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172章 背叛

第172章 背叛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這個認知就像恐怖片里電影畫面上乍然飄過一個鬼一般。

盯著床上那個側躺著的背影,向知草猛地打了一個激靈。

頓時,耳朵嗡嗡嗡地響,就好像有無數只蜜蜂鑽進了耳朵吵鬧一般,完全聽不見其他聲響。

過了好幾秒,向知草才緩過神來,

伸出手掏了掏耳窩。

這個畫面看起來,應采心應該不是在夢遊,倒像是在表白。

想到這個,向知草輕輕捂著胸口,慢慢鬆了一口氣。

可這表白,是和誰表白?

一個人選跳入腦海,難道是陸陽天!

抿了抿乾乾的唇瓣,向知草心裡又開始了猜測。

可為什麼應采心不直接和陸陽天當面講呢,據她所知,陸陽天現在還沒有女朋友的。

就在向知草胡思亂想的時候,她看見應采心慢慢地站起身來,

似乎還有些不穩地哆嗦了一下,往後傾斜了一下身子。

大概是蹲的有點久了吧。

女人轉過臉來,果然,向知草更加確定了,雖然光線昏黃,

可是她仍清清楚楚地認出應采心的側臉。

況且,在這個總統套房內,除了鬼,最可能出現的女人自然就是應采心。

想到這,向知草不由失笑,

虧她自己剛才還神神顛顛地胡思亂想,

這不用想,應采心的可能性最大呀。

想到這,向知草為自己剛才的無厘頭不由笑了笑。

下一秒,向知草不由躲了躲身子,往後靠了靠。

看著應釆心往床邊靠近,向知草心裡開始小激動,

呀,應釆心想幹嘛?

依著昏暗的光線,將注意力聚焦在應釆心身上,向知草看清應釆心臉上很是柔情的神態,

讓向知草為之一震。

不由猜測,該是有多深情,才有有這般柔情。

看來,應釆心對陸陽天真的是很喜歡的。

想到這,向知草不由心疼房間裡面的女人,

為什麼不直接當面講清楚呢?

貝齒咬著唇,向知草默默思索了一會,最後,她決定,

應釆心不敢當面表白是吧?行,那她明天就撮合他們兩個。

嘿嘿,到時應釆心一定和陸陽天能在一起的。

「誒誒,應釆心這動作是……」

看應釆心靠近床上的男人,俯下身去,向知草不由輕聲以只有她自己聽得到的聲音嘀咕道。

意識到自己發出聲音,向知草趕緊將手從門上抽離,捂了捂自己的嘴巴。

呀,好害羞,

應釆心這是要KISS陸陽天嗎?

想到這,向知草咧了咧嘴巴,輕輕地挪了挪彎曲著的身子,想要站起來,

畢竟,這畫面太美,她得迴避。

然而,就在這時,床上的人影就翻了個身,臉朝上躺著,

應釆心漸漸俯下身子,靠近男人的臉龐。

還沒站直起身的向知草一瞬間呆住了,神情有些呆板,盯著裡面昏黃夜燈下的兩個人,

眼睛開始有些發虛。

腿腳瞬間感覺無力,向知草想挪開自己的腳,卻沒有一點辦法。

隨著應釆心的臉頰越來越靠近床上的那張俊臉,向知草的心跳急劇加快,怔怔地看著眼前的這一幕,一動不動地沒有了任何反應。

這一瞬間,向知草只感覺天昏地暗,

因為,床上的人是姜磊,而床沿的人卻是她的好朋友應釆心。

應釆心輕輕地親了男人的臉龐一下,便立刻起身。

向知草猛地驚回了神,她慌張地搓了搓自己的臉,又使勁地揉了揉眼睛,

不,她不相信,一定是錯覺,一定是看錯了!

儘管這樣,她還是瞥見了應釆心親吻自己男人的畫面。

頓時,向知草踉蹌著後退了一步,眼眶立刻濕潤了起來,一下子模糊了她的視線。

不,不是這樣的,應釆心是她多年的朋友,

不可能背叛她的!

想到這,向知草立刻擦了擦眼睛,使勁地想要看清眼前發生了什麼事,

卻聽到房間裡面傳來腳步聲。

然而,動作總是先于思考一步,

向知草想都沒想,就直接快步回到隔壁的房間。

一進房間,向知草就立刻跳上床,大力掀開被子蓋在自己頭上。

沒幾秒,她就聽到有人輕輕推開門,走了進來。

儘管動作很輕盈,聲音很細碎,可是向知草仍然清清楚楚地聽清了進來女人的一舉一動。

雙手緊緊地捂住嘴巴,她把頭埋進棉被裡,使勁擦了擦眼淚,

可是仍舊不可避免地從鼻子里發出一個抽泣聲。

「小草?」

被子里的向知草聽到應釆心呼喚自己的名字,更加大力地揉搓了眼睛。

接著,她聽到應釆心打開了房間夜燈的聲音,慢慢地坐到她的床邊,聲音越來越近,

「小草?」

感覺到有人扯自己的被子,向知草緊緊地閉上眼睛,咬了咬唇。

最後,頭上的被子被掀開,向知草心裡糾結著亂成了一團麻,心裏面排山倒海的酸澀一下子撲到胸口,直衝喉間。

向知草忍不住輕輕咳了兩下。

「小草?」

應釆心坐在床頭邊沿,眉頭蹙了蹙,關切了叫喚床上的人兒。

完全不知道該作何反應的向知草輕輕睜開眼睛。

下一秒,只見到應釆心眉頭蹙緊,擔憂地伸出手,覆蓋上她的額頭,「小草,身體不舒服嗎?臉色那麼難看。」

向知草怔愣了一下,過了好半天,才笑著搖搖頭,微微帶著哽咽的吐出兩個字,

「沒有。」

抿了抿唇,應釆心盯著向知草很是認真地看了一分鐘,最後將手抽回,

語調很是溫柔,

「是哪裡不舒服嗎?」

向知草仍是搖頭,低垂下眸子,不去看眼前的應釆心,

只是聲音柔柔略帶點沙啞,「沒蓋好被子,冷氣有點低,有點感冒了。沒事的。」

她接著補充道,「關燈吧。光線太亮睡不著。」

應釆心「嗯」了一聲,靜靜看了向知草幾秒,然後轉個身,伸出手摁掉了床頭邊沿的開關,才在向知草旁邊躺下。

過了不知道多久,向知草聽到耳邊傳來輕微的呼吸聲。

閉上眼睛,卻沒有了困意,所以乾脆,向知草盯著天花板,怔怔地盯著一動不動。

睫毛顫動了幾下,向知草深深呼吸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