少爺對少奶奶與日俱增的感情,

恐怕少奶奶都不知道吧。

不過,少爺的俊臉實在是陰沉。

到了雲苑,姜磊一把拉起沉睡中的小妻子。

看清衣服上別沾了的鼻涕和散發的酒氣,姜磊的臉寒了下來。

進了卧室,他啪地一聲帶上門,然後將小妻子輕輕放到床上。

只是,床上人兒的這一身酒氣,看來是沒辦法自己洗澡洗臉的了。

「你……你……」

向知草口齒不清地囈語,好像是有人在碰自己的衣服。

雖然醉得迷糊,但是向知草殘留地一絲理智告訴她,這是不對的。

他伸手拿開向知草脖子上掛著的隨身包包,而沒想到床上的向知草一翻身,

隨手就是一個巴掌過來,好死不死,剛好打在姜磊臉上。

啪……

長這麼大,有誰敢動姜少一根手指頭?更別說是一巴掌!

即使有,恐怕也早已不在人世了。

一下子,姜磊的臉色鐵青了起來。

要不是看在女人喝醉了,是無心之過,姜磊還真想給他的小妻子來個教訓。

「別……別碰我,我有老公的。」

床上的向知草繼續囈語。

聽到這句話,男人鐵青的臉色一下和緩下來,

看著她那紅撲撲的小臉,他的心裡,一下子產生了溫暖的感覺,他自己也說不出……

姜磊眯起了幽深的冷眸,大手碰了一下她柔軟白皙的小手,臉頰,然後下一步抱起小妻子,往浴室方向走去。

折騰了好一會,這還是男人第一次給一個女人洗臉,

而且還是很不合作的女人。

洗完臉後,男人抱著小妻子躺回床上。

長夜漫漫,只是自己的小妻子醉得不成樣,所以男人便打消了教訓一下小妻子的念頭,相牽著手入眠。

男人今夜心底萌生的柔軟,一如面前熟睡人兒臉上的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