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198章 搶飯碗

第198章 搶飯碗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就在向知草想要拿起手邊的筷子的時候,

一個人影又折轉了過來。

耳邊傳來一陣聲響,向知草抬眸一看,竟然是姜磊。

頓時,剛伸出的手就硬生生地縮了回去。

坐到自己身邊來幹嘛?

是要看自己怎麼把一大碗面吃完嗎?

這個想法讓向知草猛地睜大嘴巴,難以置信。

在她的印象里,大多數時候姜磊都是一個神情淡漠的男人。

會做這種事情嗎?

不,向知草克制自己搖頭的衝動,雙手在桌子下緊張地扭轉在一起。

「我要吃。」

男人語調清淡地說了這三個字,然後沒有任何情緒地拿起向知草面前的筷子,

很不客氣,吸溜吸溜地吃了起來。

被男人三個字雷得里嫩外焦的向知草還沒反應過來,

就見到自己準備要吃的面被眼前的男人不客氣地挪過去吃掉。

男人專註地吃著眼前的面,絲毫沒有覺察到向知草不可思議的眼神一般。

過了約莫五秒鐘,目瞪口呆的向知草才反應過來,

吞了吞之前分泌出來的口水,

心情隨著姜磊面前那碗面越來越少,像過山車一樣往下掉。

看著眼前低頭吃面的俊臉,向知草在心裡嘀咕,真是看不出來啊!

長得那麼帥那麼酷那麼冷,卻做出搶她飯碗的惡劣行為。

可為啥?她又偏偏討厭不起來!

想到這,向知草搖了搖頭,這就是顏值啊!

顏值高的禍害,連帶著做搶飯碗的壞事都能讓人不免就心軟著原諒。

冷靜,向知草一再喊自己冷靜,

過了三秒,她霍地站起身,吃著面的男人終於斜眼看了她一下。

這一下,看得向知草有些膽戰心驚,

臉上連忙露出一副我沒怪你搶我飯碗的神情,扯起嘴角笑著說道,

「我再下去煮一碗。」

說完,還自己顧自己的連著嬉笑了兩下。

視線趕忙移開,低下頭,向知草逃跑似的快速離開了卧室。

有一步每一步地踩著樓梯,向知草有些垂頭喪氣。

昨晚的事情,她鬱悶了一整天,

腦袋裡面不是沒設想過見到姜磊的時候,她要怎樣hold住自己的氣場,

要怎樣讓男人自覺地好好反省昨晚的行為,

設想過很多種可能,總而言之,歸結為兩個字——冷戰!

是的,她是準備和這個男人冷戰的,

額,可現實怎麼就是這麼殘酷。

真正碰面了,別說冷戰,就連冷戰的一星點念頭都沒有跳出來。

想想剛才那個方寸大亂,腦袋瞬間短路的自己,向知草就不由很苦惱。

拍了拍自己的腦袋,向知草決定,暫時還是什麼都不去想好了。

接下來做好就可以了。

嗯,吃完飯,她一定要「一雪前恥」,hold住自己的氣場,

讓姜磊也嘗嘗她鬱悶的滋味。

額,雖然這種想法有點小壞。

想好了之後,向知草整個人輕鬆了一些,

進了廚房,輕車熟路地開始煮麵。

過了半個鐘,向知草雙手捧起碗喝掉碗里最後一點湯之後,

頓時感覺全身好像充滿了能量,一種滿足感油然而生。

所以,她把今晚的行為都歸結為,餓的!

一定是她太餓,所以在姜磊面前,她才會這麼失常。

這麼安慰自己之後,向知草探手在餐桌紙盒裡抽了一張紙巾,

滿足地擦了擦嘴巴。

將碗放回廚房的洗手盆,雖然知道明天吳媽會過來打掃整理,

但向知草還是順手將碗碟洗好了放回原位。

想到要回樓上卧室,向知草心裡不免又開始有些不安穩,

於是,在踏上台階之前,向知草吸氣呼氣,連著做了三次,

這才邁出腳步,腳步沉重地上了樓。

到了卧室門口,向知草不由自主地停住腳步。

伸出的手卻沒有立刻推門,而是以要推不推的姿勢停在半空中。

隱隱覺得牙根又開始酸痛,

向知草下意識地轉身向著裡面的房間走了過去,又不經大腦地返回卧室門口,

連著踱步兩圈,這才逼自己站定在門口。

壓下心底的忐忑,頓感口乾舌燥的向知草伸出手,

手掌卻彷彿沒有半點力氣一般,只是抵在門上。

思考了一秒,向知草輕輕地推了進去,

落入眼帘的先是面前的陽台落地門和旁邊的白色大床,

沒有人!

向知草腦海里有個聲音自動播報。

接著,透著一隻手掌寬的門縫,向知草視線往左邊的沙發座椅上斜眼瞄了瞄,

也沒有!

最後,向知草微微鬆了口氣,對著整個房間掃了一圈。

「不在?難道出去了?」

向知草自言自語,看見卧室裡面沒有人之後,立刻挺直腰桿,

大大方方地推開門,神情判若兩人。

走進卧室的同時,向知草還用餘光掃視一圈,

看是沒看到男人的聲音,只是耳邊傳來的微小聲響讓向知草不禁有些狐疑。

站定了腳步,向知草屏息凝神,豎起耳朵,

仔細辨析著聲音是從哪個方向傳來的。

然後,跟著聲音傳來的方向走過去。

隨著聲音越來越近,向知草一抬頭,就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已經站到了浴室門口。

果然,只是聲音還是很小聲,

小到讓向知草不由懷疑,是不是自己幻聽。

想還不如直接做,於是,

向知草靠過頭,把耳朵貼在浴室門上,聲音果然清晰了很多。

只是淅淅瀝瀝的聲音好像變了,變成窸窸窣窣的聲音。

輕輕蹙了一下眉頭,向知草心想,

難道男人在裡面洗澡。

一想到這個,向知草觸電一般,原本俯著身子立刻如同被壓縮了的彈簧一般,

猛地彈起來。

只是彈歸彈,

向知草卻覺得頭頂撞到一個硬物,

痛得她忍不住齜牙咧嘴,閉起眼睛伸手撓腦袋。

「嘖」

頭頂上方似乎傳來一個男人輕吟的聲音。

一個壞念頭跳進向知草的腦海。

男人!

嘩地一下張開眼睛,向知草原本還不停撓著腦袋的動作立刻停頓了下來。

眼睛睜得大大的,向知草不偏不倚地對上姜磊的視線。

看著男人眼裡似乎即將浮起的怒意,

向知草不由心裡打了個冷顫。

一下子領悟過來發生了什麼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