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179章 世上最幸運的人

第179章 世上最幸運的人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聽著比賽主題和規則,所有人都聚精會神,安靜地聽著。

直到最後,應采心問了一句,

「接下來所有人開始準備,五分鐘後開始。」

聽到這個話,所有人紛紛起身,回自己的辦公室開始準備。

微微皺著眉頭的向知草也站了起來,摺疊起面前的文件夾,跟在林小夏後面出了門去。

「盧總,這樣可以吧?」

對於這個比賽的提議,應采心本來不同意,不過既然她能夠參加星設計,那這個對她來說,

並沒有那麼重要。

相反,心裡對盧少輝還有一絲感激。

不過,畢竟是她手裡的第一個項目合作,所以她自然也要和盧少輝打好關係,

於是,便出口問了這麼一句。

然而,邊收拾手上文件的應采心頓了一下,

沒有聽到盧少輝的回答,不確定盧少輝對她的工作是否滿意,側過頭,

才發現盧少輝一直盯著會議廳門口方向看去。

循著盧少輝的眼神望過去,

她發現盧少輝正盯著林小夏那個方向。

不由心裡暗自心裡思忖,難道,盧少輝是為了設計部某一個人而來的。

輕輕蹙了下眉頭,又覺得這也沒什麼不好,

反正她要的,他給了就是。

至於盧少輝是為誰而來,這一點她倒也不上心。

五分鐘很快就過去了,

所有人都回到了會議廳的,手上提著自己一本速寫本還有一些素描筆橡皮之類的工具。

不過,所有人都覺得這個比賽很逗逼,

因為比賽規則是,只要在一個鐘頭之內設計出一件自己心目中的婚紗,

誰設計得好就算誰優勝。

對於這個比賽,應采心雖然心裡也覺得太兒戲了些,

不過既然盧少輝都這麼發話,她照做便是。

雖然每個人看起來表面都沒怎麼樣,畢竟連導師都這麼認真看待這個比賽了。

但是心裡難免有些忐忑。

這設計本身就是一件很主觀的事情,而且評判的人是盧氏集團的盧少輝,

多少讓人心裡覺得有些怪異。

所有比賽還沒開始剛進入會議廳的時候,

所有人不約而同地交換了一下眼神,最後視線還往林小夏跟向知草身上徘徊。

吞了吞口水,向知草敏感地察覺到周圍關心的視線,不由有些膽怯。

她和盧少輝之間的事情,設計部的同事大部分是知道的。

估計在場的,也就只有最後才到LK的應采心不知道而已。

「咳,比賽現在開始。」

看見所有人的眼神都移到林小夏那個方向,應采心清了清嗓子,乾咳了一聲,宣布比賽開始。

比賽中,向知草幾次抬頭,都不經意接觸到坐在對面盧少輝的眼神,

每次都像觸電般縮回自己的目光,到最後,向知草乾脆低著頭,使勁叫自己不要抬頭,

一連幾次,竟然奏效,最後入神地專心自己的手上的設計。

沒過多久,整個會議廳都靜悄悄,靜的只聽得到呼吸聲,還有鉛筆劃在紙上所摩擦著發出來的沙沙聲。

一瞬間,就好像回到了學生時代坐在教室里應付考試的情景,

所有人都聚精會神,埋著頭時而畫幾下,時而用橡皮擦擦幾下。

今天向知草沒有把頭髮紮起來,而是散亂在肩頭。

每次將要遲到,向知草都沒來得及綁頭髮,所以林小夏曾笑著調侃說,

只要見到向知草有沒有扎頭髮,就知道她是不是快遲到。

髮絲垂著向知草臉上,向知草快速地將髮絲挽到耳後,露出潔白的耳垂,與黑色的頭髮形成鮮明對比。

而另一邊的頭髮也不會擋住她的視線,也就沒有將散垂到前面的髮絲弄到耳後,

清秀白皙的小臉上時而淺淺露出梨渦,時而眉頭微蹙,

而這一切都完完整整映在對面男人的眼裡。

忽然間有些晃神,此情此景讓盧少輝眼睛微微有些不適。

那是四年前的一個下午,剛打完球的盧少輝經過一間教室。

教室里空空曠曠,稀稀拉拉沒有幾個人,

然而,只是不經意地一瞥,他便驟然停住了腳步。

坐在教室窗邊的一個女生,穿著白色T恤修身藍色牛仔褲,

很簡單的裝束,卻很是顯眼。

女生專註地盯著面前的白色素描紙,一手按著白紙,一手拿著素描筆在紙上塗塗劃劃,

一邊頭髮挽到耳後,一邊頭髮散垂,

在微微和煦的陽光下,髮絲顯得更加烏黑閃亮,臉上白色的小絨毛像給整個人罩上了一層溫和的光線,唯美的畫面讓他忍不住看得出神。

也是這般專註認真的神情,有時偶爾皺巴一下鼻子,有時嘟了嘟嘴,

專註到有人走過去碰落了她放在桌面上的小包裝的紙巾,都沒有絲毫察覺。

大概就是那一刻,他告訴自己,

就是她了。

為了接近向知草,他沒少請和向知草同宿舍的女生吃飯,

其實,整個看起來看似不經意地邂逅都是費盡心思的結果。

大概,那就是一見鍾情吧。

想到這,盧少輝眉間覆上一層溫柔。

每天找機會靠近向知草,似乎就成了他除吃飯睡覺上課之後最想做的事情。

喜歡一個人,就會關注那個人身邊的一切。

也發現這個女生周圍的獻殷勤的男生不少,不過,

這個女生卻不為所動,但拒絕別人的時候也不會表現高傲言辭凌厲,

相反,是顧及別人的感受,直接拒絕不拖泥帶水。

所以,自那之後每天可以在宿舍樓下,食堂,教室看見他的身影。

終於在大一下半學期,在向知草一次體育活動受傷後,

每天他必到向知草宿舍報到,送葯送飯送湯,剛開始沒少受女生樓下宿管的刁難,持續了大約一個來月。

到最後,整棟宿舍樓都知道有個男生出出入入,嚴厲的宿管卻輕鬆放行了。

而那之後,讓他欣喜的是,向知草對他的態度一點一點改變,

從一開始的不理不睬,到後來會跟他講幾句話,再到最後對他笑,還聊上幾句,

這些改變,彌足珍貴。

最後將近一年的時間,還經歷溺水事件後,向知草終於答應和他交往。

那一刻,他覺得自己是世上最幸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