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200章 瞬間黯然

第200章 瞬間黯然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有時候,向知草真懷疑,對面的男人是不是有雙重人格,

或者說有孿生兄弟,

一會兒冷淡如冰,一會兒又滲出溫柔,

這真的是一個人嗎?

草草吃完早餐,向知草便開口說要去公司了。

而姜磊淡淡地看了她一眼,緩緩地說,

「等我一下。」

等他?這還是向知草第一次聽到男人叫自己等一等。

心裡不禁一陣暖意,這讓她想到小時候,和同學結伴上學的情景。

同學?咳,不過將姜磊比做自己的同學,還是小同學,

怎麼都覺得很怪異。

不過,這是不是說明,在男人心裡,起碼是把她當做自己人了?

想到這,向知草不由甜絲絲地捂著嘴巴,開心地笑了起來。

等了還不到兩分鐘,向知草就聽到一陣下樓聲。

循著聲音看去,純手工的義大利牌子的西裝襯得男人眉目更加俊逸冷酷。

雖然她已經見過無數遍男人穿西服的樣子,

但是當她仔細看的時候,還是忍不住讚歎,竟然有這麼帥的男人,而這個男人,還是自己的老公。

幸還是不幸呢?

不得不說,自己的男人太過於奪目,會讓她忍不住也有些小自卑。

她也知道自己長得不至於太難看,可是比起外面那麼風姿綽約的女人,不自信的感覺還是油然而生。

甚至,有時候,和男人出去參加一些重要場合,

像是應酬或宴會,她都會有些拘束,特別是接觸那其他女人對她投過來的神情,

那種滋味,很難說得清。

姜磊的冷眸微微蹙了蹙,當他見到向知草臉上的表情,

從抬頭見到他的時候的那種歡喜一瞬間轉變為黯然的神色。

直到姜磊走到向知草面前,向知草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

此時,她心裡難免湧起一絲苦意,

幽幽地想著,難怪應采心喜歡了姜磊這麼多年,都還沒有放下。

雙手下意識地糾結的扭著手上的包包手提袋,

低垂著腦袋的向知草傷感的咽了咽口水,抿了抿唇瓣,只覺得胸口有些悶悶的。

姜磊的冷眸靜靜地凝視著垂著腦袋的小妻子,

心中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的小妻子情緒轉變那麼快。

「走。」

男人的聲音里直接是命令的口吻,

向知草還沒來得及思考,整個身子就被男人拉著一起出了別墅門口。

被男人拉住手腕,愕然一愣的向知草盯著面前,大手牽著小手,

心裡的悶悶不樂一下子被自己轟隆的心跳趕跑了,原先抿著的唇瓣緩緩地往上揚。

一路上,整個車廂里靜悄悄的。

男人依舊是閉目養神的模樣,而向知草則是不是地含笑偷偷瞄著旁邊男人剛毅的側臉輪廓。

大多數時候,向知草是低著頭盯著自己交疊在一起的小手,傻傻地偷笑。

「下班我來接你。」

到了LK門口的時候,向知草剛下車就聽見男人冷清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向知草轉頭,開心地笑了一下,然後揮了揮手,

大步就往LK大廳走去。

車裡的男人看著那個漸漸走遠的倩影,嘴角有一絲外人不易覺察的弧度。

「少奶奶笑起來真好看。」

喬麥瞥了一眼後車座,發現姜磊定定地盯著少奶奶的身影,不禁也感嘆道。

誰說不是呢?

剛才向知草回頭一笑,整個太陽在向知草身後像天使一般發出一層層白色的光暈。

籠罩在向知草身上,梨渦淺淺,再加上清澈無比略帶無辜的眸子,

像極了墜落凡間的仙子。

儘管用仙子來形容,是一個用來爛到不能爛的詞語,可是卻如此貼切。

想到這,喬麥覺得,少爺和少奶奶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一個冰冷如黑夜,一個燦爛如白晝,少了哪一個,世界都會黯然失色。

越想,喬麥越感嘆,自己真是越來越有才了,

措辭也越來越好。

卻不想,嬉笑著的他一抬頭就碰到了少爺那可以讓他瞬間石化的凍到零下好幾十度的冰冷眼神。

「開車。」

姜磊淡淡的掃了喬麥一眼,冷冷地吩咐道。

喬麥連連點頭,立馬閃開眼神,發動引擎。

心裡訕訕,少爺可千萬別誤會啊,天地可鑒,他喬麥對少奶奶是一點其他意思都沒有。

想想剛才少爺那寒死人的眼神,喬麥不禁在心底打了個寒顫。

連多看一眼少奶奶都不行,看來少爺的佔有慾是很強的,

還好他對少奶奶沒意思,要是誰敢對少奶奶有意思,嘖嘖,那下場……

想到這,喬麥想都不敢想下去,

雖然少爺平日沉默寡言,但他知道,少爺其實外冷內熱,內心的感情是很熾熱的,

儘管表面是一副面無表情的樣子。

想想當初應小姐離開的時候,少爺像發了瘋一樣尋找,

卻沒有找到,痛苦了好長一段時間。

很多話,少爺雖然不說,也不外露,都藏在心裡。

可是,大概這樣,卻也顯得更加珍貴更加真實吧?

藏在心底的,才是最真的感情。

很多體驗,一如失戀,一次就夠了。

想到這,喬麥在心裡說著:少爺和少奶奶一定要好好的,也一定會好好的!

又是陽光燦爛精神充沛的一天!

對比昨天向知草的無精打采兩眼無神鬱鬱寡歡,林小夏覺得,

向知草今天一定是打了雞血了!

這不,林小夏神奇地發現,

向知草從腳踏進辦公室的那一秒起,嘴裡就一直哼著輕快的小曲。

雖然聲音模糊如蚊子叫,可是坐在后座的林小夏還是敏銳地察覺了向知草這一細微的小動作。

於是,她實在忍不住了。

「小草,小草!」

拍了拍前面向知草的椅背,林小夏語調一輕一重地低聲叫喚前面的人兒。

聽見那個幾乎每天都聽得見,還聽膩了的女生嗓音,

向知草還是回過頭去,只不過臉上揚起的笑容一不小心就漏出了那溢出的開心。

「說什麼?」

想到林小夏平常叫喚自己,無非就是和自己聊八卦。

而且聊的大多還是公司里的新鮮事,或者別人的**,或者一些不為外人道的秘密。

向知草就直接期待地順應林小夏可能的思路問了出來。

不過嘛,向知草忘了,有時林小夏八卦的當事人可能是自己。

「小草,我問你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