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207章 真是善變!

第207章 真是善變!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什麼呀?注意那個男人的變化,蹙了蹙眉,向知草也覺得,

今天的姜磊有些不對勁,一句話也不說,

於是,向知草討好地上手拉住喬麥的後椅背,討好的語氣開口說道,

「什麼變化?和我說說。」

然而,喬麥只是笑著學她「呵呵」了一聲,很是瀟洒地繼續拋下一句話就下了車。

「什麼意思呀?」

向知草忍不住低嚎,自求多福?喬麥竟然敢叫她自求多福!

這小子,翅膀硬了,呵呵,到時莧菜那邊,呵呵……

先不去理睬喬麥莫名其妙的「自求多福」四字忠告,

向知草下車關門上樓,到了卧室門口,

輕輕推門進去。

沒見到姜磊的身影,心想,大概洗澡去了。

也好,那她也準備洗澡。

洗完澡還要過去燕苑陪婆婆吃飯。

中午的時候,收到婆婆的簡訊,說晚上一起吃飯,應該姜磊也收到簡訊了吧。

想想,別人的家庭或多或少都會有婆媳矛盾。

向知草突然很慶幸,她不單沒有這方面的煩惱,

她的婆婆還很貼心。

以前都是每天晚上要和婆婆一起吃晚餐,但是她實習之後,

這個習慣一改再改,婆婆對自己和姜磊很是遷就,

由原先的每晚一起吃飯變成一周一次,再到最後變成一個月一起吃一頓飯也行。

這個都是婆婆的體貼啊,

只是……想到這裡,向知草突然又覺得有些愧疚。

當初她答應婆婆的事情,現在還一點眉目都沒有。

額……

想到這,坐在自己小木桌旁的向知草不由嘆了口氣,

將原本打開的筆記本電腦關掉,蓋上外蓋。

站起身來,開始找衣櫃里的衣服。

想到反正是在家裡穿,也不出去見外人,

她挑了一件簡單的隨意簡單又家居的白色麻布長裙。

然後,她又回到自己的位置,

坐在椅子上開始回想,喬麥剛才是想跟自己說什麼來著。

自求多福?難道她哪裡做得不好,然後惹姜磊生氣了?

想到那四個字,向知草覺得,一定是這個意思,不然,喬麥不可能這麼對自己講的。

向知草抱著懷裡的衣服,歪著腦袋閉著眼睛有一搭沒一搭地想著,

就在她感覺自己快要睡過去的時候,

聽見浴室門「嘎吱」一聲打開的聲音,立刻她就坐直了身子,

搖了搖腦袋。

然後,瞟向浴室的時候,發現男人已經圍著一條浴巾,從浴室里走了出來。

直接就朝沙發走去,男人看都沒看她一眼。

難道,被她猜對了!

向知草坐在椅子上,微微撅起嘴巴。

見男人看起來沒有抬起頭搭理她的意思,向知草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定定地看了拿起文件翻閱的姜磊一分鐘,

心裡又開始吐槽模式,

她老公,還真是個工作狂,隔三差五她就能看見她老公拿著文件回家。

不過,不是有書房的嗎?

向知草有些納悶,有書房都不用,偏偏要在卧室裡面。

不過,還真不知道她自己哪裡又讓男人不高興了。

古代服侍夫君是伴君如伴虎,

向知草覺得,作為現代人的自己,也是這般待遇啊,

別人都說,女人心海底針,

在她現在看來,男人心,才是海底無數根針吧!

她這麼灼熱的目光下,姜磊還可以視若未睹,完全漠視自己的存在,

向知草在心裡忍不住又吐槽了一句,善變!

然後便揚著腦袋,踩著防噪音的拖鞋硬是咯吱咯吱地踢踏,想弄出聲響吸引男人的注意力。

無奈,沒弄出多少聲響,向知草已經到了浴室門口。

進浴室之前,向知草還哀怨地回頭看了一眼,男人依舊不動聲色面無表情。

最後,向知草也只能無奈地進了浴室,默默地洗澡。

過了不久,向知草用毛巾蓋著頭髮,揉搓著從浴室走了出來。

發現男人還坐在沙發上,認真地翻閱。

揉搓著頭髮的手不由頓了頓,向知草發現,

男人真的是很帥。

她特別喜歡男人的側臉和男人低頭的那一瞬。

側臉輪廓鮮明,很有男人拓拓大方的男人味,而低著頭卻有著一些孩子氣,

不像正臉面對面時,男人總散發出一種讓自己不知所措的感覺。

雖然,很帥,帥到讓人移不開眼。

慘了!花痴了!

哎,這個男人真是善變!對自己好的時候,還能見到笑容。

生氣的時候,還真是翻臉不認人,就好像和自己完全不認識一樣。

過了好一會,向知草才緩緩放下自己舉著的抓著毛巾的手放到身體一側。

看著沙發上那個目不轉睛盯著文件看的男人,向知草輕輕地走了過去。

男人頭也沒抬,向知草悄悄地坐在男人身側,臉上有著狡黠的笑容,

她盯著男人的側臉看,男人盯著桌上的文件看。

大約過了一分鐘,男人直接站起身,

往門口走去。

向知草立馬從沙發上跳起來,趕快穿上拖鞋跟上男人,

「去哪?」

聽到身後傳來的聲音,男人的腳步停住了,「去燕苑。」

終於,這是她下班以來,男人對她說的第一句話,

向知草原本受挫的心情一下子有了些歡喜。

男人肯和她說話,這就說明男人並沒有那麼生她的氣。

剛才,她還一直盯著他看,就是希望能夠吸引他的注意力。

讓他看到自己的微笑,他臉上的表情應該就僵不起來。

於是,向知草也顧不上換鞋子,穿著拖鞋就小跑著跟在男人後面。

這讓向知草想到了幾個月前,她初初來到雲苑不久,

也是這樣,那時候她還很驚訝,男人的大長腿怎麼可以走那麼快,而今,

情景重演,她依舊是要小跑著跟在男人身後。

已經秋天了,七點多鐘的雲海畔夜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

瑟瑟的秋風,路邊幾顆暈黃的路燈,讓向知草覺得,很是荒涼的季節里多了一點點暖意。

秋天啊,她還真是不喜歡秋天,不喜歡秋天的下雨天,不喜歡秋天的夜晚。

她不是個多愁善感的人,

但是蕭瑟的秋風,枯黃的落葉,總是讓她心裡或多或少地有絲愴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