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202章 招誰惹誰了

第202章 招誰惹誰了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於是,向知草走上前兩步,以最輕的動作提起面前的辦公椅,

往後拉了拉,便慢慢坐下。

不敢靠在椅背上,向知草將背脊挺得直直的,

可一抬眼便看見陸陽天專註的臉上似有似無地勾起魅惑的唇角。

見陸陽天微垂著的眼皮動了動,似乎要抬起來的樣子,

向知草連忙低下頭,抿了抿唇瓣,

掩飾自己剛才偷窺的動作。

由於就坐在辦公桌前面,和自家公司總裁離得太近,

所以向知草不敢東張西望,連大氣都不敢呼,

最後乾脆就盯著自己交疊在大腿上的手指看。

看著看著,就無意識地摳起指甲,

她發現自己的指甲周圍長了一些死皮,摸起來有些突起,

便用其他手指指甲慢慢地摳了起來,

越摳越專註,最後很自然地就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手指上,有一種不摳掉都不想放棄的感覺。

而忘了她自己現在是在哪,對面坐著什麼人,

到了一種渾然忘我的境界,連小臉上的小嘴都專註得條件反射地微微嘟了起來。

陸陽天伸了伸懶腰,將手中的文件放到一邊,

左右扭了扭腦袋,整個身體倚靠在辦公轉椅上。

雖然聲音不大,但是動作幅度挺大。

然而,他卻發現對面坐著的向知草似乎一點反應都沒有,

不單這樣,對面的向知草還很認真地使勁地不知道在幹嘛,嘴唇撅起都快碰到鼻子了。

挑了挑眉頭,陸陽天沒有立刻叫喚向知草,

而是也好奇滿滿,這丫頭這麼認真,是在做什麼事情?

想著,陸陽天便悄悄地從座椅上站了起來,

只見向知草埋著頭,頭髮擋住了他的視線。

於是,陸陽天下一秒雙手攤開向下,抵在辦公桌上,腦袋俯下去,

湊近向知草面前,輕輕開口問道,

「在幹嘛?」

聽到有人詢問,向知草沒有抬頭,立刻條件反射的回答,「摳指甲。」

話音一落,向知草便立刻回過神來,

意識到問自己的好像不是林小夏,猛地一抬頭,卻狠狠地撞上頭頂上方的腦袋。

「我……我不是故意的,你沒事吧?」

向知草緊張得立馬從座椅上跳了起來,連忙擺手問道。

看對面向知草緊張萬分的模樣,陸陽天哭笑不得。

伸手大力地揉捏了一下下巴,心裡想到,看不出,這丫頭的鐵頭功還練得這般好!

看陸陽天捏下巴時臉上的眉頭皺成一團的樣子,

向知草緊張的湊上前去,伸出手停住半空,意識到自己和陸陽天的關係沒有好到接觸對方的臉的那個地步。

接著,她便訕訕地縮回手,

焦急地詢問道,「痛不痛?要不,總裁,我幫你叫醫生吧!總裁你忍忍,很快……」

邊說著,向知草便掏出手機,真的劃開屏幕,要撥打電話。

陸陽天本來就只是想嚇嚇向知草,雖然是有些痛,但是還沒痛到要叫醫生的地步,

他只是假裝很痛苦的表情,

卻不想向知草卻真的要撥打120。

於是,想都沒想,陸陽天立刻搶過向知草手裡的手機。

臉上的神色也立刻恢復正常。

正要撥打,卻被總裁一把搶走手機的向知草呆愣地睜開眼睛,張大嘴巴,

不明白總裁為什麼要這麼做。

卻發現總裁這時神色很是正常,一點都沒有剛才的痛苦,

而且,要是她沒看錯的話,總裁好像是想要笑出來的樣子。

向知草搖了搖頭,想要確定自己有沒有看錯。

突然想起,人們都說怒極反笑,那總裁這個樣,是不是就算是生氣了?

而且還是很生氣很生氣的那一種,所以才會忍不住想笑。

想到這,向知草更加不淡定了。

於是,她苦瓜著臉,伸出雙手,

「總裁,您就讓我打電話吧。我幫您叫120,很快的,不用等很久的,

你放心,所有的醫藥費用我都負責,雖然……」

說到這,向知草難免有些沒有底氣,

「雖然我的工資沒多少,但您都可以從我的工資裡面扣的,對不起啊,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向知草想說,我不是有意在辦公室里故意摳指甲污染辦公室環境,

我也不是有意因為摳指甲不好意思然後抬頭撞到您的下巴,

撞到您的下巴更不是故意的。

「我沒事,丫頭,但是……」

陸陽天再也忍不住了,好笑地打斷面前緊張澄清的向知草。

聽到但是,向知草不由又苦瓜起臉,

一般的但是後面,都是沒有跟著什麼好話的。

「但是你叫我總裁,我就真的要扣你的工資了。」

環起雙臂,陸陽天不急不躁地開口,漆黑的眸子盯著面前的向知草看,彷彿會發亮一般。

「啊。」

沒料到陸陽天說的是這個,向知草立刻反應過來,

然後改口道,「哦。」

抬眼的時候,剛好對上陸眼天熠熠發光的雙眼,於是,她小聲地喚了一句,

「陽天。」

想起自己昨天那麼冒失,今天又這麼冒失,

向知草對自己徹底無語了。

這都什麼事啊?

而且,每次她也只能說用自己的工資來抵押,

自己那點可憐的工資啊,招誰惹誰了?

連影子都沒幾個,就被自己這麼抵押來抵押去的。

先是說好要弄些出來當生活費,後是要用來賠付各種費用,

衣服費用,醫藥費費用。

向知草真對自己無語了。

聽到向知草叫自己的名字,而不是叫總裁。

陸陽天滿意地點了點頭,坐回辦公椅上,懶懶地伸了個腰。

見陸陽天沒有生氣的樣子,向知草這才放了一顆心。

不過,等等,總裁是叫自己上來幹嘛呢?

到現在為止,什麼話都沒有說。

想到這,向知草抬起眼角,偷偷地瞧了幾眼對面很是隨意的男人。

很少有女人能對他免疫,而向知草是特別中的特別。

不像其他女人,只要他一示好,立刻就能上手。

雖然他交過很多女朋友,一夜情的也不少,但是公司里能讓他摒棄自己的原則追求的,

目前為止,也就只有向知草一個人。

看著她驚慌失措的樣子,他總是不由自主地想上前,擁她入懷。

可是,畢竟還是有分寸,擁她入懷這個行為他怕會嚇跑了面前的人兒。

「丫頭。」

坐在座椅上的陸陽天溫柔地喚了一聲,直接站起身,繞過桌子走到向知草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