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189章 夠了

第189章 夠了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男人優雅地鬆開夏芸芸揚著的手,臉上依舊還是保持著笑容,

仿若剛才夏芸芸的話他完全沒聽到一般。

被鬆開手的夏芸芸立刻揉搓起自己的手腕,帶著不滿和不解瞪了男人一眼,

厲聲說道,

「你管我的事幹嘛?別以為你家和我家是世交,就可以干涉我的事!」

世交?原來夏芸芸和總裁是認識的,不單認識,而且兩家關係還很好。

向知草一愣,難怪,難怪在LK二十四周年慶上會遇見夏芸芸。

想到這,向知草不由後退了一步。

額……現在這事是哪跟哪啊,越來越複雜了,哎。

偷偷瞄了一眼旁邊頭髮自然捲曲的男人,向知草嘆了口氣。

貌似事情越來越複雜了,她怎麼成了暴風雨的「漩渦」中心了。

想到這個,向知草覺得自己的額頭又有些痛了,不禁伸出手按了按太陽穴。

「你,不准你再踏進盧氏集團半步!滾!」

低著腦袋撫著額的向知草聽到聲音,碰巧一抬頭,便看見夏芸芸憤恨地瞪著自己,而且指著自己的鼻子大罵,大概是氣急了,聲音里都帶著顫動的怒意。

被指著鼻子罵,任誰心裡都不快,不過,向知草還沒反駁,

就有人一把拍掉了夏芸芸的手。

「夠了,你鬧夠了沒?還嫌丟臉不夠啊!」

盧少輝低沉著嗓音,臉上帶著嫌棄,暗暗咬著牙,盯著夏芸芸繼續開口,

「我們是和LK有工作上的合作,夏芸芸,你能不能公私分明。」

要不是公司前台悄悄使用內線和他稟報這件事,恐怕夏芸芸現在更加過分。

想到這,盧少輝扭轉開頭,不去看夏芸芸,視線掃過對面微微垂著腦袋的向知草。

「是的,芸兒,天哥哥公司的確和盧氏有個合作。」

旁邊一直沒講話的陸陽天插了進來。

聽到盧少輝和陸陽天都這麼說,夏芸芸知道再鬧下去,在外人看來,都是自己在無事生非,

但是,出不了這口氣的夏芸芸憤恨地咬牙,眼神直直地瞪著向知草。

自己又沒有做錯事,幹嘛要低著頭,

這麼想著,向知草挺直了背脊,抬起頭,剛好對著夏芸芸怒視的眼神。

雖然心裡微微一顫,但是表面上,向知草仍舊昂著腦袋,看向其他地方。

見向知草這個樣子,夏芸芸就更加生氣了,咬著唇瓣,好像要爆發什麼似的。

「和我回公司。」

陸陽天低下頭,對身邊的人兒邪魅一勾唇,惹來周圍的女生小小地騷動了一下。

似乎早已習以為常,陸陽天只是專註地看著聽到他這個話獃獃愣愣的向知草。

恐怕不好吧?

其他時間也就罷了,工作時間和總裁出雙入對,總歸不大好。

向知草沉浸在自己的思索里,表情有些呆萌。

見向知草沒有反應,不像一般女生那樣,聽到他接送早就歡天喜地了,

第一次是那樣,現在也是這樣,想到這,陸陽天笑得更開了,

低下頭在向知草耳邊輕輕說了句,

「難道……你想繼續呆下去?」

說完,站直了身子,笑著看了一眼向知草,和盧少輝點了一下頭,便大步轉身離開。

聽完這句話的向知草看著陸陽天的背影,感受到夏芸芸直視而來的怒意,

不由吞咽了一下口水,看都沒看對面站著的兩個人,直接小跑著跟上陸陽天。

不管了,被別人誤會也總好過站著原地被那個女人用眼光殺死。

而站在原地的兩個,看著陸陽天和向知草一前一後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過了一會才回過神來。

夏芸芸轉頭,看了一眼不知在想些什麼的盧少輝,不由在鼻子裡面冷哼一聲,

用只有她們兩個人才聽得到的聲音說道,

「怎麼?看到自己愛的女人和別的男人跑了心裡不舒服啊?

你可別忘了,現在和你結婚的女人是我,不管我們之間怎麼樣,我也絕對不會離婚的,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說完,夏芸芸交叉著雙臂,絲毫沒有留意到男人微微蜷曲起來的雙拳,

仍舊冷言冷語地嘲諷,

「哼,你愛的女人看起來不是白、蓮花就是綠茶、婊啊!在你面前還勾搭上了其他的男人,虧你還把那個賤、女人當女神一樣看待……」

邊說著,夏芸芸還意猶未盡地邊搖頭,看著盧少輝緊緊咬著後槽牙的樣子,心裡很是快意。

「夠了!」

盧少輝低吼了一聲,轉頭瞪了一眼夏芸芸,便直接轉身大步離開。

只剩下夏芸芸一個人氣急地在原地跺腳。

到了總裁辦公室,盧少輝推開門,頭也不回地反手扇上門,力道大得本身防震的玻璃門都咯咯響了幾下。

直接跨腿在轉椅上坐下,盧少輝沒有焦距地盯著玻璃門口,

胸膛微微起伏,鼻息加快。

什麼時候向知草竟然和陸陽天那般熟絡?

在LK公司實習過,大概的職員階層體系也是清楚的。所以盧少輝知道向知草不過就是LK公司的一個小職員,應該說,只是LK公司的一個小實習生。

剛才陸陽天看向知草的眼神,明顯就帶著一絲曖昧,

他的小草,就這麼會招人嗎?

以他的了解,表面不羈的陸陽天不是多管閑事的人,換做夏芸芸今天罵的是別的女人,

估計也就只會在一旁看熱鬧。

想起剛才,向知草一眼都沒有正視自己,心中便一股怒氣涌了上來。

為什麼自己當初要放手?

盧少輝雙手捂著腦袋,漆黑的眸子透著痛苦,胸口急劇起伏。

若是當初他自私一點,

什麼都不管,帶著向知草遠走高飛,這一切永遠都不可能發生。

想到這,盧少輝只覺得胸膛里憋著一口氣沒出發,眉頭皺緊,看著桌上一堆東西,接著猛然將書桌上厚厚的一摞文件推到地上。

此時,原本在玻璃門外剛伸手正準備敲門的中年男人,聽到玻璃門內傳來巨大的聲響,

伴隨著總裁低低的咆哮,不禁將口水咽了咽,

思索了片刻,不想找死還是等總裁氣頭過了再進去,於是,搖了頭嘆了一口氣便悄悄轉身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