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第208章 冰塊臉重現江湖

第208章 冰塊臉重現江湖

小說:千億首席絕寵嬌妻| 作者:官小官(書坊)| 類別:女生

嘆了一口氣,仍然一路小跑的向知草低頭看了看路燈散落一地的黃色光暈,

然後抬起眼皮,看了看前方那個走路飛快的高大身影,

心裡原先的愴然竟有了一點暖意。

終於到達了燕苑,

向知草氣喘吁吁,見吳媽要迎上來的樣子,

她趕快擺手,示意自己可以,不需要別人扶,然後攀著樓梯就往樓上走去。

站在門口的吳媽忍不住抿唇笑了笑,

這少爺和少奶奶每次過來燕苑見夫人,有好幾次她都看見少爺先到,

而少奶奶在後面一直小跑。

可是,少奶奶應該不知道,少爺每次到了燕苑門口,

都會回頭看一眼那個一直在後面跟著的少奶奶,然後再上樓。

而少奶奶一般都是低著頭悶著小跑,幾乎沒有抬頭。

這少爺,從小就沉默寡言,心智比一般同齡的小孩成熟,

和少奶奶在一起之後,發現少爺雖然常常是面無表情,但是和以前的面無表情有一絲不一樣。

哪裡不一樣,她也說不出。

想到這,吳媽忍不住笑著輕輕搖了搖頭。

向知草一上樓,進了里廳,就見到男人已經正襟危坐地坐在白色餐桌的椅子上,

臉上依舊是一副淡漠的表情。

冰塊臉重現江湖!向知草在心裡嘀咕了一句。

「知草啊,過來,這邊坐!」

聽到薑母叫喚自己,向知草這才將眼神從男人身上移開,

對著薑母露出一個燦爛的微笑,小步伐地走到薑母旁邊,拉開座椅坐了下來。

也學著姜磊,端正地坐直身子,

看著面前一道道剛上的色香味俱全的美味,向知草原先腦袋裡想著的事情都一掃而光,

現在,她只想,吃飯。

天大的事也等到吃完飯再說!

聞著飄過來的香味,向知草兩眼發光,口水都快流出來。

看向知草盯著面前的美味,喉間還不住咽口水的模樣,

薑母笑臉盈盈,直接伸手拿起公筷,夾了一塊鮮嫩的魚肉到向知草碗里。

「吃吧!」

聽到婆婆都已經吩咐可以動筷了,

向知草以最快的速度拿起筷子,夾之前還轉頭沖薑母和自己的老公笑了笑,

「嗯嗯,大家一起吃。」

向知草發現,今晚的菜都是一些家常小菜,什麼糖醋排骨,酸菜魚,油切雞,……

旁若無人自在地大塊朵頤之後,向知草以為接下來,

婆婆就會和平常一樣讓自己回去。

誰知道,今天婆婆也很是反常。

竟然讓姜磊在客廳坐,然後拉著她就進了房間。

看婆婆將自己拉進房間之後,還探出頭去觀察客廳,

然後神神秘秘地關上門。

向知草好笑,不禁有些好奇地問道,

「媽,您只是要幹嘛?」

轉身過來的薑母看著向知草那張可愛的好奇小臉,眼角上揚,

聲音很小地對向知草嘀咕道,

「這個月來例假了嗎?」

婆婆怎麼突然問這種事情?

向知草突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都是女人,媽也是過來人,沒什麼不好說的!」

見向知草有些扭捏的模樣,薑母不由收起嬉笑的臉龐,語氣間還帶著年輕時候的嬌嗔。

聽到薑母這麼說,向知草不好意思地側了側身子,

有些不好意思地瞄了瞄薑母一眼,

「還沒,沒到日期。」

不知道薑母葫蘆里賣什麼葯,向知草心裡有些忐忑。

難道,又是為了生小孩這個事情?

接下來的事實證明,向知草的猜測沒有錯,

只不過談話的詳細方式內容有了一些變化。

「知草,不久前,你答應過媽,要實習懷孕兩不誤是吧?」

薑母認真地盯著向知草看。

聽到這個問題,向知草立馬就知道接下來的主題是什麼了。

但還是低聲地回了句,「嗯。」

「可這麼久,你怎麼還沒懷上呢?媽年紀不小了,就等著你生個孫子孫女什麼的,

讓媽抱抱,這個要求不過分吧?」

薑母瞧著向知草的神色,曉之以情動之以理。

的確是這麼回事!

所以有些心虛的向知草一時間,竟無言以對,只是附和地點了點頭。

說到懷孕這個問題,向知草覺得自己的確有些理虧。

其實,倒不是說很難懷上,是因為那啥的時候,他們都有做安全措施,

除了偶爾沒有之外。

今天她自己還嘀咕這個問題來的,也覺得自己是不是哪裡有些問題。

現在她才想起,問題所在,

可能是因為他們的安全措施做得比較好。

見向知草認同自己的觀點,薑母風韻猶存的臉上重新露出笑容。

向知草看著薑母臉上的微笑,心裡不禁微微有些發毛。

總之,她覺得,薑母這個笑容後面,肯定會讓她做一些事情,

而那個事情,不一定是她願意做的。

果然薑母看著她笑了好一會,

起身,邁步,從身後的桌子抽屜里拿出一小包白色丸子。

向知草看著薑母手上的一小包藥丸,心裡有些奇怪,

難道婆婆生病了?

可是不對呀,婆婆看起來一點事情都沒有,比正常人還精神。

那這個藥丸是幹嘛用的?

薑母走了回來,坐回沙發上,挨著向知草坐下。

瞬時,一種壓迫感覆蓋了下來。

在房間這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空間里,向知草突然有一種想立刻離開的衝動。

然而,事實上是,

衝動歸衝動,向知草還是拘束地挺直了背脊,動都沒敢動。

只是下意識地雙手手指互相糾纏在一起。

「知草啊。」

薑母不急不慢地開口,可語氣在向知草聽來,卻很是詭異。

總覺得婆婆接下來要說一些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話。

說完這句,薑母並沒有立刻開口,

而是停頓了一會。

向知草微微鬆了口氣,可是卻發現婆婆好像往自己手裡不知道塞些什麼。

這低頭一看,才發現赫然是剛才那一小袋白色的藥物,

「媽,……」

向知草想問,媽,這藥丸給我幹嘛?

話還沒問出口,就被薑母一把打斷,

「這是媽媽專門從醫生那裡為你們特製的藥丸,放心,

和一般的葯不一樣,這種葯沒有什麼副作用的。」