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183章 為什麼分手

第183章 為什麼分手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還有,那個晚上,應采心悄悄到了姜磊房間,低下頭……

想到這,向知草不由倒抽了一口氣,

她現在可以確定的是,應采心到現在為止,還是很喜歡姜磊的!

而她不確定的是,那眼前這個男人,她老公,也就是應采心所喜歡的男人,

對應采心又是怎樣一個態度。

雖然是上揚著唇角,可是向知草還是不自覺地皺了一下眉頭。

看著向知草的表情,男人臉上的眉頭也微微蹙了一下。

還沒等他開口,向知草的聲音又飄了出來,

「你們為什麼分手?」

說完這句話,向知草便將頭俯得更低了,咬了咬下嘴唇,等待男人的答案。

整個卧室里靜悄悄的,原先一室綺麗的氣氛漸漸消散,

問完這個問題後,向知草清楚地聽到自己的心跳猛然加快,除了呼吸聲和心跳聲,僵著身子向知草一動都不敢動。

耳根都開始發麻,向知草都沒聽到男人的回答。

過了約莫一分鐘,當向知草再也忍不住抬起眼皮想要說話的時候,

男人原本環抱著她的雙臂動了動,直接把她放在旁邊的沙發上。

突然的動作,讓向知草錯然一愕,

抬起眼皮,映入眼帘的是神情冷漠的男人,下巴綳得緊緊的,薄唇緊緊地抿著,

沒有絲毫回應自己的意思,只是伸出手,若無其事地拿起桌上的文件,繼續看了看。

男人淡漠的樣子,她不是沒見過,

可是,這些日子以來,對她越來越體貼,雖然不是在嘴上說什麼窩心的話,

可是一言一行的動作,眉眼之間的溫柔,

她已經習慣了。

對男人此時浮現在面前的淡漠,她有些承受不來。

向知草敏感地覺察到自己問了這一句話之後,接下來卧室里靜謐古怪的氣氛,

還有男人此時雖然看起來心平氣和,但是周身掩蓋不住的寒意仍舊往外滲透。

坐在男人身邊的向知草緊緊地咬了咬唇,雙手蜷曲,微微用力地剋制心底那驟然滾出的酸意。

最後,過了約莫二十秒,向知草吞咽了一下口水,

語氣盡量平靜地說道,

「我去睡覺了。」

話語一落,男人依舊沒有其他表情,很認真地盯著手中的文件,過了不知道多久,

就在向知草以為男人沒有聽見自己講話的時候,才輕輕點了一下頭。

頓時,向知草覺得胸口一陣陣酸澀,

深吸了一口氣,便站直起身,徑直向白色大床走去。

掀開被子,向知草躺下去之前,抬眼看向沙發上坐著的男人,恰好對上男人剛掃過來的眼神,

淡漠的眼神有些冷意,向知草不由心裡一顫,急急忙忙轉過頭,猛地躺了下去。

躺下去之後,原本平躺著的向知草轉過身子,與沙發前坐著的男人成一個反方向,

眸子沒有焦距地亂晃,最後停留在落地門外陽台的夜景上。

涼涼海風,夜色光亮靜謐,然而向知草卻沒有心思欣賞這一切。

越美的景,反而襯得她的心情越是失落。

往下一垂眼帘,眼底的溫熱一涌而出,大顆大顆地沿著臉頰往下掉落。

向知草暗暗咬緊唇,壓抑住抽泣聲。

是她太高估了自己的位置了嗎?

呵呵,她還是自視過高了,姜磊的態度不就告訴自己一切了嗎?

從他的態度,她早該知道,

應采心並不是一廂情願,四年,四年的感情,怎麼都比她這個才幾個月的小媳婦來的久,

況且,當初姜磊也只是為了娶而娶。

也許,對他來說,娶誰都無所謂,就算當時不是自己,姜磊也一樣會同意婚事。

想到這,眼淚像被沖開閘的洪水一般更加洶湧,

向知草雙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自己的嗚咽聲被男人聽到,只得死死地咬緊唇。

發現自己的老公的前女友是自己的好朋友,

這體驗怎麼就那麼狗血,盧少輝是那樣,不過還好她和夏芸芸一點交情都沒有。

而現在,姜磊是自己的老公,應采心又是自己重視的朋友,

這一切,糾結著在一起,使她原本那晚在盤龍灣做好了的心理建設,

在這一刻,又全部瓦解,混合在一起,形成更濃的心酸。

暗暗嘆了一口氣,雖然壓低了自己的聲音,但是向知草還是忍不住哽咽了一下。

接著,她便一動也不敢動,連呼吸都不敢太大聲,因為不確定坐在沙發上的男人有沒有聽到。

腦袋底下枕著的枕頭明顯全濕了,剛才掉落的濕熱的眼淚到了枕頭上,現在就只剩下一片冰涼,臉頰碰觸枕巾所傳來的涼意讓向知草有些不舒服。

然而,有些看不見的裂縫總是那麼無聲無息。

她猜想,姜磊之所以不回答自己的問題,大概是因為她問對了。

他們認識,而且不單單是認識那麼簡單,他們還交往過,還有四年的感情,

最後還分手了,分手了之後應采心卻還喜歡姜磊,

而姜磊這種不想和自己言明的態度,在一定程度上,

也是因為他對應采心也是有感情的,不然,為何不大大方方和自己說。

若是換了自己,姜磊詢問自己與盧少輝之間的過去,她也是會說的。

之所以不說,要麼是舊情難忘,要麼就是有隱瞞,或者更直接一些,是覺得沒有必要和自己說,自己並沒有那麼重要。

思來想去,向知草覺得,不管是不是舊情難忘,大概姜磊是真的覺得沒有必要和自己說這麼一回事吧。

想到這,向知草自嘲地揚起嘴角,眼角的淚意不經意又擠落了下來。

剛剛姜磊選擇不回答自己那一幕又重新出現在腦海,

向知草覺得自己簡直就是找虐,搖了搖頭想晃走那一幕,可是卻又更加深刻清晰起來。

最後罷了,深深地呼了一口氣,略略哽咽了一下。

眼睛有些酸澀,同時眼睛乾乾地,有強烈的淚意卻沒有洶湧的淚珠。

閉起眼睛,向知草在心裡默默告誡自己,

「不要想太多,現在擁有的已經超過了原先所預料的,自己也沒有資格奢求太多!睡覺吧。」

然而,她卻沒有一絲睡意。

過來不知多久,男人身上清新的薄荷味,一點一點飄進她的鼻中,

耳邊傳來細碎的聲音,感覺旁邊的被子被掀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