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184章 最涼莫過於人心

第184章 最涼莫過於人心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寂靜的卧室里,即使很微小的聲音,多數時候都是聽得一清二楚的。

閉著眼睛的向知草根據聲音可以想像,

男人掀開被子後,躺在她身邊,伸出長長的胳膊按掉卧室里的燈。

整個卧室靜悄悄的,只有陽台外面的海浪聲和偶爾間雜的蟲叫聲。

過了不知多久,聽見男人清淺的呼吸聲,沒有半點睡意的向知草這才睜開眼睛,

卧室里的光線暗了一半,只有接近浴室的那個暖黃壁燈細微地亮著。

了無睡意,向知草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側躺著的姿勢時間有些久,有些不舒服,向知草不敢大幅度地翻身,

於是輕輕地換了一個姿勢,平躺在床上。

雙手拉著被子邊沿,靜靜地盯著天花板,耳邊還傳來男人沉穩有節奏的鼻息,

向知草就這麼放空著思緒,眼淚又從眼角流出。

不知過了多久,慢慢地,意識才漸漸模糊……

隔天醒來的時候,向知草迷糊地睜開眼睛,

立馬從床上爬了起來,坐直起身子,過了約莫一秒,感覺到有什麼壓住自己的被子。

低下乾澀的眼睛一看,是男人的胳膊,視線順著長長的胳膊往右邊移,只見男人反卧在床上,

俊顏絲毫沒有昨晚的那般淡漠,溫溫潤潤的模樣恍若另外一個人。

想起昨晚的事,向知草不由泄氣地呼了一口氣。

澄澈的眸子從男人臉上移開,強迫自己不要再側轉過頭。

然而,才剛移開腦袋,男人昨晚淡漠冰冷的神情又再次浮現在腦海,頃刻間,

昨晚心底的那股翻滾的苦澀又一涌而出。

強迫自己將喉間的哽咽吞了下去,向知草輕輕地挪動自己的大腿,小心翼翼地掀開被子,

一下床,便穿上防滑防噪音的棉底拖鞋,急匆匆地往浴室奔去。

快速地刷牙洗臉化妝之後,向知草換了衣服便快速下了樓,

看都沒有看床上一眼。

她已經下定決心了,不能將心隨便依附任何人,

或者說,不應該在兩個人的感情沒有進入正軌前,輕易地放在別人身上。

正如她和姜磊之間,只有幾個月的相處,她卻過早地依賴於男人。

所以,男人的一言一行,一個動作一個表情都會讓她很受傷。

付出容易,可是要將心收回了就很難了。

就像一隻蝸牛,儘管身體很柔軟,但是仍舊有一個看起來貌似堅硬的外殼來保護自己。

雖然,這殼不一定堅固。

但是,有殼總比沒有好,起碼不會讓人看見溫軟的內里,坦坦蕩蕩地將柔軟露出來給別人看,

特別是,你不知道別人看到自己的柔軟後,

做出的反應會是不以為然的譏諷還是發自內心的呵護。

想到這,向知草下樓蹬蹬蹬的腳步聲便加快了幾分。

因為要接送向知草上班,所以平常喬麥都會提前半個鐘在樓下等向知草。

誰知,今天他剛來到雲苑樓下,正準備像往常一樣從兜里掏出煙盒抽煙的時候,

就聽見雲苑一樓傳來了開門的聲音。

「少奶奶,今天怎麼那麼早?」

喬麥邊說話的同時,還邊低頭看了眼手腕上的手錶,有些不敢相信,

正在猶疑是不是自己來得太晚還是自己的手錶壞了。

沒錯,是平常的那個點,喬麥又抬起手,仔細地觀察手腕上的表。

看到喬麥這個動作,向知草忍不住笑了笑,輕聲問了句,

「是我早起了,睡不著,想早點去公司,送我嗎?」

聽到這個話,喬麥微張嘴巴,小幅度地下意識做了一個「啊」的驚訝動作。

這還是他第一次那麼早接送少奶奶上班,少奶奶今天是怎麼回事,足足比平時的上班時間足足早了一個鐘頭。

看出喬麥的驚訝,向知草眨了一下眼睛,故作嚴肅地開口,

「難道因為我早起了,喬麥公子就不肯接送我去公司了?」

聽到這個話,喬麥連忙著急地反駁道,

「少奶奶您說的哪的話,就算是半夜要去公司,儘管說一聲,喬麥也保證一定起床接您過去。」

看著喬麥急白了臉的樣子,向知草忍不住開懷笑了起來,

捂著肚子嬉笑著說道,

「和你開玩笑呢,喬麥公子不夠幽默哦。好了,現在送我去公司吧。」

知道向知草是故意逗自己玩,

喬麥不由暗暗鬆了一口氣,什麼時候,他們家文靜的少奶奶也會開始逗趣別人了。

所以,一點防備心都沒有的喬麥還真以為向知草生氣了。

鬧了半天,原來是和自己開玩笑。

見向知草往車后座的方向走去,喬麥連忙跨步上前,先向知草一步打開了車門。

「謝謝。」

縮了縮腿,向知草坐進後車座,對著替她關門的喬麥微微一笑。

近距離的喬麥,這才發現向知草臉上的黑眼圈似乎有些明顯。

想了想,大概是晚上「累」的吧。

於是,偷偷笑了一下,喬麥便大步向前,坐進駕駛座,大手在方向盤上一轉,

緩緩地離開了雲海畔。

坐在車上,向知草微微有些倦意,於是慢慢地搖下了一點點車窗,

十月初的風微涼,卻也讓人的腦袋一下子很清醒。

側轉腦袋,向知草看著眼前快速往後退的一排排綠樹。

思緒開始飄遠。

有多久她沒這麼認真欣賞沿途的風景了?

想起第一天來雲海畔的情景,也是這般,一路上都是鬱鬱蔥蔥的樹木,

公路兩旁沒有什麼人煙,那時,她還好笑地以為喬麥是不是開錯了路徑。

想到這,向知草自嘲一樣笑了笑,

雖然只是數月前,但是對如今的她來說,卻像過去了許久,

也許,是因為心境不一樣了吧。

有句話說,「最涼莫過於人心。」

最容易涼的,真的就是人心了吧?

前一秒中,兩個人之間還好好的,好似一點嫌隙都沒有,

而下一秒,兩人便可以一瞬便回到幾個月前的狀態。

最快涼薄的,真的莫過於是人的心吧。

又或許,並不是別人涼薄了內心,而是自己自以為是,過快地焐熱了自己的心。

而忽略了別人的腳步是否和自己是同步的。

想到這,向知草不由慢慢地閉上眼睛,以掩飾眼底的那股溫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